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我吃,故我演—當食物遇上表演藝術

餐桌上的天文學 將食材端上舞台 讓差異玩耍對話 以色列小偶戲院《雞蛋星球》

小偶劇院創作者打造雞蛋星球上的花椰菜叢林。 (Yair Meyuhas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如果在這個宇宙中,有一個星球,上面的一景一物,都是各種食材的組合……這就是以色列小偶劇院打造的《雞蛋星球》,創作者Zvi Sahar因為一次家人聚餐而激發的奇想,開始尋找食物、宇宙、機械零件與音樂連結的可能路徑,加上他們擅長的即時投影與現場擬聲音效,呈現一則發生在太空深處的友情故事,蘇聯機器太空人與外星青蔥人的相遇,冷硬機械與自然食材的交流,鋪陳雖然差異,也能和諧的對話……

2019TIFA 小偶戲院《雞蛋星球》

2019/2/22  19:30

2019/2/23~24  14:30、17:30

2019/2/23  20: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33939888

如果宇宙中有一個全由蔬果食材構成的星球,那會是什麼樣態?是可以爽快任意吃到飽,又或者,這些食物也有他們的生命力,甚至危險性!以色列「小偶戲院」(PuppetCinema)的《雞蛋星球》Egg Planet,即為一場關於「食物」的奇想作品:創作者Zvi Sahar在和家人共進晚餐時,看著電視新聞首次放送的火星地表畫面,覺得與餐盤上的太陽蛋(荷包蛋)居然有點相似,而Sahar爸爸又正好在修理舊式收音機,於是一個關於食物星球的奇想,就此展開……

聚餐時的奇思妙想  造就食材與機械的宇宙邂逅

在因晚餐而激起的念頭之上,Sahar與夥伴開始排練嘗試,尋找食物、宇宙、機械零件與音樂連結的可能路徑,並結合小偶劇院擅長的展演方式:即時投影與現場擬聲音效,呈現多面的觀看視角與虛實變化。和食物工作的過程雖然有趣,卻也不容易,尤其要和食物建立緊密的連結:故事上、製偶上、操作上,甚至是如何不浪費地把它們一一吃掉!

為了在演出中使用新鮮食物作為素材,Sahar花了許多時間試驗,比如說:一顆蛋要煎多久才會達到適合演出的硬度?創作發展初期,一場演出可能就要消耗掉四十顆雞蛋。而因為食材的自然質地,要將其製偶,或是連接方便操作的手桿也是困難重重。是以多次嘗試之後他們選擇以食材作為星球地景,像是生薑沙漠和花椰菜叢林,就其外型翻轉觀看想像。

而因應地景建構,《雞蛋星球》在食材選擇以大塊的根莖類與蔬菜為主,除了花椰菜和生薑,還有甜椒、蒜頭、蘑菇、紅蘿蔔等等,這些食材也相對容易保存。此外,一齣以食材為元素的戲,不該只把食物當作道具,也要重視其「食」的本質,所以排練階段裡他們吃下了大量的蘑菇,甚至「劇場週」一定餐餐都有花椰菜湯。在這樣與食材緊密相處的過程之中,也一再觸碰到天然食材與人造場館的邊界:較臭、易爛的食材會被場館拒絕,而巡演時想帶入在地食材,也有著替換上的特性差異。這些都是很「食在」的問題!

《雞蛋星球》的主角之一外星青蔥人。 (Yair Meyuhas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並置現場操作  組裝觀演幻覺

除了以食材為概念外,於二○○九年在以色列成立、從創意實驗性表演開始的「小偶戲院」,多年來不停探索戲偶、物件劇場、電影、擬聲音效和實況播映等演出形式間相互對話的可能。《雞蛋星球》在表現上亦是如此,以他們擅長的「真實電影」,讓整場演出的操作製程不掩藏地展現在觀者眼前,以另一種方式「現場料理」。

《雞蛋星球》在舞台配置以中間的大型投影幕為主視覺點,投影幕前擺滿了各種演出中會使用到的蔬果食材,並且現場打蛋、煎出星球上危險的火山熔岩。投影幕一側為現場操偶區,觀眾可以不時比對操偶的過程與投影呈現的差異;另一側則為擬聲音效表演者的現場秀,可以一邊聆聽、一邊清楚看到所有音效的產生過程。若是聚焦觀看中央的投影,畫面與聲音是如此擬真,誠為一場太空冒險,可是一旦轉移觀看視線,卻又是如此除幻解構。

現實與虛構在此分歧又交融,不同劇場元素在此並置對話,各種差異與斷裂經由統合與觀點轉化後交織為新的樣貌。所有的幻境都是真實的,如同晚餐上因應現實發生的靈感串聯:太陽蛋與電子元件,太空行星與收音機,遇合出《雞蛋星球》上發生的故事。

甜椒、蒜頭、蘑菇、紅蘿蔔都是建構《雞蛋星球》地景的主要食材,這些食材也相對容易保存。 (Yair Meyuhas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透過自然與人工的小偶對話  遙想人類的交流與衝突

《雞蛋星球》是一則發生在太空深處的友情故事,主角是一對看似不相容的好友:蘇聯機器太空人與外星青蔥人。人造的機器太空人因故墜落到雞蛋星球,在這顆由食材組成、有著另一生活型態的星球,他與外星青蔥人相遇,共同冒險扶持,人工機械與自然食材產生了深刻的、超出言語的友誼。

在簡單的故事與想像力的翻轉之下,外來、冷硬的機械,與在地、自然的食材有了真實的交往。兩個本質對立的存在,卻在《雞蛋星球》裡真摯地交流,即使一度發生文化衝突,也能理解克服。在這過程中不禁令觀者思考連結全球現下的族群議題,關於移民、難民,或是以、巴長久的歷史衝突。差異是不可逆的嗎?好的交流如何建構?對話如何才能產生?以及最重要的,如何重新發現人類共有的同理與愛?

在遙遠外太空有這樣一顆雞蛋星球,而能讓地球人相知相惜的地方又在哪裡呢?在近一小時可愛趣味的演出之後、太空梭再次於宇宙航行之際,或許離開劇場以後的我們,也能在某處與這樣的可能相遇吧?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3期 / 2019年01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3期 / 2019年0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