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她扮戲 戲伴她╱歌仔戲天王郭春美

#她扮戲 傾倒眾生——郭春美與歌仔戲的百變魔力

《我的情人是新娘》 (春美歌劇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戲迷總是說舞台上魅力十足的小生是「目尾牽電線」,說的正是那靠一雙電眼、顛倒台下眾生的奇幻魔力,而扮相俊俏、氣質亦正亦邪的郭春美,更是箇中高手!從電視歌仔戲《義薄雲天》裡的逍遙公子「白雲天」,到河洛精緻歌子戲中從反派到深情的小生,再至自身團隊推出的胡撇仔風角色——或遊走黑白的飛賊,或日治時代文青,或當代企業菁英,或古代英勇將軍,總是讓戲迷心醉臣服,癡情相隨……

一向自詡為資深觀眾,經常遊走內外台各劇場,年年觀看場次每每破百。但為自身懶怠所限活動場域多只執守北部,對南部諸天王風采的認識起步既遲,所知亦少。廿幾年前(一九九八年)追著「河洛歌子戲團」精緻歌仔戲的足跡,在台北中山堂看了齣《賣身作父》,驚見劇中任性驕妄、終至發狂的副生李鐵英極具吸睛磁力;雖是個大反派,扮相卻十分英挺帥氣,尤其是帶著幾分邪祟神色的勾魂電眼,讓時猶青壯的筆者甘心立馬被圈粉!事後研究癖上身,仔細追索方知扮演者是早享令譽的小生郭春美,曾以電視歌仔戲《義薄雲天》裡風流俊逸、俠義多情的逍遙公子「白雲天」一角風靡全台。於是,此後不只追戲還要追星,認真看遍她在河洛時期的大型舞台公演。

河洛舞台:從反派副生到分庭抗禮

初登河洛舞台的郭春美被定位為二線主力,且多扮演負面反派人物;她卻總能讓觀眾縱使百般不認同劇中角色的作為,仍不免莫名湧現諸多無奈與憐惜。《賣身作父》的呂鐵英為求榮華富貴不惜弒親,天良盡喪,但看到他最後無法面對真相發了瘋的淒涼,怎不教人揪斷心腸!《新鳳凰蛋》的馬騰雲,是貪婪奸詐的欽差大臣,觀眾心裡明知其惡,卻怎麼也沒法對台上那張瞪著大眼、帶著痞痞邪笑的臉龐生氣。

觀眾好感投射力量強,場上扮演的角色身分也不再受限:《秋風辭》的太子劉劇滿腹韜略,性格優柔寡斷、難全忠孝,徒留英年早逝的悲劇;《台灣,我的母親》的劉金漢從魯直的羅漢腳,被逼得只能拿起武器反抗東洋番。到了號稱台版《羅密歐與茱麗葉》的《彼岸花》,已經躍升並列主角之列,詮釋愛上泉州望族千金的漳州望族青年陳秋生,服毒自盡的淒美下場,至今依然令人悵惘。

短短幾年間,郭春美的戲路即有相當明顯的層次變化,從反派但無法被討厭的角色形象,朝向深情小生路線發展,戲路益發寬廣多元。在高揭藝術纛旗的劇團裡能這般受器重,實力自是不容小覷。而其在北上參與公演期間也不曾放下高雄經營的劇團本務,二○○○年正式更名為「春美歌劇團」,以其個人魅力形塑出奇情華美的胡撇仔風格最是特色。

《義薄雲天》 (春美歌劇團 提供)

放電撩粉功力一流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在二○○○年時開辦了第一屆的外台歌仔戲匯演,甄選全國十三個歌仔戲團參與演出,在臺北縣板橋市(今新北市板橋區)江仔翠農村公園連演了九天戲。春美歌劇團也在受邀之列,演出《宰相佳人》一劇,是傳統的孟麗君故事,觀眾雖多但未引發太多討論。次年則不然,在主場高雄三鳳宮廣場舉行的第二屆的「歌仔戲群英大匯演」,劇團以一齣《飛賊黑鷹》敲開以胡撇仔戲入選公部門演出的先例。據悉當天台上下反應甚為熱烈,筆者雖未及躬逢其盛,幸喜此劇引動的波瀾堪稱壯闊;次年旋即北上保安宮演出,解了北部觀眾殷切的渴盼。

《飛賊黑鷹》的特出在於郭春美的主角明義/黑鷹兼具正邪兩面的雙重身分,鋪陳亂世無奈的親情倫理大悲劇。因為走的是胡撇仔風,全劇在情節詮解、人物扮飾上提供演員極大的表現空間。只見郭春美以梳得齊整抹得油油亮亮的「海結仔頭」(日語西裝頭的台式譯名)帥氣亮相,搭配bling bling不斷放閃的服裝,腳蹬長筒馬靴,光顏值、造型已足令粉絲目眩神迷。當其充滿深情的大眼望向台下時,男女老少少有能逃離其電眼魅力者。

劇中最後黑鷹伏法受刑的場面,在《命運的鎖鏈》歌聲裡,郭春美手握酒瓶瀟灑以對,中彈後還壓破紅色血包任其汩汩溢流,狗血灑好灑滿,悲愴的情緒渲染早教觀眾淚濕襟袖不能自已。

拋開偶包,戲路更廣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的匯演辦了七屆,春美歌劇團從未缺席,每次都能交出不同的精采劇碼;更曾四度獲選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歌仔戲製作及發表專案」,得以在較充裕經費挹注下與不同的優秀藝術家合作,陸續打造出製作更為嚴謹的《古鏡奇緣》、《青春美夢》、《將軍寇》與《我的情人是新娘》等新戲。

不同於《飛賊黑鷹》的浪子形象,《古鏡奇緣》從漫畫《尼羅河的女兒》發想,是出入今昔時空的穿越劇;郭春美既有現代企業家的時裝造型,也有元朝王子的異國風情,觀眾得以享受其百變的樣貌。而在《青春美夢》裡,她扮起了現代文青張維賢,是走「新劇」風的現代(歌仔)戲;胡撇仔的拼貼元素依然不缺,卻有了更深沉的文化思維。《將軍寇》則發想自電影《變臉》Face/Off,郭春美再度挑戰一人分飾轉魂前後完全不同的人物設定,造型改走動漫路線,讓觀眾看好看滿。《我的情人是新娘》創想靈感來自愛爾蘭中世紀神話/華格納歌劇《崔斯坦與伊索德》Tristan und Isolde,刻劃動盪時代亂世兒女的愛情。郭春美扮演的大將軍在劇中除了大談勾魂攝魄的戀愛,還有不少武打對戰的場面,更見其允文允武的全能功底。

二○○四年起,春美歌劇團年年入選文化部的扶植團隊(二○一六年起由國藝會接手,二○一九年更名為演藝團隊年度獎助專案),年度好戲自是一檔接一檔。二○一○年的高雄辦起春天藝術節,身為在地的劇團自是活動常客,廣邀不同領域藝術家共同參與,打磨出一齣齣不斷超越自我的新戲文。除了典型的風流小生外,還嘗試流氓、海賊、失憶者等角色,永不自我設限的挑戰雄心,讓郭春美擁有為數甚重的忠貞鐵粉,穿著印有「春美寶貝家族」字樣的T恤為其四處奔走效力。如今郭春美有女凱琳承繼衣缽,後援會更發揮愛屋及烏的襟懷,更名為「春美凱琳寶貝」,依舊不離不棄。

《彼時我在等你》 (春美歌劇團 提供)

外台民戲不失本色

民間劇團常言文化場公演戲是做名聲的,真正哺餵滋養生活的還是得靠廟會慶典請戲。

曾偶遇春美歌劇團的外台民戲演出,不同於公演的聲勢浩大,廟宇也非名山大剎,都會區裡難有廣闊的廟埕,戲台前的狹窄巷弄裡兩邊還停了不少機車,有限空間容納觀眾人數恐不及百人。但劇團演來依然一絲不苟,行當齊整,主角郭春美處理武戲全不假替身,劈叉、烏龍絞柱……紮紮實實毫不偷工,不因場域大小而有差別對待。郭春美如今雖已得獎無數,並貴為天王等級的巨星,享有極高的聲譽;但回頭看她戲奏明快、不拖泥帶水又機趣橫生的外台表演,更別有番難以言詮的滋味呢!

《青春美夢》 (春美歌劇團 提供)
《蘭陵王》 (春美歌劇團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3/10 至 05/31。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7期 / 2020年03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7期 / 2020年0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