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導演姐弟首度合作《家庭浪漫》 邀請觀眾一起建構家庭立體聲

《家庭浪漫》以參與式劇場的方式,帶領觀眾一起演出,共同描繪一幅家庭風景。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2019臺北藝術節特別邀請劇場導演姐弟洪千涵、洪唯堯攜手共創《家庭浪漫》,作品從其原生家庭出發,在自家故事的穿針引線下,擴展到台灣人「共業式」對於家的集體幻想。

臺北藝術節《家庭浪漫》

8/9-10  19:30  8/10-11  14:30

臺北市中山堂光復廳

INFO  02-25997973

2019臺北藝術節特別邀請劇場導演姐弟洪千涵、洪唯堯攜手共創《家庭浪漫》,作品從其原生家庭出發,在自家故事的穿針引線下,擴展到台灣人「共業式」對於家的集體幻想。

《家庭浪漫》是兩位導演洪千涵、洪唯堯的首度合作,同為北藝大戲劇系畢業的姐弟,過往各自在「明日和合製作所」和「進港浪製作」闖蕩,今年受到臺北藝術節策展人鄧富權的邀請,終於合體。兩人近年玩轉傳統鏡框式演出,將觀眾從被動的觀看,轉而成為主動的角色,屢創沉浸式、參與式劇場作品。

這次在《家庭浪漫》中,兩位導演繼續打破第四面牆。從進場發放並要求觀眾填寫的「資料表」開始,帶領觀眾加入演出中,甚至將邀請觀眾上台,與演員們一起上演精采段落,如求婚戲碼或家庭諮商等,過程充滿巧思與驚喜。洪唯堯表示,如果以羽毛球比喻,以往可能是演員之間打羽毛球,現在變成是我們跟觀眾一起互相接發球,讓觀眾可以主動介入,甚至在架構中改變演出文本,使觀眾成為重要元素。

「家庭浪漫」是佛洛伊德提出的一種情結:若家庭無法滿足孩子的期望,他們會幻想自己真正的父母其實是國王或皇后,終將來搭救自己。洪千涵表示,小時候覺得,全家四人,爸爸媽媽姐姐弟弟,在下大雨的車子裡往目的地前進,不管要去哪裡,就覺得好安全,但父親癌症過世後,幸福的畫面突然轉向。

洪唯堯表示,因為爸爸是台商,他曾幻想爸爸其實在做臥底之類的工作,沒有過世,只是不能讓家人知道自己還活著。這個悲傷的幻想,促使姐弟開始思考《家庭浪漫》的架構與概念。洪唯堯說,「每個浪漫故事背後都有一個『但是』。」而《家庭浪漫》就是要揭開「但是」後面的那些故事,要告訴觀眾,浪漫的幻想,經常是從不滿足與現實缺口中萌發。

另外,日本也有以「Family Romance 浪漫家庭」為名的家人朋友出租服務,且盛行已久,而《家庭浪漫》則結合出租的概念,延伸到此劇的家庭場景。洪千涵表示,或許這行業的興起就是在傳達,在社會的框架和大眾的眼光下,生命中會有很多說不清楚的無奈,希望藉此讓大家一起思考到底是家人的功能性重要?還是演給其他人看重要?又或者是彌補生命中的缺憾重要?

在家庭的命題下,洪千涵與洪唯堯從「導演之間的合作」,變成名副其實的「姐弟合作」。他們將自己家庭的故事放入劇場中,以真實赤裸的情緒,提供觀眾借鏡,進而思考自己與他人、家人之間的情感關係。此外,更吸納了心理治療法中「家庭排列」的概念,讓現場的觀眾也參與其中,成為曾經的家人、一日出租情人、或者共同書寫浪漫情節的旁觀者,入場的觀眾都可能成為劇中的一分子。

除了洪千涵與洪唯堯自身將在作品中高度參與外,此次更邀請母親加入演出,來劇中「演他們的母親」,三人的火花讓《家庭浪漫》格外珍貴。洪千涵表示,「我們一起討論家裡的事物,也一起面對,甚至邀請母親一起參與演出,其實需要很大的勇氣和誠實。」洪唯堯說,我們想表現一種真實,所以才特別邀請媽媽參與演出,期待以家庭的故事出發,藉由「家庭浪漫精神病」的折射,讓所有觀眾回顧自身,並與各時期的台灣對話。

【欲知更多詳情,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19年8月號藝活誌「藝術家母親的『媽媽經』」〈只要他們更完整,無論做什麼都好洪千涵與洪唯堯的母親——劉慕琪〉;免費下載《PAR表演藝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