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鈕扣計畫」十周年 旅外舞者與故鄉「扣作伴」

《極樂世界》尋找開啟幸福的身體密碼,藉由身體對於快樂的記憶,找到幸福感的開關。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邁入第十年的「鈕扣計畫」,特別推出「雙排扣」與「扣作伴」兩套節目,將散落各個城市的優秀舞者和故鄉扣在一起,更支持在地奮鬥的舞者,搭起橋梁,讓觀眾與舞蹈的距離不再遙遠。

新舞臺藝術節

2020鈕扣*New Choreographer十週年演出計畫【扣作伴】

9/4-5  19:30  9/5-6  14:30

台北  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

INFO  02-28982591

由MeimageDance藝術總監何曉玫發起的「鈕扣計畫」,今年邁入第十年,特別推出「雙排扣」與「扣作伴」兩套節目,將散落各個城市的優秀舞者和故鄉扣在一起,更支持在地奮鬥的舞者,搭起橋梁,讓觀眾與舞蹈的距離不再遙遠。

鈕扣,是New Choreographer(新銳編舞家)的音譯。十年前,何曉玫發現,台灣的舞蹈人才一個又一個揹上行囊,出國追求國際視野與經驗,只不過一旦出去,回家的路就變得更難了。有鑑於此,何曉玫每年邀請旅外舞者回家,帶回一支自己的舞回來,有了自己的舞,聽見自己的聲音,便找回了身體。希望為斷了線的風箏,與家鄉再牽起那一條線。十年來,「鈕扣計畫」帶回廿六位浪跡天涯的旅外舞者,為他們找到一條回家的路,在家鄉的舞台上跳舞。「鈕扣計畫」也逐漸成為「尋找國際上的台灣身體」平台。

八月底剛結束的「雙排扣」,由台灣與旅外各四位藝術家,以1+1共同創作與對話的形式,創作不同的四支作品。在疫情肆虐的當下,四組藝術家以「出不去,回不來,我們怎麼辦?」為主題進行對話,交換不同文化下的工作經驗。而分處兩地的舞者在演出前,只能透過「視訊」共同發想、排練,在全球政治、社會環境改變的當下,舞出不同的風景。

本週上檔的「扣作伴」節目共有兩個作品,由曾以《孤單在一起》入圍台新藝術獎並巡演國際各地的編舞家李貞葳和Vakulya Zoltán,再次共同編創今年「鈕扣計畫」的作品The passing measures,從兩人多年合作建構的身體語彙中,開始進行研究與堆疊,看到身體的留存,言語的消逝,在日子因疫情被暫停的那刻起,於受限的範圍裡,他們慢慢編排起另一個時空,而一步一步測量著的,是彼此和被遺忘的時間。

隨著疫情的持續蔓延,身處比利時的李貞葳和Vakulya Zoltán,在全國封鎖的狀態下,原訂的駐村創作計畫全數取消,工作被迫停擺,創作基地只好移到了家裡客廳。就這樣,兩人處在同一個空間裡,等待著改變,日復一日,過去的生活模式逐漸消逝,卻也累積了新的日常。伴隨著隔離的身體經驗,與Alvin Lucier最具實驗性的聲音作品〈我正坐在一個房間裡〉,在空間裡不斷播放的言語,隨著次數累積產生的反饋現象,留下與整個物理空間共存的共振波,開啟了編舞者創作的起點,也如同陳述著現狀。

幸福感是什麼?為什麼要去追求幸福?一直不斷追求幸福,然後呢?旅居瑞典的編舞家凃力元,生活在幸福感指數很高的國家,他開始思考這些問題。一句「生命科學說:快樂的感覺是身體狀態的總和。」給了他靈感,於是創作了「扣作伴」節目另一支作品《極樂世界》,尋找開啟幸福的身體密碼,期望藉由身體對於快樂的記憶,找到幸福感的開關。

【欲知更多詳情,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20年8月號「即將上場」〈走入第十年的「鈕扣計畫」 讓我們起舞述說 對話分享〉;免費下載《PAR表演藝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