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O精選 TSO Choice

TSO六年耕耘 再造北市最令人心動的聲音 首席指揮吉博.瓦格將卸任 姜智譯、簡荿玄回顧相處點滴

瓦格對樂譜所寫下的任何記號都非常要求,一定要確實完成,執行程度可以說近乎「潔癖」。 (臺北市立交響樂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自二○一三年接任TSO首席指揮的吉博.瓦格,即將在十二月底卸任。對樂團來說,六年來他帶給了樂團豐厚的刺激與鼓舞,此刻回顧所有訓練與要求,其實都成了樂團面對未來最好的後盾。在團員心中,瓦格曾經帶給他們什麼呢?本刊特地訪問樂團首席姜智譯與大提琴首席簡荿玄,分享這位世界知名的匈牙利指揮一路帶給樂團的禮物。

十一月底,臺北市立交響樂團(TSO)正忙著準備第一屆音樂人才庫優勝者音樂會與十二月初凡格羅夫協奏曲之夜,眼看樂團在提攜後進與拓展高度兩方向上皆更具規模、更加有成,一個新的變數卻又在前方出現——首席指揮吉博.瓦格將在十二月卸任,而新的指揮尚在遴選中。

不過,面對變動,TSO顯得沉著,瓦格自二○一三年擔任首席指揮至今,六年來他帶給了樂團豐厚的刺激與鼓舞,此刻回顧所有訓練與要求,其實都成了樂團面對未來最好的後盾。因此,在瓦格卸任前,TSO何康國團長特別邀請樂團首席姜智譯與大提琴首席簡荿玄,一同與本刊分享這位世界知名的匈牙利指揮一路帶給樂團的禮物。

專注細節  近乎苛求

「他對樂譜所寫下的任何記號都非常要求,一定要確實完成,執行程度可以說近乎『潔癖』。」兩位首席不約而同率先如此形容了瓦格。有的指揮充滿個人特色,有的指揮對樂譜指示一絲不苟,顯然瓦格屬於後者,「說得更極致一點,瓦格覺得音樂家的角色比較像作曲家的僕人。」他不僅這樣要求自己,也這樣要求團員。

簡荿玄還記得瓦格在其就任記者會上,對當時剛發生不久的埃及政變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這世界上其實沒有真正的民主。」彷彿預告一般,瓦格上任後,也展開如此強力的領導,比如他會積極召集聲部首席,共同討論弓法、統整弓法,即使這對於職業樂團團員而言其實是能自行處理、毋需指揮特意叮囑之事,但瓦格不曾放棄跟排,然後,第一小提琴聲部排練好後,再加入第二小提琴聲部,接著再加入其他聲部,一部一部累加,直至最後他心目中的模樣。

簡荿玄形容得非常貼切:「這種方式就像版畫一樣,是一層一層疊起來的,而不像油畫或水彩,充滿暈染色澤。」在這樣的訓練下,聽者可以發現,這些年TSO在演奏性格差異對比甚鉅、節奏對比強烈、塊狀結構清晰的樂曲時,如斯特拉溫斯基,或如東歐作曲家的作品時,都展現出了令人難忘的高度成果。

「雖然有點『痛苦』,但真正上場時,瓦格就像跑車一樣可以帶我們馳騁到難以想像的境地。」姜智譯笑著說。或許正是有前頭刻苦的鍛鍊,才能夠在演出時,讓樂團游刃有餘,恣意揮灑。

瓦格將樂團練得細緻、精準,外在看來是精進了大家的合奏能力,實際上更是凝聚了樂團的向心力。 (臺北市立交響樂團 提供)

偶爾感性  始終關心

儘管因為工作行程,瓦格來到台北的時間幾乎都在排練,音樂會一結束又立刻飛離台灣,和團員私下相處的時間極少,但他只要身在台北,團員都可以感受到他真摯的關心。姜智譯提到:「我之前因為家人因素請假,瓦格就會立刻傳訊息問候,每次遇到我,他也一定會問候我的家人。以他這麼忙碌的狀況還能做到這樣,讓我蠻感動的。」

簡荿玄也不會忘記,瓦格對TSO發展懷有的深情:「他在就任時,特別要求市長一定要為樂團蓋一座音樂廳,讓我們有自己的家。」瓦格並不隨口說說,打從就任起,他屢屢在音樂會開場直接對觀眾喊話,要觀眾多聽TSO演出,認識TSO的好,然後鼓勵大家寫信給市長、給議員,匯集民意加快興建音樂廳的腳步,「雖然他現在要卸任了,音樂廳也尚未完成,但我是真的很被他為TSO爭取的決心和熱情感動。」

何康國團長特別為瓦格這幾年的付出做了精要總結:第一,TSO在二○一○年起,歷經多年無首席指揮、多任團長任期未滿即離開的狀態下,瓦格願意於二○一三年接手,深深穩定了「軍心」,讓TSO順利重新出發。再者,他花了這麼多時間,將樂團練得細緻、精準,外在看來是精進了大家的合奏能力,實際上更是凝聚了樂團的向心力。

明年TSO即將邁入第五十年,在五十周年團慶音樂會上,瓦格已接受何團長邀請,指揮北市交委託作曲家溫隆信為本場音樂會創作的「臺北交響曲」。形式上的任期雖已結束,但音樂上的關係不會消失,「未來北市交音樂廳蓋好後,我們一定也會邀請他演出的。」因為與瓦格曾經並肩,TSO離自身的遠景更為靠近,離所有市民心中最驕傲的聲音也更為確定了。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2期 / 2018年12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2期 / 2018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