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歐指揮家莊東杰 攜貝多芬三首鋼琴協奏曲在台演出

旅歐指揮家莊東杰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旅歐指揮家莊東杰闊別一年八個月後回到台灣與樂迷見面,攜手鋼琴家魏樂富、諸大明、汪奕聞及國立臺灣交響樂團,為貝多芬生日周年獻上其壯年時期三首曲目──第三、四、五號鋼琴協奏曲。

力晶2021藝文饗宴  傾心貝多芬:第三、四、五號鋼琴協奏曲

2021/1/7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https://bit.ly/2J7chCU

同時擔任國外樂團音樂總監與音樂廳藝術總監的台灣指揮第一人──莊東杰,闊別一年八個月後回到台灣與樂迷見面,攜手鋼琴家魏樂富、諸大明、汪奕聞及國立臺灣交響樂團,為貝多芬生日周年獻上其壯年時期三首曲目──第三、四、五號鋼琴協奏曲。

莊東杰出身於音樂世家,他的父母親莊思遠與張美玲、舅舅張正傑及外公張崑地都是台灣音樂界相當有影響力的演奏家與教育家。莊東杰從小學習法國號及鋼琴,十一歲即首次公開演出音樂會。在音樂家庭中成長,他就像呼吸、陽光、水,每天一起床就會在那裡、不需要去爭取的東西。他因而一度迷失自我,無法真正體會到音樂對人生的重要性,轉而探索其他領域,遠赴美國普渡大學主修統計學。

普渡大學是一所沒有音樂學系、理工氣息非常濃厚的大學,莊東杰在這段離開音樂圈、接觸了截然不同生活圈的時光,反而找回了自我,確定音樂在他人生中的定位,認知到:「沒錯!我從出生時,注定是一個音樂家,爸媽給了我很重要的DNA,而音樂完整了我。」

統計學出身的背景,對莊東杰日後的指揮之路有顯著影響,他比喻:「當指揮拿到樂譜,就像作曲家給了你一個建築藍圖,而指揮必須先將它拆解,才能夠重新拼裝。在團練之前,指揮家做的解構功課如果夠完整、夠具邏輯性,就能用最簡單、最直接的方式和團員溝通你對曲目的看法,樂團也會更快抓住重點,之後演奏起來會輕鬆許多。」

大四時,莊東杰再度確立投身音樂的志向,先後進入費城寇蒂斯音樂學院、德國威瑪李斯特音樂學院攻讀指揮,師承美國指揮馬克.吉布森(Mark Gibson)、瑞士指揮古斯塔夫.麥爾(Gustav Meier)、德國指揮名師奧圖-維爾納.繆勒(Otto-Werner Mueller)及威瑪名師尼古拉斯.帕斯奎(Nicolás Pasquet)。隨後,他在歐陸深耕多年,一路摘下馬勒指揮大賽銀獎、蕭提國際指揮大賽銀獎(首獎從缺)與哥本哈根馬爾科國際青年指揮大賽桂冠,曾客席BBC交響樂團、奧斯陸愛樂、德勒斯登愛樂等知名樂團。多年的經驗累積在今年開花結果,莊東杰今夏不僅獲任命於二〇二一年新樂季起擔任德國波鴻交響樂團音樂總監與樂團駐地安妮莉絲.布羅斯特音樂廳藝術總監,十二月時更被本刊選為二〇二〇年度代表人物「PAR people of the year」。他的雙手具有魔力,精準掌握樂句的輪廓與結構,幻化為豐沛的色彩變化,再再驚豔國際樂壇。

此次音樂會曲目,第三至五號鋼琴協奏曲奠定了貝多芬後期創作的寬廣視野。第三號一改維也納式的精緻簡約,C小調《命運》般的主題展現莊重的性格基調,彰顯鋼琴主體的力度。第四號延續創新精神,結構特殊、和聲溫暖,帶著飛揚的氣息。第五號《皇帝》格局壯闊,降E大調的燦亮與《英雄》交響曲相互輝映。在十九世紀初拿破崙攻進歐洲、戰爭動盪與耳疾加重的時刻,貝多芬在紛擾中完成第五號鋼琴協奏曲,成為自己生命裡的帝王,以輝煌振奮的大調和弦、寬厚宏博的織體格局,樹立了一代協奏曲的標竿,超越了前人所不及的崇高境界,宣示了對音樂與生命的熱愛。

在莊東杰看來,貝多芬的鋼琴協奏曲在第三號達到成熟,與之後譜寫的第四號、第五號,每首都有著極高的獨創性,好像來自三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在這一場音樂會中接連演出,彷彿見證了貝多芬創作這三首曲子的十年光景中,如何不斷重新定義鋼琴協奏曲──將其從證明作曲家鋼琴能力的工具,變成一個更高尚的純音樂表現;他更把樂團從伴奏的角色,提升到與鋼琴獨奏對抗的角色。

莊東杰直言:「貝多芬非常喜歡挑戰傳統,他不做類似的東西,這幾乎是一種精神的癖好──他希望每首曲子都有獨特的的亮點,讓人覺得『怎麼可能這樣寫?我沒聽過有人這樣寫。』所以,你看他的第三、四、五號鋼琴協奏曲,每一首的第一秒鐘都要讓你跌破眼鏡,這非常明顯是經過精心設計的,絕不屈服鋼琴協奏曲既有的範疇和老套的敘事方式,就是要讓你第一秒鐘就傻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