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納百川的文化大業 巴黎秋季藝術節的發展與演變

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與兩廳院共製、由王嘉明編導的《Re:親愛的人生》應邀參與今年巴黎秋季藝術節演出。 (張震洲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每年九月至十二月在巴黎綻放的藝術盛會,莫過於「巴黎秋季藝術節」!自一九七二年創辦以來,這個匯集了戲劇、舞蹈、視覺藝術、音樂、電影等不同領域創作的藝術節,挖掘出許多深具潛力的新銳創作者與叱咤世界劇壇的大師,可說是法國極具特色的文化品牌之一。今年秋季藝術節邀請了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與國家兩廳院共製、由王嘉明編導的《Re:親愛的人生》前往,將於十一月底演出,與此同時,讓我們也認識這個重要藝術節的前世今生,一探其高瞻視野與重要地位。

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Re:親愛的人生》|巴黎秋季藝術節

11/28-30  12/4

法國  MAC劇院、鳳凰劇院

炎夏過後,最讓法國觀眾引領期盼的,就是巴黎秋季藝術節(Festival d’Automne)。近半個世紀以來,這場秋日盛宴挖掘出許多深具潛力的新銳創作者與叱咤世界劇壇的大師。它匯集了戲劇、舞蹈、視覺藝術、音樂、電影等不同領域的當代創作,顯露歐洲藝文潮流的最新趨勢。如今,巴黎秋季藝術節不僅是法國極具特色的文化品牌之一,也是各國藝文愛好者的朝聖之地。每年九月至十二月,它推出近五十檔演出與活動,串聯大巴黎區各大文化場館,吸引廿五萬名觀眾。它透過文化軟實力連結巴黎與紐約兩大首都,也被譽為國際表演藝術界的領先指標。秋季藝術節近半世紀的發展歷程告訴世人,唯有眾志成城的決心與堅持,才能打造永續經營的文化事業。

跨越國界  古今交融

一九七〇年代,一股保守、封閉的氣息壟罩著法國表演藝術界。各界文化人壁壘分明,且為了討好附庸風雅的布爾喬亞觀眾,不斷重複搬演著經典劇目。這般明日黃花的景象完全不像二戰之前的巴黎,不同的藝術形式相互碰撞,激發出各種大膽、前衛的創作實驗。為了恢復往日光景,龐畢度總統任命米榭.季(Michel Guy)籌備一個兼容並蓄的藝術節,將巴黎打造成可以媲美柏林、阿姆斯特丹、維也納、威尼斯的文化首都。為了籌辦第一屆巴黎秋季藝術節,熱愛表演藝術和旅遊的季不僅召集當時的前衛創作者,也邀請具有異國色彩的表演團體,如模斯.康寧漢(Merce Cunningham)和峇里島國家傳統舞團等。首屆藝術節彰顯季的雄心壯志,某些節目甚至打破當時的演出慣例,如羅伯.威爾森(Robert Wilson)在巴黎時尚博物館(Palais Galliera)呈現長達廿四小時的展演《開放》Ouverture。這種融會傳統與現代的策展方式不僅吸引了九萬多名觀眾,也逐漸影響巴黎藝文圈,讓年輕的藝術家更勇於打破形式框架,挑戰新穎的創作手法。

人文薈萃的藝術盛會

一九七四年,季受政府徵召,擔任國家文化書記(Secrétaire d'État à la Culture)。他委託克隆貝克(Alain Crombecque)管理秋季藝術節。克隆貝克延續前總監的領導方針,持續擴展藝術節的國際視野,邀請來自德國、義大利、東歐、俄羅斯的大師之作。無論是柏林列寧廣場劇院(Schaubühne Berlin)的創始人胥坦(Peter Stein)和古柏(Klaus Michael Grüber)、米蘭名導史崔勒(Giorgio Strehler)、波蘭戲劇大師康鐸(Tadeusz Kantor),這些開啟歐陸當代劇場新頁的先鋒者陸續登上巴黎舞台,彰顯秋季藝術節的非凡氣魄。此外,在季和克隆貝克的領導之下,藝術節也積極協助培育在地創作,讓許多外國藝術家深根法國,放眼世界(註1)。若沒有秋季藝術節的長期資助,布魯克(Peter Brook)、維特茲(Antoine Vitez)和薛侯(Patrice Chéreau)等大師可能無法在八〇年代改變法國劇壇風景,開啟導演掛帥的時代。

在逆境中茁壯

八〇年代末,秋季藝術節陷入經營危機。政府的文化預算開始縮減,開創者季也於一九九〇年辭世。轉戰亞維儂藝術節總監的克隆貝克回到老東家,繼續領航這艘乘風破浪的藝術旗艦。在法國名流貝爾傑(Pierre Bergé)的協力之下,秋季藝術節獲得聖羅蘭基金會(Foundation Yves Saint Laurent)的私人贊助,漸漸脫離了完全仰賴公家補助的文化機構。一九九二開始,在克隆貝克的領軍下,藝術節除了繼續培植法國的中堅創作者,也逐漸走出歐陸,呈現世界當代劇場的繽紛樣貌,邀請的作品來自於南韓、蒙古、南非、中國、日本、伊朗、墨西哥、印度、埃及等國。二〇〇九年,克隆貝克猝然離世,藝術節又面臨存亡之秋。文化部企圖將其改組,與其他劇院合併。然而,長期用資源灌溉社會的秋季藝術節已經成為享譽國際的文化品牌,沒有任何場館可以取代它的地位。直到二〇一二年,巴黎市立劇院總監德馬西-莫塔(Emmanuel Demarcy-Mota)入主秋季藝術節,才將其帶往嶄新的里程碑。

數往知來  擴增版圖

自青春期開始,德馬西-莫塔就是秋季藝術節的忠實觀眾。對他來說,藝術節多元且豐富的節目不但啟蒙了他的劇場知識,也薰陶了他的美學素養。接任藝術節總監,他的首要任務除了繼承前兩屆主席的宏觀視野,同時他也想發揚藝術節的教育功能。因此,他特別安排了「肖像」(Portrait)單元,每年以一至二位創作者為主題,回顧他們一系列的創作。秋季藝術節一次呈現大師的經典作品與最新創作,讓當代觀眾溫故知新,認識到他們的創作歷程(註2)。此外,德馬西-莫塔也積極拓展巡演機會,讓演出從市中心擴展至近郊。二〇一五年,秋季藝術節累積了四十五間固定合作的劇院,其中有十七間都不在巴黎市內。在新任總監的努力下,藝術節愈來愈展現年輕的活力,不但栽培出許多耀眼法國劇壇的新秀和跨領域創作,觀眾的年齡層也不斷地往下降。

四海為家的彈性機制

秋季藝術節每年的預算約為五百萬歐元(註3),45%由法國文化部與巴黎市政府補助,30%來自私人企業與個人贊助,剩下的則全靠票房收入。儘管規模龐大,藝術節的組織架構卻極為精簡。四十七年間,它的編制從九人擴增至廿三人,而只有三位負責節目策劃:藝術總監、規劃戲劇和舞蹈演出、及視覺藝術展演的寇琳(Marie Collin)、掌管音樂類演出的瑪可薇茲(Joséphine Markovits)。藝術節沒有專屬的演出場地,整體工作團隊除了在約四十坪大的辦公室裡處理行政業務,還得遊走在巴黎各處,與不同的劇院與文化場館協商。對創辦人季來說,「這種工作模式避免我們窩在辦公桌上,或陷入例行公事之中。我希望維繫這個藝術節的彈性機制,這使它能夠迅速履行職責、執行任務,這就是它成功的秘訣。(註4)」的確,為了合乎不同創作者的需求,秋季藝術節擔任起溝通者的角色,負責聯繫巴黎各個場館,推動雙方合作。它就像是一座無形的文化橋梁,連結藝術家、館方和民眾,讓難以實現的創作計畫順利成行,也不斷打破形式局限,開拓法國觀眾的藝術感知及國際視野。

台灣人文風情躍上巴黎秋季舞台

今年十一月底,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與兩廳院共製、由王嘉明編導的《Re:親愛的人生》將前往法國,於巴黎南方的MAC劇院和瓦朗榭納(Valenciennes)的鳳凰劇院(Le Phénix)巡演。這不僅是台灣藝術家首度入選巴黎秋季藝術節,也證明源自在地的戲劇創作能夠跨越文化和語言的隔閡。《Re親愛的人生》靈感源自加拿大女作家孟若(Alice Munro)的同名短篇小說。王嘉明模擬這位諾貝爾文學獎二〇一三年得主的筆法,編織出四篇洋溢著台灣風情的小品:一名女子在去掃墓的捷運上,追憶起母親的三段婚姻;一位少女從家鄉的埤塘,想起了對雙胞胎妹妹愛恨交融的情感;一位罹患癌症的婦人決定離家出走,巧遇了幫她驅邪的乩童;一名中年的清潔婦因身上的刺青,回溯自己跌宕不羈的青春歲月。透過細膩的文字描繪和流暢的場面調度,四段故事如行雲流水般鋪展開來,讓觀眾深入台灣的日常生活,以及平民的真摯情感。或許就是這種普世的人性價值打動了秋季藝術節策展人寇琳。在兩廳院的盛情邀約下,她於去年特地來台欣賞這部作品。無論是文本內容和導演手法,她認為這部作品充滿了耐人尋味的底蘊,一定要讓法國觀眾體會台灣創作的濃郁人情。的確,以往歐洲策展人邀演台灣創作多半取決於作品風格,無論是充滿異國風情的傳統戲曲、以肢體表現為主的舞蹈演出、或是視覺強烈的實驗小品,很少有奠基於文本的戲劇製作躍上國際舞台。這次《Re:親愛的人生》能受邀至巴黎秋季藝術節,不但肯定了台灣戲劇工作者的創作實力,也突顯出表演藝術蘊含著無遠弗屆的魅力。

兼容並蓄的核心價值

巴黎秋季藝術節勇於跨越藝術形式的分野,突顯文化的多元性。無論是西方或東方、傳統經典或創新實驗、劇場演出或前衛展演,策展人透過敏銳的美學判斷力,引進從未在法國舞台上出現的作品,鼓勵藝術家直接面對群眾。同時,藝術節也積極推動跨場館製作,活絡表演藝術界的國際網絡,讓單打獨鬥的藝術工作者能夠嶄露鋒芒,持續有機會鍛鍊他們的創作實力。自一九七二年創立以來,巴黎秋季藝術節從未改變過它繼往開來的前瞻方向,如創辦者季所言:「秋季藝術節從無到有。它之所以誕生,只是我在努力實踐這些在我腦袋中縈繞的想法:國族疆界不應該是區隔文化的界線;創作的唯一意義來自於彼此交流、相互融合、雙方碰撞出來的火花;巴黎將要重新成為文化的輻輳之地,也就是說,這個首都要廣納百川,包容各種相異的藝術創作,並積極促成它們的流通。(註5)

註:

1.      巴黎秋季藝術節協助彼得.布魯克經營北方劇院(Théâtre des Bouffes du Nord),對史崔勒83年入主奧德翁劇院(Théâtre de l'Odéon)也功不可沒,同時它也促成巴黎歌劇院(Opéra de Paris)與模斯.康寧漢的合作關係。

2.      歷年來「肖像」單元的藝術家包括:2012年的瑪姬.瑪漢(Maguy Marin)、2014年的威廉.佛塞(William Forsythe)、2014-2015年的卡士鐵路奇(Romeo Castellucci)和路易吉.諾諾(Luigi Nono)、2016年的陸帕(Krystian Lupa)和露辛達.柴爾茲(Lucinda Childs)、2017年的傑宏.貝爾(Jérôme Bel)和阿迪蒂弦樂四重奏(Irvine Arditti & Quatuor Arditti)、2018年的姬爾美可(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和克勞德.維維爾(Claude Vivier)、2019年的模斯.康寧漢和La Ribot。

3.      約為1億7千500萬元新台幣。

4.      Antoine de Baecque, Esprit d'automne : histoire d'un festival, Paris, Gallimard, 2016.

5.      Jean-Pierre Leonardi, Festival d'automne à Paris : 1972-1982, Temps actuels, Paris, 1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