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宗慶打擊樂團2019擊樂劇場《泥巴》 打擊樂X陶瓷工藝一再打破、重煉

透過創新的表演藝術型態,擊樂劇場《泥巴》力求呈現吾人對於「家」的深層共感,體現變與不變當中的永恆價值。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朱宗慶打擊樂團今年歲末推出壓軸鉅獻──擊樂劇場《泥巴》,以「陶瓷」結合「台灣在地風土」為跨界創新之本,與打擊樂共構出蘊含真摯情懷的新篇章,追求將「好」做到「最好」的極致境界。

2019朱宗慶打擊樂團 擊樂劇場《泥巴》

11/23  19:30  11/24  14: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11/29-30  19:30  11/30-12/1  14:30

臺北市藝文推廣處城市舞台

12/7  19:30  12/8  14:30

高雄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院

12/14  19:30  12/15  14:30

苗北藝文中心演藝廳

INFO  02-28919900

跨界一直是朱宗慶打擊樂團對外探索的重點,從創團第一年與雲門、第二年蘭陵的合作,經過一九九二年正式定義「音樂劇場」、一九九三年後陸續與許多作曲家、劇場、舞蹈等領域合作。由於打擊樂的屬性,很容易與其他藝術相互呼應,因此樂團持續延伸,到了二〇一〇年起跨足京劇元素定名「擊樂劇場」,製作《木蘭》並且經過二〇一七至一八的巡演過後,如此的演出形式已至臻成熟。今年歲末,樂團將循著過往的累積,首度以「陶瓷」結合「台灣在地風土」為跨界創新之本,推出壓軸鉅獻──擊樂劇場《泥巴》。

將「好」做到「最好」的自我挑戰
擊樂劇場與陶瓷工藝同聲共鳴

由藝術總監朱宗慶領銜,導演李小平與作曲家洪千惠再度攜手之外,擊樂劇場《泥巴》邀請包括:編劇邢本寧、舞台設計陳慧、影像設計陳建蓉、服裝設計林秉豪等多位劇場界傑出新銳加入製作團隊,希冀更多優秀人才和跨領域元素的投入,為台灣在地的人文情懷留下藝術的印記。

由於文本並非如《木蘭》那般家喻戶曉,因此全新的發想、規模的龐大加上多面向的藝術,使得《泥巴》在製作過程中困難重重。「凡事起頭難,沒有人做過的事,更難。」擊樂劇場極高的門檻,使得演出團隊在投入製作時,就已做好必須一再「打破、重煉」的心理準備,以決然的正向態度面對一次次的創作瓶頸,把心中的理想「磨」出來。

洪千惠說:「重新出發去找尋,要跟《木蘭》類似的創作規模,但卻是要完全不同的內容,這種『打破』的創新,對我來說,用想很簡單,但實際做了之後,才發現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情。這次《泥巴》的音樂創作過程中,真的歷經了迷路、不斷打破重來、點燈找到回家之路的感覺,十分深刻難忘。」

李小平表示,劇場創作對於音樂與情節的相互附著、描繪並不陌生,但沒想到擊樂本質的可變性竟是這麼大。他用了一個生動的譬喻來形容:「近乎颱風天的氣候──輕風徐徐的下一刻,狂風驟雨說來就來。」李小平認為,如果能善用的話,擊樂劇場的創作,其實是不斷在創造新的感官狀態。

朱宗慶表示,一再「打破、重煉」的過程,以及追求極致的執著態度,使得擊樂劇場和陶瓷工藝產生共鳴,因為兩者時常為了追求外人眼中不可能的突破,不惜代價地投入。就是這份「玩真的」態度,以及「用強大以理性支持感性」的共通精神,促成了擊樂劇場《泥巴》的誕生。

「蘆竹湳傳說」與「愛玩土的囝仔」
以真人實事構思角色原型  以抽象形式體現核心精神

擊樂劇場《泥巴》的創作緣起,來自一段相挺、相惜的友誼:「因為『瓷林』林光清董事長的引介,我和打擊樂團有機會認識到林董的家鄉──苗栗蘆竹湳,這個社區守護家鄉的心意、親族間的互動,還有林董個人的奮鬥歷程,都讓我特別有感,於是想經由表演藝術的形式,把這個足以代表台灣在地的質樸精神和動人溫度呈現出來。」朱宗慶說。

「瓷林」林光清董事長,出身苗栗頭份的鄉下地方、舊稱「蘆竹湳」的小鄉里。年少時即追隨父親投入陶瓷工業,四十多年來一路奮起,成為揚名國際的大廠,不但以獨步的技術取得利基,更帶領團隊從代工走向設計開發的品牌之路,矢志以精美的陶瓷工藝記錄台灣文化。除此之外,林光清也結合慈善公益、社區營造、藝術文化的力量,積極投入家族史和蘆竹湳地方創生的活動中。在眾人眼中,這位常自稱「愛玩土的囝仔」,是個不折不扣的「傳奇人物」。

起心動念創作擊樂劇場後,演出製作團隊首先面對的是選材的問題。有別於《木蘭》以「花木蘭」這個耳熟能詳的角色為本加以轉化,並與京劇這門傳統的表演藝術進行深度融合,擊樂劇場《泥巴》以真人實事為原型、以陶瓷工藝作為跨界探索的對象,是截然不同嘗試。可以說,擊樂劇場《泥巴》更具有在地感。

以苗栗蘆竹湳社區的家族故事為藍本,《泥巴》欲呈現台灣人奮鬥拚搏、相互友善的質樸情懷,並透過打擊樂與泥土、陶瓷的相互共鳴,創造具有新意的視聽效果。李小平表示,苗栗蘆竹湳社區及由這片沃土所孕育出的陶瓷工藝,近年來已為人所知,因此,《泥巴》製作團隊這次選擇拉出一個不同的視野距離,處理作品與真人實事的關係。

邢本寧以蘆竹湳在地家族的故事為本,重新形構出一則「蘆竹湳傳說」,作為帶動整齣擊樂劇場的「隱形文本」。蘆竹湳傳說以「月光下的龍眼樹」為開場,邢本寧說:「在創作之初,我就想像我們小時候,都會在老家旁邊那棵大大的樹下乘涼、閒聊,那棵龍眼樹每年結實,我們就把它釀成酒,一罈一罈的酒,其實就是我們的記憶。」

代表蘆竹湳家族記憶的龍眼樹、陶甕、蘿蔔燈、古厝樑柱等元素,透過「蘆竹湳傳說」的敘事重新組構,引導出具有當代台灣人文溫度的劇場環境。另一方面,透過洪千惠量身打造的新創曲目,觀眾將可透過深具畫面感的樂音,感受到擊樂劇場與陶瓷工藝的相互共鳴。

擊樂劇場的跨界展演,讓打擊樂與陶瓷工藝在各自專業上,皆獲得進一步發展的著力點。為了本次演出,台灣知名陶瓷品牌「瓷林」首度嘗試以苗栗蘆竹湳的泥土,製作陶瓷樂器──Udu(巫毒鼓,作為敲擊樂器使用的陶壺);此外,還挑戰了燒製技術難度前所未有的特製大型陶瓷蘿蔔燈。屆時,Udu和陶瓷蘿蔔燈將一起在《泥巴》的舞台上亮相。

守護我們的「家」  在變與不變當中找到永恆
「我的小時候.我的老地方」徵文活動上線

擊樂劇場《泥巴》以具體的角色原型和在地性作為構想動機,但在創作呈現上,則採非寫實路線完成演出製作呈現,以抽象形式體現作品的核心精神。由打擊樂、陶瓷工藝到蘆竹湳社區,擊樂劇場《泥巴》以獨特的方式詮釋「家」的價值和意義,並且探索「在變與不變當中,找到永恆」的命題──因為藝術與人生,都要不斷歷經試煉,而心靈得以寄託之所在,就叫做「家」。

朱宗慶表示,「對我來說,『家』是創造歸屬感、實踐核心價值的同義詞,對於『家』的想望和追求,始終帶給我和打擊樂團向上與向善的力量。在林董之於蘆竹湳的身上,我也看到了同樣的深刻共鳴。因此,希望透過《泥巴》這個作品,讓觀眾看見一群有心人,如何為家鄉、為土地,創造出豐饒的記憶。」

呼應這份對家、對鄉土所懷抱的質樸情懷,擊樂劇場《泥巴》自即日起展開「我的小時候.我的老地方」線上徵文活動,邀請大家一起「寫封信回家」,分享自己的家鄉回憶、童年故事,表達關於「家」的情感。詳情請見朱宗慶打擊樂團官網(www.jpg.org.tw)或fb粉絲專頁。

【欲知更多詳情,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19年10月號「即將上場」〈朱宗慶打擊樂團《泥巴》 把家鄉泥土 捏塑成動人擊樂劇場〉;免費下載《PAR表演藝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