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上場 Preview | 戲劇

2018超親密小戲節 邀觀眾五感齊開 走入城區歷史脈動

條通區演出:鳥啣影像製作有限公司《跨年蕎麥麵(年越しそば)》。 (飛人集社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自前年起改為兩年一度的「超親密小戲節」,今年邀請資深劇場工作者楊淑雯擔綱策展,選擇了具有歷史代表性、也是現今都市發展翻轉點的所在——艋舺區、加蚋仔區與林森條通區作為今年的舞台。喜愛參與城市導覽與巷弄街區探索調查的楊淑雯,希望藝術家能更貼近各街區量身打造最適切的演出內容,也針對演出場地特色來邀請藝術家。

2018超親密小戲節

10/5~7  19:30   10/6~7  14:30

艋舺區

10/10~14  18:45

條通區

10/13~14  11:00、13:00

10/14  15:00

加蚋仔區

INFO  02-23788893

由飛人集社劇團所創辦的「超親密小戲節」以「走路看戲/看戲走路」為號召,每屆挑選台北市三座城區、每區三個地點,一共九齣小戲,從演出地點到另一點的移動途徑所窺見的俗世眾生風景更是人生劇場。小戲節打破觀演框架,觀眾看戲也看城市,一邊看一邊走過了七個年頭。

二○一六年起,石佩玉將小戲節從每年舉辦改為兩年一次,飛人集社劇團規模不算大,在有限人力、財力及時間條件下要支撐每年舉辦的小戲節,總是力有未逮、時而人仰馬翻,少有時間回饋省思,也難有嶄新創意迸發。石佩玉認為飛人集社劇團並不只為「超親密小戲節」而存在,但每年為了藝術節勞師動眾絕非長久之計,於是興起了另邀策展人的念頭,「七年來,小戲節始終依照我個人的主張、視野去做事,但我看得可能不夠廣也不夠多,希望能從策展人的角度去重新賦予小戲節改變與成長的空間。」

首要之務,是將小戲節改成雙年制,給團隊一個休養生息的機會,再來則是邀請志同道合的夥伴擔任策展總指揮,碰巧這時她遇到了楊淑雯,「淑雯這幾年在劇場工作之外也參與包括『台北城市散步』在內、許許多多的城市導覽活動,她喜歡爬山和走路,也一直很積極參與巷弄街區的探索與調查,也許能提供我們嶄新的觀點。」兩位老友一拍即合,晤談多次反覆耙梳核心理念、演出場地及邀演藝術家名單後,終於確定楊淑雯的確就是飛人集社此時所需要的,促成改變的那個策展人。

艋舺區演出:小人物探險隊《華江新市鎮—天上人間》。 (飛人集社 提供)

沿著城市發展軌跡  強化作品與地點的關係

以觀眾身分參與了三屆的超親密小戲節,楊淑雯希望本屆藝術節能更貼近當地,量身打造最適切的演出內容,「我常去聽城市導覽,文資保存和導覽界在這塊做了很多努力,我希望劇場藝術界也能有所回應或回饋。」楊淑雯以台北市發展時間軸為概念,挑選了她認為具有歷史代表性、也是現今都市發展翻轉點的所在——曾是原住民濕地農業區、現正配合城市軸心翻轉政策而正在興建萬大線捷運站的加蚋站、台北第一座大型商業發展區域艋舺,以及今年「白晝之夜」主辦地區,各國文化交雜的林森條通區。

「舉例來說,艋舺區其中一個演出場地是新富町文化市場,繁華一時,但因附近開了大批發市場,加上艋舺區一度蕭條沒落,新富町差點要被拆除。後來人們發現它是日治時期至今保留最完善的市場,重新整治才逐漸改變周邊街貌,組織了市場自治會,也開始有許多街區導覽。」對台北市發展如數家珍的楊淑雯試圖串聯過去、現在與未來,挑選具備歷史節點意義的場所,讓建築對觀眾說話,「比如萬華的華江整宅,是七○年由六位台灣第一代建築師合力打造的作品,走過前幾年的文資保存爭議,現今許多年輕的廣告或設計公司都開始進駐了,也是正在翻轉的地區之一。」

除了地點的選擇,這次也針對演出地點特色邀來邀演藝術家,除了幾位資深偶戲創作者,更邀請聲響景觀、多媒體及劇場舞台美術設計師等共襄盛舉。小戲節媒合最適合該演出場地的創作團隊,有偶戲、也有物件劇場,雙軌並進讓節慶更為豐富。「加蚋仔有東園和西園兩處地方,因為原本是種植茉莉花的花圃,所以分為東、西兩園,也曾有一座湧流,密布著農用灌溉的水潭。」楊淑雯舉現今已被加蓋掩蔽的水潭為例,邀請聲景藝術家針對曾是水塘的街區,利用觀眾點到點移動的途中進行聲景的物件創作,「希望作品能再現這些並未消失、只是被加蓋掩蔽的地點,讓觀眾能更了解城市演進的脈絡。」楊淑雯把蒐集而來關於地區的文史資料全數交給藝術家,帶領他們聽導覽走田調,雖非強制性的命題作文,但希望小戲節的每檔演出在不改變該地原有樣貌的前提之下,與街區產生聯繫。

艋舺區演出:鄭淑芸《手牽手》。 (飛人集社 提供)

「親」近觀眾  更與城區文化緊「密」連結

「這樣的工作模式是一大挑戰。首先要找到願意花心力去為小戲節創造新作品的藝術家,再來對方也得對街區演進有興趣。雖然是量身訂做但不能強壓過頭,並不是每位藝術家都能接受這種方式。」石佩玉認為歐洲的物件或偶戲劇場在技巧上普遍較為純熟,在這樣的前提下邀請對方針對在地議題重新創作,或許也是未來小戲節的方向之一,「對國外藝術家來說,像這樣要求在地創作的狀況也不常見,對雙方都是嶄新的嘗試。」她也接著說明:「原先小戲節的定位是偶戲節,但這幾年隨著趨勢的走向,我一直在重新思考『偶』的定義。物件和偶其實方向截然不同,但我希望能兩者兼備。」類似小戲節的藝文節慶比比皆是,同樣以庶民生活空間為基地的臺北藝穗節檔期也鄰近小戲節,若不抓住偶與物件的核心概念,很難拉出小戲節特有的品牌區隔,「過往小戲節在演出的點與點之間都有安排專人做街區導覽,但這次因為演出本身和城區發展脈絡密切相關,也許讓觀眾安靜自主地走路,更能促成觀戲後的心理發酵。」

石佩玉表示,「小戲節一直以來強調和觀眾親近,但這次更多的是和在地文化親近。沒有導覽只有領隊,帶觀眾慢慢走過我們安排好的路線,不主動告知文史資訊,而讓觀眾自由開展五感去接受街區述說的一切,也許觀眾會因好奇而開始研究街區歷史,也許有一天,觀眾會回過身去看自己成長生活的地方有那些故事。」

本篇文章試閱開放時間為 09/16 至 09/30。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09期 / 2018年09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09期 / 2018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