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歐編舞家林美虹史詩鉅作《新娘妝》 衛武營亞洲首演

旅歐編舞家林美虹舞作《新娘妝》七月將於高雄衛武營歌劇院舉行亞洲首演。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奧地利林茲國家劇院舞團藝術總監林美虹舞作《新娘妝》,至今已在德國、奧地利演出近五十場,今年七月是林美虹第一次帶著這部作品回台灣演出,將在高雄衛武營歌劇院舉行亞洲首演。

2019 衛武營-林美虹x奧地利林茲國家劇院舞團《新娘妝》

7/6 19:30  7/7  14:30

高雄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歌劇院

INFO 07-2626666

奧地利林茲國家劇院舞團藝術總監林美虹舞作《新娘妝》,運用林美虹擅長的舞蹈劇場形式,並融入台灣文學與音樂元素,為長年在黑暗中噤聲的人吶喊,是一齣關懷普世人權的史詩級舞蹈作品。《新娘妝》至今已在德國、奧地利演出近五十場,今年七月是林美虹第一次帶著這部作品回台灣演出,將在高雄衛武營歌劇院舉行亞洲首演。

《新娘妝》是林美虹首度以故鄉題材及文化元素為靈感的作品。來自東方的她長年在西方藝術環境中創作,最擅長將多元文化體驗下的情感衝擊帶入作品。林美虹表示:「《新娘妝》要表達的是與生俱來的普世人權價值,台灣的二二八、法西斯主義、德國納粹到現今的歐洲難民議題,都是情感衝擊文化、社會、國家的極致表現,不論是哪一種原因造就的痛楚與遺憾,都是一種普世的情感,不分種族、背景、國籍,不用言語都能感受。逝去不代表就該埋藏,安靜更不代表一切安好,希望世人能和這齣作品共振、疼惜與悲憫,在這場追思儀式中洗滌療傷。即使逝者已往,我們仍然情感同在。這支作品回到台灣是理所當然,包括先前甄選來自台灣各地的素人演員甄選者,到這幾天回台做宣傳,都讓我覺得夢想快實現了。」

《新娘妝》以作家李昂的小說《彩妝血祭》為創作靈感,當中傳達編舞家心內深處的心痛與不捨,疼惜受盡煎熬仍盡力生存的靈魂,展現人道深切關懷。林美虹以長時間的沉思,體驗受難者痛楚,最後以震撼人心的舞台張力呈現出成熟之作。二Ο一一年在德國初亮相,《新娘妝》就入圍德國藝術界最高榮譽的「浮士德獎」,受到評審與觀眾的高度肯定。二Ο一七年林美虹有感於歐洲難民潮的苦難,再度於奧地利林茲國家劇院推出《新娘妝》造成轟動,並於當年獲德國劇院藝術聯盟評選為「年度最佳作品」。

文化部長鄭麗君表示,「國家暴力的受難者不分族群,這段歷史不只是受難者個人的受難歷史,更是所有人須共同面對的課題,轉型正義是要誠實面對過去被湮沒、被刻意遺忘的人權受害歷史。《新娘妝》透過藝術,向世界彰顯人性最基本的價值與愛及台灣的人道精神,故事講述的不只是受難者與家屬,更是每個台灣人的故事。現在即將要回到娘家台灣,而且是在象徵文化平權和空間解嚴的衛武營演出,意義格外重大。」

《新娘妝》整部作品由現場音樂貫穿,音樂創作及演奏由德國編曲家Michael Erhard、劇作家及戲曲演唱家游源鏗編寫唱詞,並與旅法古琴音樂家游麗玉及歐洲的音樂家攜手演出,打破東、西音樂的藩籬,將不同文化元素融合在舞蹈中。此外,林美虹認為《彩妝血祭》的「妝」就是代表「面具」,在當時的背景下,劇中母子都無法面對彼此在性別認同的「異見」,因此必須隱藏真實想法,讓自己躲在面具後面,直到最後才在遺憾中取得諒解,以「新娘妝」送兒子離去。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藝術總監簡文彬表示,「衛武營是屬於眾人的藝術中心,也一直致力於透過藝術,做為族群溝通平台、創造不同族群間對話與理解的機會。很高興這次林美虹和創作團隊,願意將《新娘妝》亞洲首演的機會給了衛武營,藉由舞蹈和音樂訴說我們自己的故事,讓台灣觀眾能藉由這齣作品,更加理解自由與人權普世價值的重要性。林美虹無論是創作,或是先前到衛武營徵選素人演員,都讓我們看到她的『無私』,與眾人分享、一起攜手完成作品。」

林美虹曾歷任德國普倫歌劇院舞團、多蒙德歌劇院舞團和達姆國家劇院舞蹈劇場等三所劇院舞團藝術總監,現任奧地利林茲國家劇院舞團藝術總監。個人習舞啟蒙於蘭陽舞蹈團,早期留學義大利羅馬國家舞蹈學院,再赴埃森福克旺學院學習,後於歐洲發展。跨文化及跨領域的學習,成就林美虹多元豐富的創作風格,除舞蹈劇場外,並跨界執導歌劇、清歌劇及音樂劇,且屢獲國際藝術大獎,林美虹在二Ο一七年以《天鵝湖-柴可夫斯基的悲愴人生》獲奧地利國家音樂舞台劇獎「最佳舞蹈藝術作品」,二Ο一八年以《小美人魚》獲奧地利國家音樂舞台劇獎「最佳整體舞蹈藝術作品」,並在今年甫以《樂音繚繞》再度入圍奧地利國家音樂舞台劇獎。

德國法蘭克福廣訊報首席舞評休斯特(Wiebker Huster),讚譽林美虹賦予舞蹈劇場全新生命,認為其作品充滿引人入勝的影射技巧,留下令觀眾難忘的精采印象。

【欲知更多詳情,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19年6月號「藝號人物」〈旅歐編舞家林美虹  帶著對家的疼惜召喚人權自由的關懷〉;免費下載《PAR表演藝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