擊樂家薛詠之以日常物件打造「柏拉圖的洞穴」

「柏拉圖的洞穴」邀請觀眾試著拋開五感帶來的既定認知,走進這個全新概念打造的洞穴。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2019新點子實驗場「柏拉圖的洞穴」由擊樂家薛詠之與創作夥伴們運用日常物件,結合光影與聲響,打造「柏拉圖的洞穴情境」,並與舞者王玟甯共同搭配,以洞穴寓言強調走出舒適圈的重要性。

2019新點子實驗場薛詠之「柏拉圖的洞穴」

7/19-20  19:30  7/21  14:30

台北  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

INFO  02-33939888

2019新點子實驗場「柏拉圖的洞穴」由擊樂家薛詠之與創作夥伴們運用日常物件,結合光影與聲響,打造「柏拉圖的洞穴情境」,而演出與舞者王玟甯共同搭配,以洞穴寓言強調走出舒適圈的重要性,雙人將挑戰彼此的領域,擊樂家跳舞,舞者打擊,帶給觀眾全新的感官體驗。

薛詠之在一次的身體練習中,倒立時發現另一種觀看世界的方式,於是開始思考:若跳脫自己原本的視野,挑戰新的、未知的領域,會發生什麼事?如同寓言所說走出舒適圈的重要性。因此,在本次演出中,她放下過去擅長使用的打擊樂器,改用大量日常物件,打造舞台與聲音,如:檯燈、磨豆機、彈珠、冰鏟、高腳杯、BB彈等,透過精密編排及與燈光、電音結合,製造演出中的各種情境與聲響,其中更大量使用BB彈,透過演出逐步擊奏出代表洞穴中內心舒適圈的瓦解,結尾將有上百公斤的BB彈從空中落下,場面浩大,帶領觀眾走向演出的最後章節。

此外,為讓觀眾有如處在洞穴空間的感受,整個實驗劇場內將使用氣泡布包覆,從舞台延伸至觀眾席,因為氣泡布是日常中常被用來保護物品的材料,但材質卻非如此堅固,可以輕易的徒手破壞。在演出過程中,透過兩位演出者的激烈交會,逐漸遭到撕裂,隱喻著人們包覆自己的舒適圈其實很脆弱。

薛詠之除了使用非典型打擊樂器,更扮演舞者,挑戰許多舞蹈動作。薛詠之表示:「對我來說,會發出聲音的物件都是樂器,我會把這些聲音牢記,思考可以怎麼串聯;過去演出幾乎都是在樂器後面打擊,習慣那樣的位置與視野,而這次要走離自己的樂器,帶著舞蹈往舞台前進,不管是表演技巧或是心理層面,都是相當不容易。」

而搭檔的舞者王玟甯,過去習慣在有背景音樂的情況下排練,透過音樂熟記舞步,但在創作前期,必須要在無音樂的情況下,進行舞蹈動作的練習與情境想像,放下擅長的身體語彙,與薛詠之相互搭配,是個相當不容易的過程。此外,她也要挑戰打擊。王玟甯表示:「演出使用許多日常的物件製造聲響,詠之給我很大的空間去玩去試,可是我常常製造什麼大家覺得很不錯的聲響,要我再去做一次時,我卻不記得是如何產生出來的。」打擊與舞蹈的節拍相當不同,如何在排練過程中記住這些節奏與技巧,是身為舞者的她最大的挑戰。

共創編導張育嘉表示:「詠之跟玟甯都有各自習慣的表演方式,就像是她們的保護色,在排練前三個月即興練習中,兩人很像處在平行世界裡,雖然舞台上發生很多事情,但兩人都還是會保持一個安全距離,我必須設法拆除他們的保護色,這個過程很符合『柏拉圖的洞穴』要告訴大家的事情。後來,兩人開始放鬆後,我慢慢在舞台上放入她們的生命經驗,讓演出不單只是一個故事的延伸,更有真實的情感在裡面。」

【欲知更多詳情,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19年6月號「即將上場」〈薛詠之「柏拉圖的洞穴」藉由日常物件翻轉「擊」的聲響本質〉;免費下載《PAR表演藝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