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工廠《小兒子》 面對孩童長大人生課題

故事工廠再度與夢田文創攜手合作,將《小兒子》IP演繹成舞台劇版。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故事工廠舞台劇《小兒子》寫實的劇情與動人的台詞,彩排時台上台下哭成一團。經歷過人生大風大浪的演員李天柱說:「《小兒子》不只是一齣戲,而是真實的人生。」

故事工廠《小兒子》

9/7-9  19:30  9/8-9  14:30

臺北市藝文推廣處城市舞台

10/28  14:30  新竹縣政府文化局演藝廳

11/10  19:30  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12/22-23  14:30  12/22  19: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INFO  02-29115600

故事工廠舞台劇《小兒子》寫實的劇情與動人的台詞,彩排時台上台下哭成一團。經歷過人生大風大浪的演員李天柱說:「《小兒子》不只是一齣戲,而是真實的人生。」編導黃致凱表示,演員們把自己的生命故事帶進戲裡的角色,「我們都重新在作品中反省自己和父親的關係,找回與父親的美好記憶。」

《小兒子》由黃致凱改編作家駱以軍同名散文集,從趣味、可愛又溫馨的父子互動延伸,讓散文裡的小兒子「長大」穿越到廿四年後,一邊迎向自己的人生,一邊面對父親的衰老。黃致凱讓小兒子「長大」是希望回到初衷,找到現實生活的解答,他並試圖用輕盈的方式討論沉重的話題,在悲傷的橋段後加上令人發笑的回馬槍,要讓觀眾知道「雖然大家都很害怕面對衰老、遺忘,但不要怕,我們一起來面對。」飾演失智老父親的李天柱則表示:「看完《小兒子》後,讓人用更堅強、更坦然的態度面對生命課題,我的初衷是帶給觀賞者一個好的、充滿希望、陽光的Happy Ending。」

彩排記者會現場,演員們重現劇中三段精采片段,其中一場戲從駱以軍原著〈游泳〉延伸改編,原文為小兒子學游泳卻懼怕下水,父親因為害怕兒子變成一個懦弱的人,在泳池邊不管其他人在場,大聲斥責叫兒子下水。黃致凱將書中情節轉化成父親老後與兒子的衝突,劇中描述兒子要帶被雨淋濕的爸爸洗澡,但失智的爸爸因為忘記如何調整冷熱水而抗拒,父子展開激烈的肢體衝突,飾演兒子的藍鈞天對父親李天柱怒吼:「你再這樣我不要你了!」聊起這場戲,藍鈞天表示,這句「我不要你了!」是排練時自己加進去的台詞,父子的衝突觸動了內心深處的黑暗面,當下情緒潰堤,痛哭到不能自己,「我也是第一次發現自己的情緒可以如此赤裸。」

身為大前輩的李天柱私底下十分幽默,常逗得劇組哈哈大笑,對戲時又能完美掌握力道,勾出年輕演員的深沉情感,飾演兒子的吳定謙說:「我們每天排練每天哭。為『兒子』這個角色投入全副心力,而我也把平時不會對父親說的話,在這齣戲裡都說了出來,這也算是作為演員獨享的『戲劇治療』」。他也自曝:「柱哥後腦杓的角度跟我爸很像,專心排戲猛然回頭看到,常常心跳漏一拍,以為我爸來了,善用這種投射情感可以快速入戲,就像真的跟爸爸對話。」

面對藍鈞天與吳定謙兩個兒子,李天柱誇他們默契十足,戲的處理與角色態度都一致,感覺不出差異,他笑稱:「他們倆彷彿合而為一,就像只有一個兒子。」不過,吳定謙卻透露,他和藍鈞天借鏡彼此的表演方式,共同創作豐厚「小兒子」這個角色。吳定謙舉例,其中一場藍鈞天聽劇中爸爸李天柱講話的戲,選擇背對觀眾,背影呈現出小兒子照顧逐漸老去父親的無力與疲憊,「我覺得好美,後來就拿來用了。」排練場之外也能看見三人的好默契,藍鈞天說:「我和柱哥、定謙經常不約而同穿著相同款式或顏色的服裝出現,好像三胞胎,很有趣。」

《小兒子》即將首演,藍鈞天與吳定謙紛紛表示緊張,自我要求高的藍鈞天,經常演到一半跳出角色,檢視自己的表演,黃致凱在排練前以手刀敲他的頭,喊著「關掉關掉」,他大呼「關掉很難」。但他也表示:「一旦開始演出,就會讓情緒帶著角色自然而然地發生。」有豐富舞台經驗的吳定謙則說:「《小兒子》的情緒很重,演完上一場就要立刻平復,加上道具走位等細節,讓他緊張到戲用手機不離身,甚至害怕在舞台上『迷路』。」

本劇演員陣容還包括劉珊珊、蔡亘晏、郭耀仁、朱家儀、林東緒與楊棟清等劇場好手,劇情講述一個小說家藉由書寫,記錄他與小兒子之間的成長故事。多年後,他開始慢慢失智,唯一記得的是自己曾寫下的文字。在外打拚多年的小兒子,被迫重新學習和父親相處,透過回憶書中的往事,延緩父親記憶流失的速度,卻也為自己上了一堂珍貴的生命課程。

【欲知更多詳情,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18年8月號「編輯精選」〈父子關係的各說各話 相互激盪的雋永靈光 駱以軍《小兒子》變IP 故事工廠改編戲劇上演〉;免費下載《PAR表演藝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