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告別 感動銘心 NSO總監系列「呂紹嘉與馬勒第九」

NSO音樂總監呂紹嘉與團員排練。 (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NSO國家交響樂團歷經幾場線上直播與音樂會並行,終於將邁入指揮呂紹嘉音樂總監任內最後一場音樂會。從之前激勵人心的曲目到樂季的尾聲,規畫了馬勒第九號交響曲與海頓的第四十五號交響曲《告別》,為十年任期落下完美休止符。

NSO總監系列「呂紹嘉與馬勒第九」(感動永存場)

6/20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888

疫情的紛擾下,NSO國家交響樂團歷經幾場線上直播與音樂會並行,終於將在本週脫離限制,邁入指揮呂紹嘉音樂總監任內最後一場音樂會。從之前激勵人心的曲目到樂季的尾聲,規畫了馬勒第九號交響曲與海頓的第四十五號交響曲《告別》,為十年任期落下完美休止符。呂紹嘉說:「好久以前,我就已經計畫好了兩種告別的方式,一個是海頓幽默式的告別,另一種是馬勒沉重且深刻的告別。即便這是任內最後一場個人音樂會,我也並不視它為個人的告別,而是把『告別』當作是這場的音樂主題。」

馬勒第九號交響曲與呂總監及NSO淵源極深,曾於二〇〇五年及二〇一四年開季音樂會演出。「第九號是我指揮馬勒交響曲最多次的一首。」回想當年,從共同探索到如今樂團對於音樂家的高度熟悉,呂紹嘉對於走過的印記特別有感:「今天排練到第四樂章時就覺得很激動,這是一種一定要到現場經歷,才能感受音樂可以如此美、如此感人的過程。這場音樂會的重點在音樂本身,能夠再經歷一次馬勒第九,是我身為音樂家的福分,也是這個時代音樂家很需要的經驗。」而面對團員想回家,雇主不放人的窘境,一向幽默的海頓,創作了《告別》交響曲,設計樂手在最終樂章一一離席,傳達思鄉意圖,達到放假目的。不僅在音樂裡呈現過人的巧思,同時也讓此曲成為古典音樂史上的經典傑作。「告別」可以是趣味橫生,也可以是一別雋永。兩首曲目相隔百年,卻也是德奧源頭的一脈相承。在同一場音樂會中,光明與晦澀的各種滋味,只有親臨現場才能深刻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