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專題(一) Focus | 戲台上,映照世間萬象——臺灣戲曲藝術節

雅正之樂 在台灣重逢 北之台雅樂會訪台 與臺灣國樂團合作演出

北之台雅樂會將帶來日本正統的雅樂演出。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日本的雅樂其實是來自中國,唐代時,日本派遣遣唐使前往中國學習,之後更專設了培訓專業樂師的學校為宮廷服務,讓雅樂融入了日本文化,走向高雅、專業的道路,形塑了自我特色。四月份,日本的北之台雅樂會將造訪台灣呈現兩場音樂會,除了將表演純正的日本雅樂外,也將與臺灣國樂團合作演出,兩種系出同源,卻在歷史中分流發展的樂種,終於重逢,將會激盪出怎樣的面貌,令人期待!

2019臺灣戲曲藝術節

北之台雅樂會《雅正之樂─日本雅樂的音樂風情Ⅰ》音樂會

4/13  14:30

臺灣國樂團、北之台雅樂會《雅正之樂─日本雅樂的音樂風情Ⅱ》音樂會

4/14  14:30

台北 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INFO  02-88669702

當西方音樂復古風從演出形式、樂曲與樂器的考據、作曲家生存年代的發掘到表演場地的探究時,致力的都是對過去的追溯、想像與還原。然而有沒有一種樂種,原封不動地保存了一千多年的歷史,仍活躍在科技日新月異的廿一世紀中?

千年不變的「活」寶

雅樂,最初是日本的外來樂種,由中國途經朝鮮半島、南亞儀式音樂逐漸傳播而來。根據史籍,在唐朝之時,日本先後十九次派遣遣唐使前往中國學習,並攜帶部分樂譜樂器回國,隨後更專設了培訓專業樂師的學校為宮廷服務,使得雅樂融入了日本文化,走向高雅、專業的道路,逐漸形塑了自我特色。反倒是中國雅樂歷經變革、朝鮮雅樂經過長久演變,唯有傳承於宮廷與神宮中的日本雅樂歷久不衰。為此,二○○七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特將日本雅樂列為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

「雅樂」意旨中文的「雅正之樂」,是以大規模合奏型態表演的音樂,也是現存於世界中最古老的音樂形式之一,至今仍擔任日本的宮廷宴會及典禮的重要角色,極具歷史和藝術價值。它的特點在於綿長與緩慢的吟唱,樂器合奏稱為「管弦」;伴隨音樂舞蹈一般的動作的則稱為「樂舞」。演出的內容在多元融合之後包含了日本古代歌曲、改編自亞洲其他國家祭儀舞蹈,及源自於日本與中國的民歌詩詞。

不同時期的政治與文化對雅樂影響深遠,然而如此完整地保留一個傳統文化是相當罕見的。原因在於師徒相傳與後裔的承襲,然而最重要的因素,應該在於歷代統治者的尊重、提倡,及與民族傳統不可分割的關連,使雅樂為一種日本的精神象徵。

在保留原汁原味之餘,音樂家們也嘗試以雅樂的精髓譜寫新作品,如國際知名的作曲武滿徹在一九七三至一九七九年所創作的《秋庭歌一具》已成為現代雅樂不可或缺的著名曲目。當然,也有以西洋樂器編制以雅樂的結構為概念創作,更有爵士、流行樂創作者利用雅樂的音色特質吸引民眾進入欣賞的領域。而在台灣,雅樂雖已和古老的樣貌脫離,但在南華大學、國立臺南藝術大學及各地的釋奠司禮團體等,皆有音樂學者與古樂專家蒐集、考證並實際演出,為雅樂的復興戮力貢獻。

《陵王》訴說蘭陵王高長恭的故事。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提供)

台日兩團  傳統交會

從去年起,臺灣戲曲中心首屆「臺灣戲曲藝術節」開辦以來,以戲曲為基底與土地與人民連結,並且藉由藝術節來彰顯文化魅力,放眼世界、展望未來。今年延續其發展,由臺灣國樂團與日本「公益社團法人北之台雅樂會」(Kitanodai Gagaku Ensemble)合作兩場音樂會,在交流與對話間,感受兩國傳統音樂之美。北之台雅樂會是日本公益性協會成立的協會,致力於促進國際文化交流,希望透過雅樂,致力於促進國際文化交流,推動青少年的品格教育。在海外發展上,他們曾遠赴歐洲、澳洲、美洲各國,並且參與由日本政府主辦的友好條約諦結紀念活動,於活動上即席演奏,或是前往各大學舉辦雅樂坊(workshops)活動。

此次來台共有兩場演出,第一場——北之台雅樂會「雅正之樂─日本雅樂的音樂風情Ⅰ」音樂會由日方演出專場的雅樂。上半場在音樂的進行中,有雅樂以及樂器的介紹,為觀眾提綱挈領地引導進入這異國古樂的世界中。而樂曲不但有「管弦」的器樂合奏,也有「樂舞」的表演。在表演中更得以了解歷史傳說,例如《陵王》訴說的就是蘭陵王高長恭的故事,由於他的長相過分俊美,為鼓舞士兵的激昂士氣,逢交戰之際便會戴上肅穆面具,入陣殺敵終獲勝利。樂舞演出者拿著金色短棒(音槌),進入尾聲時大動作伸指比向前方,表現著喝叱三軍將領的英姿。而樂舞《甘州》則相傳是唐玄宗偕太后行幸青城山時,忽見風掠而過女官衣袂飄揚,宛如仙女翩然起舞所作。

第二場——臺灣國樂團、北之台雅樂會「雅正之樂─日本雅樂的音樂風情II」音樂會,則是由兩團合作演出。為此,樂團除了委託久居台灣的作曲家櫻井弘二以兩地的元素創作之外,也請藝術經理暨作曲家王乙聿為《越殿樂》編曲,讓這首日本人琅琅上口,逢年過節、結婚典禮都會聽到的名曲加上國樂新風貌。此外,更選擇國樂合奏曲如《春風幻想曲》及《藍色思念》與之對應。

從一個種子出發,之後開枝散葉、拓寬版圖,依各地風水土壤的滋養與歷史的長河中淘洗後,搖曳自我風貌。系出同源的雅樂與國樂,千年後又在另一個土地上重逢,在名為傳統的領域下,各顯能量。從學習、模仿,到淘汰、保存,這些循環不就是文化的演進?而人類非文化物質的遺產,不也是在我們現存的世界舞台上,攜手共創?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4期 / 2019年02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4期 / 2019年0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