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 紐約

韓裔劇作家Young Jean Lee 作品《白人直男》登上白老匯

《白人直男》描述一個聖誕夜,鰥居父親歡迎三個兒子一起過節所發生的故事。 (Joan Marcus 攝 主辦單位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族群認同是韓裔劇作家Young Jean Lee一向關心的主題,近期她的作品《白人直男》登上百老匯,也讓她成為第一位進入百老匯的亞裔女劇作家。《白》劇戲如其名,是一個白種異性戀男人的故事,但卻是從另一個角度來探討美國白種直男的優勢。

韓裔劇作家Young Jean Lee的舞台劇《白人直男》Straight White Men今年夏天登上百老匯,讓這位南韓出生、美國長大,在紐約下城馳名已久的劇作家和導演,成為第一位進入百老匯的亞裔女劇作家。     

什麼都可以批評 什麼都可以嘲笑

《白人直男》戲如其名,是一個白種異性戀男人的故事。聖誕夜,鰥居的父親Ed歡迎三個兒子一起過節,大兒子Matt在最近搬回家照顧年邁的父親,二兒子Jake是成功的銀行家,小兒子Drew正在寫作第一本小說並在大學教寫作。他們看起來是典型的美國白人直男,沒受過歧視壓迫,但與其他同類人不同的是,他們母親從小就教養他們體認自己的優勢,譬如他們玩的「大富翁」遊戲,是母親改過,目的不在累積財富,而在失去財富;Matt在中學時改寫音樂劇《奧克拉荷馬》Oklahoma!歌詞,加入白人略奪原住民土地、剝削黑奴的歷史。兄弟聚在一起,不免重溫這些往事。

這一團懷舊溫暖和氣,因為Matt在晚餐吃到一半突然痛哭而瓦解。原來他搬回家不是因為父親,而是學生債太重付不起房租,而儘管有著哈佛的學歷,他卻只在社區的一個非營利組織打零工。如何解釋面對Matt的情況,成為此戲的核心。Drew擔心Matt浪費天賦才華,Jake卻認為他是不想以白人直男的優勢去剝奪其他人的機會,Ed只想過個如往常一樣的聖誕。

族群認同是Young Jean Lee一向關心的主題,Songs of the Dragon Flying to Heaven是亞裔認同、Untitled Feminist Show是女性認同、The Shipment是黑人認同,但她的態度是沒有什麼約定俗成的觀念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什麼都可以批評,什麼都可以嘲笑。她改編和導演的《李爾王》有著傳統的古裝,但沒有李爾本人,Edmund最後變成《芝麻街》的大鳥;Songs of Dragon裡的角色名字不斷變換。《村聲》周報曾稱她是「讓觀眾不舒服的皇后」。

《白人直男》在一開始也有這樣的效果,開場前的音樂是震耳欲聾的饒舌歌,戲開始後首先出場的兩個「負責人」,一個是美洲原住民演員Ty Defoe,一個是無性別定位的演員Kate Bornstein,他們的台詞裡說我們身處的劇院,是白人侵占了原民土地所建,又說這些演員會假裝是戲中人,觀眾不存在。但在這個看似挑釁的開場白後,接下來的戲基本上是傳統自然主義風格。這是因為劇本本身,或是因為導演不是Lee本人,就難說了。

影視圈裡的亞裔  近期代表性大大增加

美國亞裔在影視娛樂界的代表性,最近大大增加,在ABC電視台有以華裔移民家庭為主角的《菜鳥新移民》Fresh Off the Boat,已經演出四季仍有很高的收視率,網路電影台Netflix引進加拿大韓裔移民為主角的Kim’s Convenience受歡迎,而好萊塢廿五年來第一部全亞裔主演的院線片《瘋狂亞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在夏天大賣,證明了這一系列的成功,不是偶然的。

美國是移民國家,人口組合從一開始就不是單一的,但白種男性是傳統財富與權力的掌握者,反映在歷史文獻、肖像、新聞相片,電視電影裡也多半是他們的影像。但是其他族群族裔逐漸認識到在大眾媒體裡消聲消影與在社經政治結構裡的弱勢有直接關係,開始爭取代表性。Young Jean Lee 此戲雖然不是以亞裔為主,但第一個亞裔女劇作家的百老匯戲,是從少數族裔角度來看白人直男,也可說是很適當的反諷。

本篇文章試閱開放時間為 10/16 至 10/31。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0期 / 2018年10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0期 / 2018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