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她扮戲 戲伴她╱豫劇名伶王海玲

#她扮戲 運命相隨──王海玲與豫劇的落地生根

《觀.音》 (臺灣豫劇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說到「台灣豫劇」,馬上就讓人想到「王海玲」,這兩個幾乎劃上等號的名詞,也說明了作為中國地方劇種的豫劇,之所以能在台灣扎根的奇妙因緣。從妙齡演出《楊金花》一炮而紅,王海玲從花旦、武旦及刀馬旦,一路練就青衣唱工,成為「全才旦角」,更被認可為繼承張岫雲的新一代「豫劇皇后」,卻也在戲曲創新風潮中,推動豫劇的跨文化與新創之路。王海玲以其精湛的演藝詮釋著每一個生動的人物,而她在舞台上的生涯又緊緊地與台灣豫劇的生命交纏。

「台灣豫劇」與「王海玲」是兩個緊密扣合的名詞。

談論「台灣豫劇」總是思及「豫劇皇后」王海玲;而談論「王海玲」則無法忽略其演藝生涯所貼合的台灣豫劇史。

從楊金花開始:全才演員的養成

一九六○年,八歲的王海玲進入海軍陸戰隊飛馬豫劇隊第一期學生班,翌年演出第一齣戲為《香囊記》(《抬花轎》)的媒婆,而後又以《花木蘭》及《紅娘》等戲受到矚目。一九六九年,王海玲因《楊金花》受到前總統蔣中正的青睞一炮而紅,並為當時的飛馬豫劇隊帶來固定編制與經費;而後「楊金花」一角便如影隨形地伴隨著王海玲的演藝生涯。

王海玲所能演出的劇目多達一百齣以上,最早以花旦、武旦及刀馬旦入門,亦曾反串武生,這些戲路展現了她身手靈巧矯健的功力、以及年少時期的活潑特質。一九六六年挑梁演出《花木蘭》開始受到關注,其後的《楊金花》、《紅線盜盒》等戲在在突顯紮實的武工底子;同時,王海玲又擅長花旦,演出《紅娘》一劇參酌大陸名伶常香玉的錄影帶,加上對紅娘一角內心戲的揣摩,演來機巧靈活,成為她的代表劇目。

此時,王海玲雖然文武花旦備受認可,但對青衣注重之唱功仍未純熟,直至周清華轉至飛馬豫劇隊後,接受周清華指導的青衣唱工戲,逐漸拓展戲路,突破行當限制。

一九七○年代左右,飛馬豫劇隊於一年一度的國軍文藝金像獎競賽戲中推出新編戲,如《梁紅玉》、《氣壯山河》、《莒光雄獅復山河》等「政治正確」的戲碼。於競賽戲系列中,王海玲多飾演刀馬旦或武旦等角色。競賽戲以外,仍以演出傳統戲為主,而周清華尤擅長豫東調、祥符調等,其親身指導王海玲新的唱法及劇目,如《大祭樁》、《蝴蝶盃》等;然後,王海玲又參酌大陸方面的影音資料再加以創造,對青衣唱工戲漸次純熟,終於成為全才旦角。

豫劇皇后的接棒,與豫劇現代化的起點

受到社會環境變遷影響,以勞軍為主的演出需求逐漸減少,加以傳統戲曲觀眾老化等緣故,觀眾量的萎縮促使了戲曲現代化進程。以一九七九年「雅音小集」開啟傳統戲曲現代化之浪潮作為起點,豫劇亦必須追上腳步。

在當時「豫劇現代化」的改革浪潮中,最受注目、也最受歡迎的劇目為《梁祝緣》。當時,由王海玲飾演的祝英台,在最後一幕撲墳時,運用武工底子加入小翻身快速翻入墓裡,使情緒更為高張。《梁祝緣》也首次使用現代劇場技術,加入西洋樂器及燈光和乾冰等特效,在音樂和舞台美術方面都有所創新。劇本方面,也根據大陸的錄音帶、錄影帶等進行改編,例如《唐伯虎點秋香》為大陸新編戲,王海玲反串小生演唐伯虎,不僅突破行當,在舞台上當場題字作畫亦博得好評。

一九八五年,王海玲被河南同鄉會冊封為新一代「豫劇皇后」,象徵王海玲從張岫雲身上接下傳承的棒子,能力也獲得肯定。王海玲更在一九九一年獲得紐約美華藝術協會頒發的「亞洲最傑出藝人獎」,由她帶領著劇隊飛往紐約林肯中心演出《香囊記》。各界的掌聲與賦予她的榮譽,讓王海玲的知名度攀上高峰。

然而此時飛馬豫劇隊面臨軍中劇團解編,基於對王海玲藝術才能的認可,決定由教育部接收,更名為「國光劇團豫劇隊」。而後兩岸交流大門開啟,技藝的交流與切磋,也讓王海玲獲得更多激勵與刺激。

《香囊記》 (臺灣豫劇團 提供)

跨文化與本土化:走向嶄新道路的台灣豫劇

二○○○年推出的《中國公主杜蘭朵》揭示台灣豫劇即將走向嶄新的道路——跨文化新編戲。劇中邀請搖滾歌舞劇演員王柏森與王海玲搭檔演出,蔚為轟動,逐漸開拓觀眾群新市場。

其後,又改編莎士比亞名著、推出三部「豫莎劇」——《約╱束》(2009,《威尼斯商人》The Merchant of Venice)、《量.度》(2012,或譯為《一報還一報》Measure for Measure)以及《天問》(2015,《李爾王》King Lear)。為了適應劇中人物身分,王海玲使用多種行當混合演出、進行詮釋,她是女版李爾王——邠赫拉,兼及了武旦、青衣和花旦等行當特質;她也是女版夏洛特——夏洛,混合老生、淨行及丑行。這些跨文化新編戲,不僅為劇種和劇團開闢新道路,混合行當的演出方式,也再次印證王海玲為文武不擋的全才演員。

在邁向國際化、嘗試跨文化製作的同時,豫劇隊也開闢本土化的路徑。首先在二○○三年推出《曹公外傳》——正為台灣豫劇五十年之際,根據清代台灣史事曹謹修築曹公圳事蹟所改編;而曹謹為河南人,也正扣合著豫劇隊於台灣開疆闢土、落地生根之意。此劇邀請「鄭州豫劇院」劉昌東飾演曹謹、由王海玲飾演曹夫人,也是兩岸豫劇隊首次聯袂演出。

此後,又根據王瓊玲的本土小說《美人尖》與《梅山春》改編演出,王海玲在《美人尖》飾演阿嫌,演出十六歲到七十餘歲的女性,藉由大段唱曲訴說台灣女性的曲折與堅韌;在《梅山春》中飾演阿惜姨呈現台灣女性的悲苦。在本土題材裡,王海玲帶出樸實刻苦的女性群像。

《楊金花》 (臺灣豫劇團 提供)

用生命看顧台灣豫劇

王海玲以其精湛的演藝詮釋著每一個生動的人物,而她在舞台上的生涯又緊緊地與台灣豫劇的生命交纏。於是,舞台上其實也正演繹著王海玲的一生。

二○○三年為「台灣豫劇五十年」推出的《豫韻—台灣情》、二○一○年為「王海玲從藝五十年」推出的《梆子姑娘》、二○一三年為「台灣豫劇六十年」推出的《巾幗.華麗緣》,以及二○一七年王海玲卸下公職身分的畢業之作《觀.音》,皆是將王海玲安置於台灣豫劇史的脈絡下,再對王海玲從藝生涯的回眸與看望,彰顯其「豫劇皇后」的地位。

「楊金花」是王海玲演藝生涯的重要起點。如同《巾幗.華麗緣》中,「楊金花」對「王海玲」的追尋與探問:「為何不再演楊金花?」這個問題或許在二○一三年由蕭揚玲演出楊金花時,給予了傳承的回應。卸下楊金花後,王海玲還是紅娘、焦桂英、杜蘭朵、夏洛、巫娘以及阿嫌等等——眾多角色的疊影都是王海玲,他們站在小小的舞台上,訴說著動人情感;同時,他們也站在歷史的刻度上,映襯著時代風華。

《天問》 (臺灣豫劇團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3/01 至 05/31。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7期 / 2020年03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7期 / 2020年0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