即將上場 Preview | 戲劇

阮劇團「十八銅人台語仙拚仙」 車頭邊仔ê交陪 「新嘉義座」來搬戲

新嘉義座內景。 (阮劇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在嘉義扎根的阮劇團,三年前從民雄跨足嘉義市,在嘉義火車站旁的嘉義文化創意產業園區成立了「新嘉義座」,推出主打節目「十八銅人台語仙拚仙」,今年已來到第三年,將從四月起展開。透過車站交通利便的優勢,阮劇團企圖藉此親近常民大眾,於是推出「十八銅人台語仙拚仙」系列,鼓勵不同背景的表演人士參與,一方面當團內練兵,一方面也為行走江湖的能人前輩搭建舞台。

「十八銅人台語仙拚仙」

第一季《酒鬼》

4/4

第二季《阿霞!予我一杯放袂記》

5/16

第三季《怨天 怨地 怨頭家》

7/11

第四季《調酒人生》

8/29

第五季《啉酒 有詩》

10/03

年度總冠軍《最後一杯》

11/21

新嘉義座

INFO  www.facebook.com/KagiTso/

從民雄到嘉義,火車一站十分鐘的距離,開車七八公里而已。對阮劇團來說,要跨越這段距離並不容易,卻也充滿壯志雄心。二○一八年,以位於民雄的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為腹地的阮劇團才歡慶第十屆草草戲劇節,隨即又展開新任務,在嘉義火車站旁的嘉義文化創意產業園區成立「新嘉義座」,主打節目「十八銅人台語仙拚仙」,如今也已邁入第三年。

打造新嘉義座為戲劇「農場」

選在市區車頭(tshia-thâu)旁辦劇場,自有其特殊意義。身為阮劇團靈魂人物的盧志杰回憶起高中時,總要坐車到嘉義車站補習、上課。無論是當時或現今,對沒有交通工具的學生來說,火車站始終是相當重要的人流匯聚地;而對劇團經營來說,「交通利便」不只能帶進觀眾,更能擴大在地民眾參與,加強地方連結,這自然也成了新嘉義座的重責大任。

然而,想要接近大眾,許多選擇不能太冒險,但又不想冒著「太安全」的風險。究竟要如何在這之間找到平衡,既能讓常民觀眾有安全感,又還能在創作上步步向前呢?身為棒球迷的團長汪兆謙,提出了這樣的想法:「就像是大聯盟也有棒球農場,新嘉義座就是這樣一個概念,只是在這裡的城鄉關係會反過來,比較大、需要花比較久時間排練的製作留在民雄,我們則希望讓新嘉義座成為一個可以冒險、容許犯錯的地方,也能更頻繁地接觸觀眾。」(想到嘉義與棒球的淵源,這個隱喻或許也不是巧合。)汪兆謙於是挪用了大學時代常泡Comedy Club的經驗,試圖複製於「十八銅人台語仙拚仙」系列節目,鼓勵來自不同背景的表演人士參與。回想當時喝著啤酒、欣賞台上水準不一的演出,既得到一晚放鬆,也讓舞台新秀有機會嶄露頭角;回到嘉義,多年來積極推動台語戲劇演出的阮劇團,更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一方面當團內練兵,一方面也為行走江湖的能人前輩搭建舞台。

2019年「十八銅人台語仙拚仙」第一季《初戀》。 (阮劇團 提供)

常民生活和現代劇場的交流創造

車頭「交流匯聚」的功能性,也在「十八銅人台語仙拚仙」答喙鼓競賽中顯露無遺。某次聚會薑母鴨配啤酒,和作家好友鄭順聰一同想出來的主題,如「武俠」、「鬼仔古」、「前女友」;加上汪兆謙與盧志杰「拉下我們的小臉」求來的各方能人(就連盧志杰本人都下海參賽)(註)──布袋戲師、歌仔戲演員、阮劇團儲備團員(參加「十八銅人台語仙拚仙」已是儲備團員的必備資格考)等等齊聚一堂,在十五分鐘時間限制,並以台語演出的唯一要求下,「欲按怎舞(bú)攏會使」,汪兆謙說。

過程中聚集各路人馬,讓傳統劇背景的參賽者有機會接觸現代劇場調度,並把這樣的舞台形式帶回自己平常參與的地方文化場演出,不再受彩樓戲台所限;同時,阮劇團的儲備團員也得以藉此和前輩學習傳統身段,讓當代劇場訓練也能得到來自土地文化的餵養。汪兆謙在訪問中引述邱坤良之言:「常民生活和現代劇場向來是兩條平行線。」而位處嘉南平原的阮劇團一直想做的,就是為這兩條平行線創造交流,互為刺激。經台語戲劇競賽促成的後續震盪效應,傳統與當代之間的轉換與學習,也因此成了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意外收穫。

2019年「十八銅人台語仙拚仙」第三季《翹課》。 (阮劇團 提供)

在這裡,有酒、有鬧熱、有喙鼓,嘛有交陪

這樣的交流對話不只存在於傳統戲和現代劇場兩端,更為多重座標串起網絡連結。像是有趣多元的評審組合,連嘉義縣市台語比賽冠軍的小朋友都成為評審團之一(汪兆謙強調:「參賽者要能征服所有觀眾,所以要有不同領域代表。」),當然還有搶眼的「十八銅人」贊助商冠名(雖是模仿民視八點檔,卻也正好暗示了賣藥與台語表演的淵源),皆將活動參與步步擴大到劇場圈外面的常民世界。在此地,經驗老道的參賽者,往往在彩排時段光是看了別人演出內容,隔天馬上在台上搬出完全不同的表演內容,這是承襲自民戲傳統的「活」;在地企業就資金、硬體的大力支持,是凝聚整座城市文化活動的「根」(「我就不相信嘉義的在地企業,伨不出一個阮劇團!」盧志杰說);汪兆謙口中「打蛇隨棍上,一個拉一個」的操作方式,先從身邊前輩、朋友下手,再讓他們食髓知味、食好鬥相報,更真切展現了非都會劇場發展的生命力。劇團不再是一個「空的空間」,而成了人來人往、會車轉車的車頭,隨著鐵道前往已知與未知的遠方。

在民雄曾經的墓仔埔鄉間,阮劇團牽起了與日本、羅馬尼亞、愛丁堡等島外世界的連結。如今在十分鐘車程、幾公里外的「市區」,將成為持續凝聚嘉義觀眾社群的匯集地──在這裡,有酒、有鬧熱、有答喙鼓,嘛有交陪。

註:2018年第一季演出就找來了義興閣掌中劇團團主王凱生、真雲林閣掌中劇團團長李京曄、台語百科有聲書辭典鄭順聰與阮劇團榮譽副團長盧志杰。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3/16 至 03/31。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7期 / 2020年03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7期 / 2020年0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