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爾在此》 傳統傳承者的藝道之路

《李爾在此》戲到最後,吳興國在舞台上卸下戲服,生命回到原點。戲,不過是為了尋找人的本質。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當代傳奇劇場《李爾在此》自宣告此演出為吳興國台灣封箱後,票券一位難求,啟售一個月三場演出即達九成以上,火速加開一場及貴賓包廂席次,也於開演前一週全數售罄,可見觀眾不只支持經典作品,更顯示出傳奇演員吳興國的無窮魅力。

當代傳奇劇場《李爾在此》

9/24-26  19:30  9/27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10/3  19:30  10/4  14:30

高雄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院

INFO  02-23923868

由國家兩廳院主辦、當代傳奇劇場演出的《李爾在此》,自宣告此演出為吳興國台灣封箱後,票券一位難求,啟售一個月三場演出即達九成以上,火速加開一場及貴賓包廂席次,也於開演前一週全數售罄,可見觀眾不只支持經典作品,更顯示出傳奇演員吳興國的無窮魅力。

彩排記者會中,吳興國表示,最近起床時想到這是最後一次演出《李爾在此》,便有著濃厚的告別情緒。廿年前演出李爾王時,他把所有當時遇到的情緒與憤怒全數投射到這個角色裡,不覺得自己是個八十歲的老人;此時,出演李爾王,則是感受到自己真的有八十歲的感覺,歲月的內化與淬鍊,在詮釋這個角色時又有著不同的視野。六個無頭的巨型雕像包圍著李爾王,象徵著李爾王是個空有權勢但未經思考便做決定的昏君。

一九八六年,吳興國結合一群青年京劇演員,創立當代傳奇劇場,以改編莎士比亞四大悲劇之一《馬克白》的創團作品《慾望城國》打響名號,因此廣受國際邀約於各大藝術節演出。接下來創作的《王子復仇記》(改編莎劇《哈姆雷特》)、《樓蘭女》(改編希臘悲劇《米蒂亞》),將傳統京戲的唱、唸、作、打融入西方經典,成功顛覆觀眾對京劇既有的認知,也讓吳興國成為傳統戲曲藝術發展與創新的掌旗「先鋒」人物。

但一路走來,這條路並不平順,在國內雖然受觀眾歡迎,卻不被傳統藝界理解。一九九八年,當代傳奇劇場因資金申請與經營等相關困難讓吳興國宣布暫停劇團,帶著滿腔懷疑與憤怒,他決定拋下一切自我放逐,碰巧法國陽光劇團創辦人莫虛金(Ariane Mnouchkine)邀請他授課,遠走異鄉的他,卻以《李爾王》為素材創作了廿五分鐘的獨角演出,大受好評。莫虛金甚至激動地說:「如果不回到你的國家,重啟你的劇團,我真的會殺了你。」

休團這個挫折讓吳興國的心情就如莎士比亞筆下「自我放逐」、「自己把國家毀滅」的李爾王,與其說他在演出李爾王,不如說他借此自我梳理,《李爾王》中一人分飾十角的心情揣摩,更像是一場心理治療。因此,戲到最後,他在舞台上卸下戲服,吳興國本人唱著:「是勝,是敗,是愛,是恨,是喜,是悲,是宮廷,是蔽野,是繁華,是凋零。」生命回到原點,戲,不過是為了尋找人的本質。

「《李爾在此》是老天爺賞給我的,也是我的宿命。」吳興國總是這樣說著這齣戲。今年原定由國家兩廳院邀請當代傳奇劇場演出《凱撒大帝》,卻因一場全球爆發的肺炎疫情,讓計畫不得不暫時擱置,兩廳院卻不想放棄與當代傳奇劇場的合作,於是剛於一月受邀至智利聖地牙哥藝術節演出的《李爾在此》成為最好的機會,獨角戲的形式也不受疫情影響,吳興國就如同當年創作時,宣誓「以一已之力,吾亦勇往之」的意志。

《李爾在此》全劇分成三幕,吳興國以一人分飾十角的方式,用莎翁最經典的悲劇,把畢身京劇絕學徹底發揮,成就了這齣偉大的獨角戲。從第一幕的〈戲〉起,每個鑼聲、亮相、記鼓與身段,以京劇老生的悲愴與蒼勁,呈現出被不肖女兒放逐的李爾王,行走於暴風雨的荒野之中的悔恨交加。第二幕的〈弄〉,吳興國穿梭扮演十個角色間,彷若連珠砲一般的唸白功夫及瞬間角色變換,技巧身段之困難,強烈的戲劇性表現出猛烈的生命力。最後一幕〈人〉,角色恢復到吳興國本人,優美的戲曲唱腔及聲韻,以寧靜表達「低迴浮生夢,潸然前塵過」的意境。

當代傳奇劇場創團至今已卅四年,吳興國也不得不面臨交棒的事情,尤其這次影響甚巨的疫情及傳承問題,更讓他思索到他如何退,怎麼退的狀態。《李爾在此》是他第一個封箱作品,吳興國之後希望把歷年嘔心瀝血的作品,一齣齣復刻,也一齣齣封箱。吳興國說:「把當代傳奇的經典好好演一遍,對熱愛的舞台深深一鞠躬,以最浪漫的方式完成一個演員的舞台生命。」

【欲知更多詳情,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20年9月號焦點專題「在此,吳興國」;免費下載《PAR表演藝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