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度站上新加坡華藝節舞台 故事工廠讓國際看見台灣的《小兒子》

《小兒子》演職人員大合照。 (故事工廠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今年,故事工廠《小兒子》再度登上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舞台。談起參與華藝節演出的機緣,執行長林佳鋒說:「對於故事工廠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它代表著故事工廠獲得了走向國際的入場券。」

新加坡華藝節

2020/2

濱海藝術中心

繼《莊子兵法》受邀至新加坡華藝節演出,今年故事工廠《小兒子》再度登上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舞台。談起參與華藝節演出的機緣,執行長林佳鋒說:「對於故事工廠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它代表著故事工廠獲得了走向國際的入場券。」

二〇一九年二月,故事工廠帶著《莊子兵法》站上濱海藝術中心劇院,原先預期受到語言、文化隔閡的影響,新加坡觀眾約莫僅會對劇中的七成內容產生共鳴,沒想到新加坡觀眾反應比台灣觀眾還熱烈,劇中大量使用「台語(福建話)」,直白、通俗的台詞,讓新加坡的觀眾感到相當親切。因為《莊子兵法》的熱烈回響,讓故事工廠今年再度帶著《小兒子》這個作品,參與2020的華藝節。

談起前往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演出,編導黃致凱表示:「濱海藝術中心是一個非常嚴謹、友善的高水準團隊,軟硬體設備皆非常完善,工作人員接待團體非常親切,演出中更是無微不至地照顧我們,他們的專業,讓團隊可以非常安心地全神投入演出。」

連續兩年站上華藝節舞台,黃致凱也開始思考:什麼樣的作品可以被放到國際的規格演出?他認為,好的作品,是需要具備普及性與永久性,不應受到時間與地域的改變而有所影響。黃致凱也謙虛表示,參與華藝節的演出,是一趟學習之旅,讓他能不斷反思自己的創作。

《莊子兵法》是一齣結合驚悚、懸疑的黑色幽默喜劇,今年則帶來風格迥異、探討人性關懷的溫暖作品《小兒子》。黃致凱表示,新加坡與台灣都是高度社會化、高度發展的國家,這個世代的年輕人,相當重視自我實現,然而在追求理想抱負的同時,卻也面對著父母的衰老,如同劇中男主角羅仲寧在衝刺事業時,面對失智父親照護問題時的心聲:「我沒有辦法一面往前衝,又一直回頭看。」羅仲寧一角即是現代社會某部分的縮影,透過這個故事,黃致凱想告訴觀眾:「不要害怕父母的衰老。」台上的角色,將與觀眾一起勇敢面對,希望透過此戲帶來一些溫暖的力量。

濱海藝術中心每年約有三千五百場大大小小小的演出,其中約七成是免費觀賞,即使收費,票價也不會太高,為的就是鼓勵民眾參與。濱海藝術中心節目監製李國銘表示,新加坡有三大族群:華人、馬來人與印度人,濱海藝術中心選擇在各族群重要節慶期間舉辦藝術節。華人的華藝節就選在華人「農曆新年」期間舉辦,至今已舉辦了十八個年頭。故事工廠《小兒子》演出期間正逢元宵節,濱海藝術中心更貼心準備「湯圓」,讓團隊在國外演出仍能感受到滿滿年味。

至於為何選擇故事工廠的《小兒子》呢?監製李國銘說,華藝節包含舞台劇、音樂、舞蹈等多種演出,希望可以帶給觀眾更多元的藝術文化,所以特別講究「創作」這件事。從去年的《莊子兵法》到今年的《小兒子》,故事題材、導演手法等,都非常吸引人,再加上去年《莊子兵法》於華藝節演出後獲得熱烈回響,今年便再度邀請故事工廠前來演出溫馨、動人的《小兒子》,期待用藝術的角度與觀眾一起關注、了解失智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