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述:街角的兇殺案》 揭露現實面對禁忌犀利之作

整齣戲大部分時間於舞台上重現三位素人演員徵選時的過程,藉由他們對角色的理解、認知,對應到他們真實世界的生活。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2019TIFA台灣國際藝術節《重述:街角的兇殺案》,由國際政治謀殺學院製作,歐陸劇場話題人物米洛.勞執導,將於四月五、六日在國家戲劇院帶來三場精采演出。

2019TIFA米洛.勞《重述:街角的兇殺案》

4/5-6  14:30  4/5  19: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INFO  02-33939888

2019TIFA台灣國際藝術節《重述:街角的兇殺案》,由國際政治謀殺學院製作,歐陸劇場話題人物米洛.勞(Milo Rau)執導,將於四月五、六日在國家戲劇院帶來三場精采演出。

「我總是在尋找藏在國家和個人生命中的悲劇、創傷時刻,因為那是最能讓我們被打動、被改變的瞬間。」瑞士籍導演米洛.勞這樣形容自己。這位目前歐洲最炙手可熱的劇場及電影導演,念書期間修讀心理學,做過記者、散文作家及大學講師,二ΟΟ七年在他卅歲時成立「國際政治謀殺學院」(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Political Murder),以獨特多媒體形式,配合紀錄文獻的表現手法,呈現出社會及歷史矛盾,試圖挖掘「真實的戲劇性」(théâtralitédu réel)。

米洛.勞的作品屢屢受到爭議,因為他的題材及表現形式不甘只是呈現一般戲劇的手法,更敢於公開討論禁忌,挑戰觀眾道德底線,創作時總是受到相當的抗議聲浪,但隨著作品演出後,就會獲得熱烈好評,也贏得無數的獎項。他曾經自嘲說:「首演之前,我通常都飽受攻擊,但是演出之後卻從未發生。」

如二Ο一六年的作品《五段輕鬆小品Five Easy Pieces,目前正如火如荼於全球巡演,他找來七個小孩演繹震驚比利時社會的馬克.杜特斯(Marc Dutroux)連環殺童案,小孩在劇中分別飾演杜特斯的父親、受害者、受害者家屬等相關人物,企圖透過小孩扮演角色成為一個反射鏡,反射出成人自身的恐懼、希望與禁忌。這個演出巡迴至法國時,曾遭到當時基督教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公開呼籲禁演,當時也獲得一萬多人連署信,但在英、美、德各方卻得到一片好評,甚至獲得二Ο一七年柏林戲劇盛會年度十大作品。他用看似激進方式處理敏感題材,不只是想打破禁忌,更是希望透過劇場重現暴力,並挑戰觀眾經驗,反思人性的本質。

米洛.勞於二Ο一八年接任比利時根特劇院的藝術總監,隨即發表十項「根特宣言」,企圖以幾乎純技術面的規範,創造不同於現況的製作方式和成果,並以此宣言叩問市立劇院在當代的角色和意義。同年於法國亞維儂藝術節首演的《重述:街角的兇殺案》,就是根特宣言的第一齣戲,透過素人演員與專業演員的集體創作,實地田野調查及特殊呈現方式,讓這起恐同兇殺案不只討論犯罪的前因後果,更延伸出比利時列日市隱藏在底下的社會問題。

舞台上並沒有繁複的舞台設計,也沒有非常明白的故事線,最高潮的戲劇張力可能發生在最後短短廿分鐘,藉由即時錄像而重現兇殺案的發生過程。整齣戲大部分時間於舞台上重現三位素人演員徵選時的過程,藉由他們對角色的理解、認知,對應到他們真實世界的生活,以此聯結兇殺案相關人士,包含受害者、受害者親人、罪犯等的相關背景。

令人玩味的是,舞台上的演員,既是角色,也是演員本身,因為導演讓演員演出自己,也演出角色。也因此,演員在劇中不用特別扮演,就會產生那種特殊的哀傷感染力,這正是這齣戲真正命題所在:每個人都有可能是兇手、死者或死者的親人,因為本來有著獨立人格發展的個體,卻在社會發展與扭曲下,變成重複又重複的機器。因此,命運就會「重演」,悲劇就會不斷重複發生。近日,紐西蘭基督城發生清真寺大屠殺,不也是這種狀況之下發生的悲劇。米洛.勞在《重述:街角的兇殺案》中帶給觀眾的思考與衝擊,會顯得如此強大,不僅首演時在法國亞維儂藝術節獲得爆炸性的話題與好評,國際媒體包含美國紐約時報、瑞士Le Temps日報、比利時De Morgen等,都評選此劇為二Ο一八年度必看節目之一。

米洛.勞這樣期許自己:「如果在過程中,排練或是演出時,如果有一個短暫片刻讓任何一個人感動,讓任何一個人了解些什麼,或僅只是走進劇場的意義,那對我來說一切就值得了。」

【欲知更多詳情,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19年3月號特別企畫「重建劇場的三個W」;免費下載《PAR表演藝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