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宗慶打擊樂團培養人才 彭瀞瑩、黃微心獨奏會展現鋒芒

擊樂家彭瀞瑩(右)、黃微心將舉辦個人首場售票獨奏會。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彭瀞瑩與黃微心兩位廿多歲的打擊樂家,接受紮實的專業訓練,成為舞台上的閃耀之星。兩人首度舉辦個人售票獨奏會「再讓我說個故事好嗎」與「微笑是它的劍」,背負著空前壓力,也因此激發出面對挑戰的堅定意志。

彭瀞瑩2019打擊樂獨奏會「再讓我說個故事好嗎」

9/25 19:30 

臺北松菸誠品表演廳

 

黃微心2019打擊樂獨奏會「微笑是它的劍」

9/26 19:30 

臺北松菸誠品表演廳

INFO 02-28919900

朱宗慶打擊樂團今年再度引介優秀年輕打擊樂家彭瀞瑩、黃微心舉辦獨奏會。藝術總監朱宗慶表示:「對於培育年輕音樂家的重視,不是今天、今年才開始,而是這麼多年來不斷在做的事。」卅多年來,樂團投入大量心力培養人才,透過演奏、教學、研究、推廣的加乘體系,為打擊樂學習者、欣賞者乃至專業工作者打造優質平台,可說是數十年如一日的核心目標。

彭瀞瑩與黃微心兩位廿多歲的打擊樂家,接受紮實的專業訓練,成為舞台上的閃耀之星。對於打擊樂,兩人各自有獨樹一格的想法與見解,本次首度舉辦個人售票獨奏會「再讓我說個故事好嗎」與「微笑是它的劍」,背負著空前壓力,也因此激發出面對挑戰的堅定意志。

彭瀞瑩──教學系統寶寶出身,卯足全力蛻變的故事

剛滿廿八歲的彭瀞瑩,自幼在朱宗慶打擊樂教學系統敲敲打打,接觸、喜歡上打擊樂,進而立定學習志向,接受專業訓練,朝著以藝術工作為業的方向努力。從「教學系統寶寶」出身到成為朱宗慶打擊樂團新生代的一團團員,從參加傑優青少年打擊樂團、TIPSC台北國際打擊樂夏令營的學員到參與兒童音樂會和大型年度公演,彭瀞瑩透過舞台經驗的累積,不斷成長、蛻變。

朱宗慶說:「由於發自內心的熱愛,瀞瑩非常認真努力,把握每一次學習和累積經驗的機會,並且總是全力以赴,近期的表現可說是有著『躍進式成長』,精采的蛻變令人驚豔。」彭瀞瑩演奏實力無庸置疑,但當被賦予舉辦售票獨奏會的挑戰時,容易緊張的她仍是腦袋一片空白。不過,她自覺「應該要緊緊抓住朱老師給我的機會好好表現」,於是回歸初衷,徹底思考舉辦個人獨奏會的意義,並在徵詢師長的建議後,決定以自身所熱愛的閱讀、書本、文學出發,形成音樂會的主題架構。

彭瀞瑩打擊樂獨奏會「再讓我說個故事好嗎」,取自以色列作家艾加.凱磊(Etgar Keret)的代表作《再讓我說個故事好不好》(One Last Story and That’s It)。彭瀞瑩表示,自己特別鍾情於短篇故事的文字魅力,作家創造出情感深刻的生動世界,令她深深著迷。她希望自己將這些文字帶給她的感受轉化到演出曲目的安排中,引領欣賞其演奏的觀眾,也能對每首作品有所體會和感受。

音樂會共安排三首分別以木鐵琴為主的獨奏與合奏作品,二首綜合打擊樂,一首純肢體搭配預錄的音響作品《這不是一顆球》及一首由一副沙鈴搭配MIDI演出的《香汗淋漓》。其中,技巧上最挑戰的是《變形蟲》,兩手分別演奏不同的旋律,十分考驗演奏者的協調性和專注力。

此外,《香汗淋漓》描述的是古老的「墨西哥蒸氣浴」,透過泡浴讓身體出汗,排出體內毒素的同時,靈魂也能藉由這樣類儀式的過程得到淨化。為增加作品的故事感和畫面敘述性,彭瀞瑩特別邀請一位舞蹈設計加入,在不改變作曲家的本意下,嘗試透過編排,讓視覺感更為具象也更有空間感。

為準備本次獨奏會,彭瀞瑩把握樂團巡演的空檔,在旅館房間、排練室,甚至演出後台或舞台旁,都可以發現她抓緊時間練習的身影。在準備《賣火柴的小女孩》這首鐵琴獨奏作品時,彭瀞瑩加入了許多自己的想像,例如,當用弓拉奏鐵琴時,她會將火柴的意象投射在弓上,彷彿拉琴的同時也點燃了火苗。

彭瀞瑩也還記得,上個月隨樂團到中國大陸巡演期間,她趁著演出空檔在舞台旁邊練習另一首木琴獨奏作品《夏日的樹屋》。一旁經過的場館工作人員,不經意地說出她心中的感受,獲得共鳴的驚喜讓她十分感動,因為,「這首作品帶給我的就是這樣的感覺,沒想到竟然可以讓其他人有一樣的感受。」

音樂會最後一首曲目《我》,則是彭瀞瑩特別委託新生代作曲家蔡昀恬全新創作的作品,藉以表述她對於舞台演出的理想追求。對彭瀞瑩來說,演奏家在舞台上都在追求著某種近似真空的忘我狀態,而可以這樣為一場音樂會傾盡全力,「很滿足,真的!」

黃微心──超齡思維,預見一位演奏家的未來性

現就讀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音樂系三年級、同時是朱宗慶打擊樂團2見習團員的黃微心,年僅廿歲。二〇一八年,黃微心參加Italy Percussive Arts義大利打擊樂大賽,獲得20-26歲組冠軍,可以說年紀輕輕即在國際樂壇嶄露頭角。

對於這個小女生,朱宗慶形容:「愈是有機會了解她,愈是會驚訝地發現,她許多的思維超越了我們對她同齡人的想像。」朱宗慶打擊樂團資深團員、也是黃微心指導老師的吳珮菁說:「對於音樂,她時常會有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表達和詮釋,很多是我不會那樣做的方式,而她那樣做,我覺得很棒、很好。」

頂著大賽獲獎光環的黃微心,是師長眼中的優等生,但面對售票獨奏會,心情仍是戰戰兢兢。黃微心說:「幸福好像來得太快了,覺得好不可思議!準備這場獨奏會的過程其實很徬徨,老實說我覺得差不多要掏光自己了,但在廿歲的這年,好像感知神經有一些開關終於被打開了,想要做的東西很多,每一件事情都很想嘗試。」

在朱宗慶眼中,雖然得獎確實是對年輕音樂家很大的鼓勵,但卻不是他看好黃微心的主因。「微心的音樂有著自然感,而她對打擊樂的熱愛,更落實在台前幕後的基礎環節裡,以及許多很容易就被忽視的細節上──在更多看不到的地方,她也毫不馬虎、負責任地投入,這讓我看見成為一位演奏家的未來性。」朱宗慶表示。

黃微心打擊樂獨奏會「微笑是它的劍」,來自演奏家某天的靈光乍現,彷彿對這句話有了全新的認識與體會,於是決定以此為題,展開本次獨奏會的內容設計。對於自己的音樂會很有想法的黃微心,為求呼應主題,特地拍攝了頗具話題性的照片;海報設計一出,顛覆許多人對一位年僅廿歲小女生的想像,這是演奏者有意為之的鋪陳。

不同於過去以獨奏的作品為主,黃微心在本次獨奏會的曲目安排上,除了有木琴作品《鳥景》、《鏡子》及鐵琴作品《滿懷思念》外,也嘗試演出綜合打擊樂曲《莎法》。黃微心表示,演奏綜合的打擊樂曲「需要將不同的樂器組合,一個一個樂器去挑選並確認聲響,相較於演奏單一樂器的作品,這是很不一樣的學習。」

另外,音樂會將演出全新的委託創作《遺失之前》;而在作品《房間》中,黃微心和王之筠取材基恩.科辛斯基的小鼓作品,搭配新媒體設計加以改編,希望透過戲劇表現和音響設計,帶給觀眾不一樣的驚喜。黃微心說:「我很享受這樣慢慢拼湊到完整的過程。」

而準備音樂會的過程,也讓年輕演奏家愈來愈確定自己接下來要走的路。被問起探索自我的過程中,最大的收獲是什麼?黃微心帶著她古靈精怪的表情說:「大概就是恐懼和不安吧。但也因此讓我的耳朵開始能聽到更多的聲音,好像讓聽覺敏銳度也Level up了。」黃微心希望自己快點找到自己演奏的特色,同時又不想太快被既定印象限縮,希望把握各種不同的學習機會,嘗試過去較少接觸的領域,朝更全方位演出的方向發展。

朱宗慶打擊樂團每年海內外演出行程滿檔,要在兼顧馬不停蹄的排練、公演和活動參與中,準備售票獨奏會的吃重壓力,對年輕團員來說,絕對是一大挑戰。但也因為擁有倍增的舞台機會和經驗積累,使得這些擊樂新秀的成長快速、潛力驚人,藉此讓打擊樂的人才輩出,充滿源源不絕的活力。

朱宗慶認為,提供實質的機會,讓年輕音樂家實踐夢想、拓展視野、接受激盪,是增進專業追求最有效的做法,也是團隊必要的投資。對於人才培育,朱宗慶打擊樂團的堅持數十年如一,也造就了打擊樂壇的蓬勃發展。彭瀞瑩與黃微心打擊樂獨奏會的登場,即是這個不變方向中,不斷造就的代表,也是團隊邁向卅五周年下一階段的重要核心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