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蘭女》重現舞台 魏海敏、吳興國登峰對決

飾演「樓蘭女」樓蘭公主美蒂雅的魏海敏與飾演大宛王子頡生的吳興國,兩位「國寶級」演員登峰對決,氣勢震懾全場。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新象.環境文創攜手當代傳奇劇場再現經典大戲《樓蘭女》,重回1993年首演的台北國父紀念館,隨後於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高雄衛武營國家歌劇院演出,讓全台戲迷一飽眼福。

力晶2021藝文饗宴─新象&當代傳奇劇場《樓蘭女》

1/8-9  19:30  1/10  14:30

台北  國父紀念館

1/23  19:30  1/24  14: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2/27  19:30  2/28  14:30

高雄  衛武營國家歌劇院

INFO  www.newaspect.org.tw/medea

新象.環境文創攜手當代傳奇劇場再現經典大戲《樓蘭女》,重回1993年首演的台北國父紀念館,隨後於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高雄衛武營國家歌劇院演出,讓全台戲迷一飽眼福。

《樓蘭女》以獨幕劇形式向希臘悲劇原著《美蒂雅》Medea致敬,飾演「樓蘭女」樓蘭公主美蒂雅的魏海敏在100分鐘中盡展表演才能,由被丈夫拋棄的自憐自哀,到後來決心復仇的冷靜籌謀,對女性心理的演繹絲絲入扣。樓蘭女之夫、大宛王子頡生為爭權復國不惜背叛愛情和家庭,由難得在舞台劇中詮釋反派的吳興國飾演,兩位「國寶級」演員登峰對決,氣勢震懾全場。

即使許多城市的表演藝術活動被迫中止,《樓蘭女》在國際上依舊備受矚目,目前已收到來自歐美藝術核心城市如維也納、希臘、巴黎、紐約、舊金山及亞洲如中國廿幾個城市(北京、上海、廈門、廣州、潮州、深圳、西安、烏魯木齊等)、東京、馬尼拉等地的密切聯繫,希望能在疫情後邀請《樓蘭女》赴當地演出。

1986年,當代傳奇劇場與魏海敏合作的《慾望城國》大獲成功後,吳興國與林秀偉便決心要為這位才華洋溢的旦角,打造一齣由女性擔綱的大戲。在作曲家也是台灣藝術發展重要推手──新象行政總監許博允強力推薦下,選擇了《美蒂雅》作為當代傳奇劇場第一齣「女戲」的基石。他們將時空場景從古希臘轉換至古西域,以東方力量再造希臘悲劇經典,科爾喀斯公主米蒂亞化身樓蘭公主美蒂雅、愛俄爾卡斯王子傑森成為大宛王子頡生,《樓蘭女》就此誕生。

起初,魏海敏無法認同美蒂雅這樣為愛痴狂的角色,遲遲沒有答應。1991年,魏海敏開始跟隨京劇大師梅蘭芳嫡傳弟子梅葆玖學習,深入挖掘梅派如何創造女性角色,對戲劇也有了更多不同的體悟。1992年,魏海敏決定接下這極具爭議性的角色,回到台灣接受挑戰,她說:「台灣是一個多麼特別的地方,充滿了挑戰、充滿了激情,我在台灣做了非常多的『新戲』。京劇程式化的訓練讓我們的聲音更具力量,把身體發展到一個極限。而現在時代不一樣了,我們的演出要如何才能跟現代人得到共鳴,獲得精神上的接觸?」

1993年,魏海敏開始投入《樓蘭女》的密集排練之中,過程中有感於「美蒂雅那愛恨交織、令人窒息的原始感情表達,與講求唯美的京劇演出很不同」,魏海敏選擇將自己歸零,接受了許多現代戲劇與舞蹈的訓練方式。「《樓蘭女》是我第一次能夠真正深入到角色的內裡。剛開始排戲時,林秀偉把我關在黑屋子裡,讓我感受自己與大自然的關聯。那時候,我才發現自己的心是多麼柔軟,能夠做各式各樣的想像,這是傳統戲曲不會教到的、另一種身體的語言。」這種新的語言讓她感受到更深的自己,從眼神、說話方式到舉手投足等表演,破除了原本學習京劇的框架,魏海敏為美蒂雅量身打造表演語彙,完美呈現極致愛情演變為妒恨的可怕。

近年來,多以製作人頭銜活躍的林秀偉,透過本次製作重拾藝術家身分──《樓蘭女》是她首齣導演作品,不同於《慾望城國》仍有著鮮明的京劇色彩,首演版《樓蘭女》的導演陣容由習舞出身的林秀偉擔任總導演,率領現代戲劇界的李永豐、羅北安與戲曲界的李小平,多元背景帶來全新風格,為「融合東西方劇場藝術」的可能性另闢新路,在各面向上都脫離了傳統京劇的影子。2008年版《樓蘭女》更將劇本結構轉為儺劇形式,以敘述古樸而自由的方式進行,歌隊採儀式進行,聲腔上則融入邊疆民族特有的「呼麥」唱法,孕育出一種「東方舞台劇的現代戲曲形式」,美學更臻成熟。

以聲腔與音樂而言,《樓蘭女》不再使用西皮二黃,拋下了程式化的唱、唸、做、打,轉而由許博允所創造的音樂貫穿全劇,作曲上融合西域民族歌謠、西藏梵唄與現代音樂,孕育獨特音樂美學,戲劇張力震懾人心,是他在戲劇音樂領域的代表之作。服裝方面,葉錦添的設計奪目絢麗,以20世紀超現實主義為靈感,嘗試把所有場景都堆疊在魏海敏的身上,造成舞台視覺上的壓迫感,其後隨劇情推展,服裝一層一層褪去,也愈來愈接近美蒂雅滲血的內心,大膽的設計確立其美學風格與地位,為日後獲頒奧斯卡最佳美術設計奠基。

林秀偉表示,今年重現經典,透過建築師羅興華的全新壯濶舞台和黃祖延的燈光設計,加上葉蔭龍的影像加值,使希臘悲劇的戲劇天空再現國父紀念館,有台灣創新精神的無比重量。值得一提的是,全劇中擔任歌隊的12名演員,個個都是京劇新生代優秀人才,他們褪去生旦淨丑行當,接受前衛的表演訓練、貫穿全劇。以儺劇面具原始形式,化為主角的分身和靈魂騷動,呈現出大自然和生命變化無窮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