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上場 Preview | 舞蹈

MeimageDance 2019鈕扣計畫 舞者回家跳舞 提問生命存在本質

現為韓國環球芭蕾舞團獨舞者的梁世懷。 (MeimageDance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編舞家何曉玫推出的「鈕扣 *New Choreographer計畫」,每年邀請旅外舞者「回家跳舞」,今年邀來的是梁世懷、鄞廷安、劉方怡與蕭潔恒。前三位的創作聚焦自我生命歷程,提問個人存在本質及與外在的關係,蕭潔恒則從#metoo出發,探討當代女性處境與性別議題。

何曉玫MeimageDance

《2019鈕扣*New Choreographer計畫》

8/23~24  19:30   

8/24~25  14:30

台北 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

INFO  zh-tw.facebook.com/meimagedance01/

編舞家何曉玫自二○一一 年起 , 推出的「鈕扣 *New Choreographer計畫」今年邁入第九屆,此平台至今邀請了廿六位旅外台灣舞者陸續地「回家跳舞」,帶回在國際吸收的各式身體養分,當中不乏當前國際大團的舞蹈明星,諸如前以色列巴希瓦舞團舞者現為獨立編舞家的李貞葳、德國烏帕塔舞蹈劇場的田采薇、美國比爾-提-瓊斯現代舞團劉奕伶等人,今年度則為梁世懷、鄞廷安、劉方怡與蕭潔恒。

自我生命的挖掘

不少舞者成為編舞者,都是從凝視自己的內在與肉體開始。

梁世懷創作Define的開始很單純,是要「來說我自己」。從小學習芭蕾的他,舞蹈之路並非一路順遂,「我十四歲在瑞士洛桑比賽,第一輪的徵選被刷下來,事後評審老師建議我去改跳當代舞,我只說了『不要』。」後來,固執好強的他前往美國Kirov Academy of Ballet in Washington D.C繼續專業的芭蕾訓練,畢業後於二○○七年進入韓國環球芭蕾舞團,現為該團獨舞者。他試圖透過Define定義、解釋自己,但這些「限定」對他來說並非框架與壓迫,自由與限制是舞蹈的光與影,他說:「古典芭蕾舞者的工作,是在規矩裡找自由。那這次,就讓我在自由中,找出規矩。」

同樣關注自我故事的還有德國萊比錫歌劇院舞者劉方怡。這是她繼Hearken(2018)探討個體之間的對話和理解之後,第二度參與鈕扣、創作Centurion。這回,她更聚焦在自己的生命故事,以古羅馬軍官「百夫長」為舞作命名,象徵舞者的嚴酷身體訓練,也訴說個人初到德國的孤寂、文化衝擊與難解的家庭關係,「這是我們旅程的一部分,我們一同出發,發現了雖不同卻又相似的故事,角色間彼此交織、親密聯繫著。」她問,「我們如何掌控外力阻礙與心理疼痛的障礙,尋找不同的方式來評估生活的變化,以及我們的意識如何隨著我們的經歷而發展?我們的個人核心價值是什麼?」

關係與性別的探索

創作領域涉及策展、設計、文字工作、教學的鄞廷安,目前定居柏林,以獨舞者身分參與歐陸團隊的演出,她曾與德國Emanuel Gat Dance Company合作Story Water、也曾與孫尚綺合作《溯形》Spur等作,這回她編創雙人舞Twoo,將視線投注於關係,穿越身體,凝望自我存在的不穩定性,她說:「我們都可能曾經是他人,我和我虛幻的影子,是我們自己的陌生人。」

相較於上述三者對於舞者生命存在本質的提問,近年獲獎不斷,被美國《舞蹈雜誌》(Dance Magazine)選為二○一八年廿五位最值得關注的全球耀眼舞者「25 to Watch」,現為紐約Abraham/Abraham.In.Motion舞團的蕭潔恒,則從#metoo出發,以獨舞《108》探討當代女性處境與性別議題,「我想從三個不同的角度切入:第一,探索女性化與男性化兩端之間的流動性;第二,探索對女性的刻板印象在這社會裡給予的框架;第三,探索女性和男性的性別權力關係。」她指出,「這只是探討男女性別議題的冰山一角,但總要有個起頭。」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8/16 至 08/31。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0期 / 2019年08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0期 / 2019年0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