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山兒祥攜手阮劇團 打造廿一世紀台灣龐克歌舞伎《嫁妝一牛車》

《嫁妝一牛車》編劇重新塑造男主角妻子「阿好」這個婚外情女子的內心世界,讓觀眾能反轉傳統的性別觀點。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由台灣嘉義「阮劇團」與日本東京「流山兒★事務所」跨國合作推出的台語舞台劇《嫁妝一牛車》,日前在臺中國家歌劇院盛大公演,場場爆滿、好評不斷,本週末移師台北,即將在水源劇場連演三個週末。

阮劇團流山兒★事務所《嫁妝一牛車》

8/23-24  19:30  8/24-25  14:30

8/30-31  19:30  8/31-9/1  14:30

9/6-7  19:30  9/7-8  14:30

台北  水源劇場

INFO  05-2261428

由台灣嘉義「阮劇團」與日本東京「流山兒★事務所」跨國合作推出的台語舞台劇《嫁妝一牛車》,日前在臺中國家歌劇院盛大公演,場場爆滿、好評不斷,本週末移師台北,即將在水源劇場連演三個週末共十二場。

《嫁妝一牛車》創作陣容堅強,不僅有日本地下小劇場帝王流山兒祥執導、金鐘獎《通靈少女》共同編劇林孟寰改編王禎和經典原著、日本作曲家諏訪創與台語編劇盧志杰合創新時代台語樂曲,還有雲門資深舞者王維銘、阮劇團當家花旦余品潔與十一位新生代台灣演員連袂熱演。去年於嘉義首演後,更榮獲國內表演藝術最大賞「台新藝術獎」年度最終決選入圍肯定。

《嫁妝一牛車》雖訴說過去一九六〇年代,台灣底層人民的生存困境與心聲,卻在編劇巧思與歌舞戲劇的魔幻中,轉化為「具有當代觀點的當代台灣故事」,貼合台灣人的社會現況與所思所想。流山兒祥說:「流山兒★事務所和阮劇團秉持著『戲劇,是貼近庶民的藝術』的共同信念,持續四年進行國際共製,催生出最後結晶《嫁妝一牛車》,它極寫實、極怪誕,讓人又哭又笑,是具備高度演出技巧的廿一世紀『台灣龐克歌舞伎』。」

半世紀前的故事也是當代台灣人的心聲

王禎和小說《嫁妝一牛車》篇幅不長,卻以直透人心的犀利文筆,被譽為台灣鄉土文學經典。原著描述台灣一九六〇年代,住在鄉村的貧窮男人「萬發」為了生存,在金錢不斷利誘與厄運的交相逼迫下,不得不接受「一妻侍二夫」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卑微故事。作者向世人提出叩問:「如果人的生存失去了尊嚴,要怎麼繼續活下去?」當今的台灣人相較於五十年前,物質與經濟條件雖更優渥,卻同樣徘徊在生存與尊嚴,慾望與道德之間,《嫁妝一牛車》的故事雖久遠,卻離你我不遠。

林孟寰說:「愈是沉重的故事,愈要輕輕地訴說。」舞台劇版的《嫁妝一牛車》以原著故事為基底,加入喜劇及歌舞元素,在歡暢的節奏中點綴人性深沉的脆弱及殘酷。另外,編劇也重新塑造男主角妻子「阿好」這個婚外情女子的內心世界,讓觀眾能反轉傳統的性別觀點,以女性視角關照、重新挖掘這個故事,接近生命充滿無奈的稀微時刻。

從台灣鄉土文學經典出發再創當代台灣「新鄉土」

阮劇團從二〇一二年改編莫里哀經典劇作《妻子學校》開始,每年推出改編自世界經典的台語好戲,二〇一八年首演的第六號作品《嫁妝一牛車》是阮劇團首度選擇台灣本土文學進行改編,也是與流山兒★事務所合作的第二部台語劇。

阮劇團經過多年改編西方題材的經驗,以及期間所累積的劇作家、跨國製作團隊默契,終於覺得自己準備足夠,回身直面腳下的土地,攜手日本導演流山兒祥,以其充滿鮮明個人特色的創作風格,歌舞滿載、節奏明快而強烈的表演風格呈現原著中小人物無論如何痛苦、羞恥都要活下去的堅強生命力。

阮劇團團長汪兆謙說:「除了延續《嫁妝一牛車》台灣文學的鄉土精神,讓當代劇場重新與自己的土地、傳統對話外,我們更近一步鼓勵演員們前往雲林、嘉義見識並參與農村工作,前往彰化親耳浸淫在鹿港的生活腔口,希望藉著這些體驗和學習,讓演出更有說服力,讓阮的台語劇與台灣本地的文化脈絡直接連線;從《嫁妝一牛車》能感受到台灣文學與台灣當代劇場彼此擴充時的無限可能,並從台灣豐富的文學和文化中,以戲劇擦撞出一個屬於當代台灣的『新鄉土』。」

在台語戲中看見日本歌舞伎與西方龐克精神

《嫁妝一牛車》原著背景與流山兒祥成長的環境及年代相同,甚至女主角滿口花式台語髒話卻充滿生命力的樣態也與他的母親相仿,也因此身為日本人卻對這段台灣歷史及其生命力深感共鳴。流山兒祥將日本人做戲的嚴謹與歌舞伎的精神融入台灣的台語戲,讓《嫁妝一牛車》富含歌舞的跳耀繽紛,也以歌舞直指人性的深沉,觀眾面對這樣卑微、扭曲的底層小人物故事竟大笑著,轉瞬間卻又心酸地流下眼淚。劇末,演員在舞台上提問:「如果沒有了尊嚴,我們要如何活下去?」關於人性與生存的永恆提問,將隨著戲劇的落幕,跟著觀眾回到日常生活中。

【欲知更多詳情,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19年8月號「聚光燈下」〈劇場演員余品潔在劇場裡找到回家的方式〉;免費下載《PAR表演藝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