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鞋子舞蹈劇場《渺生》 談論生命與靈魂樣貌

《渺生》引領觀眾進入一場忘卻時空,渺小卻真實深刻的旅程。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生命的軌跡,靈魂的存在,在劇場裡如何展現?台灣編舞家林宜瑾與當代視覺藝術家莊志維繼二Ο一七年於「松菸Lab實驗啟動計畫」合作後,再次攜手創作《渺生》,透過「當代舞蹈」與「光裝置」的交織,開啟全新藝術對話。

壞鞋子舞蹈劇場《渺生》

4/5-6  19:30  4/6-7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www.barefeet.com.tw

生命的軌跡,靈魂的存在,在劇場裡如何展現?

台灣近年創作能量充沛的編舞家林宜瑾,與當代視覺藝術家莊志維繼二Ο一七年於「松菸Lab實驗啟動計畫」合作後,再次攜手創作《渺生》,透過「當代舞蹈」與「光裝置」的交織,開啟全新藝術對話。

由林宜瑾於二Ο一二年創立的壞鞋子舞蹈劇場,長期投入民間田調研究,以在地方言、民俗儀式、民眾性格與氣候等文化內容,揉合內化成新的舞蹈身體語彙,開發獨特的「文化身體」(cultural body)系統,《渺生》便是舞團南下田調「牽亡歌」文化,受其啟發,脫去符號、精煉身體的新代表作。同時,藝術家莊志維也將在《渺生》當中創作簡約的光裝置,以熟稔的光作為材料,藉著裝置與舞者身體進行深刻的互動與辯證,展現《渺生》多重的作品面向。

《渺生》以「螺旋」作為唯一動力,每一次的螺旋是一場又一場的軌跡辯證,直到空間中的螺線啟動時,如同強颱的破壞與再建構,在之中顯露出肉身的脆弱及人類的渺小。莊志維的舞台裝置則欲通過物質材料與運動劃過跡痕,鬆動視覺與時空的規範,製造多重維度的感官意象。肉身軀體、精神意識、物理運動與有機質性之間的編排,《渺生》提問著「生」如何渺小、「渺」如何創生,窺探我們「身」而為人永無止盡的往返。

林宜瑾與莊志維兩位藝術家皆長期關懷「生命」一類的創作命題,無關宗教,甚至超越生死;藉由《渺生》的合作契機,他們希望可以共同創造一種更遼闊的宇宙觀,談論生命與靈魂樣貌,以重複、低限、極簡的作品表現,引領觀眾進入一場忘卻時空,渺小卻真實深刻的旅程。

【欲知更多詳情,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19年4月號「即將上場」〈林宜瑾《渺生》從黑洞出發往自我內在探勘〉;免費下載《PAR表演藝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