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的生命體 《偉大馴服者》舞台探秘

「幻覺」與「揭露」向來是帕派約安努作品中重要的特徵,如何在傾斜的曲面舞台上,創造如魔術般的神奇效果,是另一項挑戰。 (李芸霈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偉大馴服者》的舞台設計想法是「扭曲」,一開始,帕派約安努先在紙上捏塑出他想要的曲折造型,再交由有建築背景的舞台設計Tina Tzoka運用繪圖軟體,計算出容易拆卸,又能保持美好弧線的結構。

2017舞蹈秋天─迪米特里.帕派約安努《偉大馴服者》

11/16-19

台北  國家戲劇院

抵台記者會上,我問了迪米特里.帕派約安努(Dimitris Papaioannou)一個問題:「希臘的經濟困境,對他創作的影響是什麼?」鮮少在作品中碰觸政治議題的他說:「我是希臘最幸運的創作者,過去擁有很多大型創作的資源與機會。當國債危機爆發時,我決定做一齣不需要任何預算的製作,也就是《Primal Matter》。」不受物質條件的限制,用最少的東西創造最大的詩意,他認為,這是表態,也是提醒。

即使聞名國際藝壇已久,直到2012年的《Primal Matter》,帕派約安努的作品才走出希臘的土地,踏上世界巡演的旅程。接下來的《Still Life》(2015)和剛在台灣上演的新作《偉大馴服者》,他稱之為三部曲,皆延續《Primal Matter》的精神,回歸最簡樸、自然的劇場元素。

在週末午後的舞台導覽行程上,製作人Tina Papanikolaou開門見山便說,要做出一套簡單、方便巡迴世界各地,同時提供帕派約安努一張自在揮灑的舞台畫布,不論製作或創作,都是一大考驗。

《偉大馴服者》的舞台設計想法是「扭曲」,一開始,帕派約安努先在紙上捏塑出他想要的曲折造型,再交由有建築背景的舞台設計Tina Tzoka運用繪圖軟體,計算出容易拆卸,又能保持美好弧線的結構。觀眾所看到的舞台,由十七座平台組成,可因應不同劇院尺寸調整,上面鋪設層層夾板,或固定在平台上,或提供表演者把玩的物質,顏色共分三個層次,以水溶性顏料上色,強化曲線的感受。

Papanikolaou說,夾板與夾板之間容易滑動,考量表演者移動的安全,經過多次測試,才找到橡膠和砂紙固定,增加摩擦力。她形容,由於材質接近原始的舞台地板,扭曲的弧度看上去像是從平面隆起,變形碎裂後,彷彿神秘生物即將冒出。木板經過上色或維持裸色,強化了舞作中生與死、黑與白、好與壞的對比。刻意被折斷的木板 ,也製造了現場聲響的效果。

「幻覺」與「揭露」向來是帕派約安努作品中重要的特徵,如何在傾斜的曲面舞台上,創造如魔術般的神奇效果,是另一項挑戰。實際走上舞台,會發現大小不同的機關暗門,舞者與物件的瞬間出現、消失,幾乎都是從陷阱門進出。舞台下方即是後台,一百分鐘的演出,無論換裝或上下道具,都得在狹小的空間中無聲進行。

舞台監督Dinos Nikolaou形容,他的工作也是「編舞」,觀眾看不到的「地底世界」,正上演另外一支舞碼,必須在精準的時間點打開暗門、遞送道具,與台上表演者的動態同步,才能成就整場演出。

若說視覺藝術出身的帕派約安努擅長從造型思考,雕刻家Nectarios Dionysatos就是將編舞家腦中的想像,具體通過材質表現出來的藝術家。長出樹根的皮鞋、舞者踩踏的大型圓球、如箭般飛落的蘆葦、瞬間碎裂的人體石膏,都是他手工打造而成。特別是石膏,每次演出都得現地製作,由於每個城市的濕度不同,石膏凝結乾燥所需的時間也不同,讓演出充滿未知的變數與樂趣。

綜觀而言,《偉大馴服者》的舞台就像個會呼吸的有機體,包含空氣、土壤、水,這也是世界構成的基本元素。舞台導覽尾聲,Papanikolaou特別強調,雖然經過數位科技的精密計算,但舞台上所有使用原料,都是自然可回收的物質。這樣的堅持不正呼應了舞作中之於時間、之於生命的見解——歸於塵土,繼而再生的不斷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