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貞葳看穿自拍的精心布局 看看誰不要臉?

舞作取名「不要臉」,李貞葳最初是想反映自己對「自拍文化」的質疑。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擅長透過肢體傳遞情緒感受的舞蹈家李貞葳,在新作《不要臉》中將探討社群媒體崛起後的「自拍文化」,觀眾席當中並無架設座椅,打破劇場「第四面牆」,觀眾在劇場中自由移動,與表演者之間沒有界限。

2019TIFA李貞葳《不要臉》

3/8-10  19:30  3/9-10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33939888

擅長透過肢體傳遞情緒感受的舞蹈家李貞葳,在新作《不要臉》中將探討社群媒體崛起後的「自拍文化」,觀眾席當中並無架設座椅,打破劇場「第四面牆」,她希望觀眾在劇場中自由移動,與表演者之間沒有界限,就像直接進入直播秀的虛擬空間。

《不要臉》最初構想來自對「自拍文化」的探索,社群媒體崛起後,人人都可以經營自媒體,有人熱衷經營內容,也有人以自拍獲得更多關注,科技發達使自拍產生許多前所未見的現象,透過濾鏡與修片,許多過度美化與真人差距甚大的照片在網路流竄,彷彿人們並不認同自己本來的面貌,不要自己本來的臉。李貞葳認為這樣的現象也許出自於人們內心的孤寂與匱乏,舞作也想要反映這樣的現象。

舞作以「不要臉」命名,有許多種意涵。李貞葳認為「臉」是陌生人辨識彼此的方式,具有強大的符號與象徵,也是最具體的名片。舞作取名「不要臉」,李貞葳最初確實是想反映自己對「自拍文化」的質疑,「關於自拍這件事,我的確是帶著批判的角度。」但李貞葳同時也想探索「自拍」的行為動機,人們可能是為了尋求認同或抒解內心孤寂與疏離感,透過他人「按讚」獲取滿足與慰藉;因此,希望透過舞作反映社群平台與「自拍文化」的種種現象。作品中,她化身為一個亟欲獲取觀眾目光的網紅,邀請觀眾「走進」螢幕與鏡頭裡,走進劇場宛如直接踏入網紅的現實世界,觀眾可以在這個空間自由走動、觀察,可近距離觀看表演者,也可保持疏離旁觀一切。

李貞葳想要在舞作探討的另一主題,是每個自拍的人必定要面臨的「自我揭露」。美國普普藝術大師安迪.沃荷(Andy Warhol)曾經說過:「在未來,每個人都有十五分鐘成名的機會,每個人都能在十五分鐘內出名。」現在這句話已然成真,社群平台使每個人都可以透過鏡頭、直播揭露自我,藉以成名。然而,鏡頭呈現的一切便是真實嗎?特寫鏡頭放大了人們想呈現的角度與部位,一線之隔的鏡頭外,是否有更多不願揭露的自我?所謂的自我揭露又有多少的誠實?能反映多少整體的真相?李貞葳在作品中透過現場即時拍攝投影的運用反映這樣的情況。

旅居歐洲的李貞葳,一直是台灣備受矚目的舞者。二Ο一Ο年,李貞葳與以色列巴希瓦現代舞團回台演出《十載精彩》,絕佳的身體展現性,充滿爆發力的肢體特色,極具豐富感染力。她是編舞家歐哈.纳哈林眼中「最迷人的舞者之一」,紐約時報曾說她是「充滿魅力的獨舞者」。李貞葳曾與傑宏.貝爾、莉絲貝.胡維茲、雪倫.伊爾等編舞家合作。也曾擔任瑞典哥德堡歌劇院舞團、碧娜.鮑許烏帕塔舞蹈劇場、比利時步兵舞集客席舞者。在舞者生涯中繳出亮麗的成績單。李貞葳也不斷展現編舞創作的企圖心,與台灣舞蹈圈保持緊密聯繫,二Ο一一年及二Ο一四年曾回台參與MeimageDance「鈕釦計畫」,帶來編舞及演出短篇作品。二Ο一六年參與兩廳院「新點子舞展」,與匈牙利新銳編舞家法庫亞.佐坦共同創作《孤單在一起》,這個作品仍不斷在國際巡演。二Ο一九年新作《不要臉》,則是李貞葳首度在兩廳院TIFA台灣國際藝術節推出作品。從舞者到編舞家,李貞葳每次的作品都有截然不同的面貌,這次依然邀請觀眾朋友見證她的蛻變。

【欲知更多詳情,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19年2月號「即將上場」〈透視社群平台自戀風潮李貞葳《不要臉》揭露人心的匱乏與渴望〉;免費下載《PAR表演藝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