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獨有偶《雪峰村上的惡人廟》 從尋找自己開始

戲偶設計余孟儒精煉「紙」元素,包括:稜角線條、韻律動態,並綜合使用「擬真摺紙」與「立體摺紙」藝術技法,為該劇打造活靈活現的妖怪戲偶。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無獨有偶《雪峰村上的惡人廟》由鄭嘉音導演、金典獎得主沈琬婷編劇與製偶師余孟儒三人聯手突破偶戲形式與限制,融合妖怪偶戲、摺紙藝術、光影戲、操控機關,打造以青少年冒險為故事軸線的奇幻鉅作。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雪峰村上的惡人廟》

5/4-5  19:30  5/5-6  14:30

台北  水源劇場

5/19  14:30

宜蘭演藝廳

INFO  02-9501977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新戲《雪峰村上的惡人廟》,由鄭嘉音導演、金典獎得主沈琬婷編劇與製偶師余孟儒三人聯手突破偶戲形式與限制,融合妖怪偶戲、摺紙藝術、光影戲、操控機關,打造以青少年冒險為故事軸線的奇幻鉅作。

本劇由真人、影偶、戲偶共同演出,除了主角何小霓和哥哥是真人姿態演出外,尚有九隻風格獨特的妖怪戲偶,皆以「摺紙藝術」為設計概念打造。九隻妖怪偶皆使用泡棉與大量紙材為基底,除了以薄如蟬翼的手工棉紙或高磅數的牛皮紙為戲偶基底外,又依照戲偶部位不同,使用不同纖維長短的質材,以及韌性與色澤不同的紙材表面,甚至揉合兩種紙的特性,為該劇打造活靈活現恍如真人的妖怪戲偶。

《雪峰村上的惡人廟》原型來自沈琬婷十九歲的夢境。劇中夢境、大火焚燒的場景,透過偶戲的光影戲法,讓舞台上真人、戲偶、影偶交錯橫縱轉換於虛實空間中,同時給予觀眾更多想像空間。鄭嘉音讓原先只在舞台後方操作的光影手法,直接搬到舞台上呈現,為觀眾揭密火燒惡人廟及現實與夢境的各種詩意場景。

鄭嘉音表示,《雪峰村上的惡人廟》故事核心寓意在於:眾生形色與內在實像,藉由主人翁何小霓人類樣貌對比古奴依妖怪奇貌,映照現代人對美醜、善惡、對錯的既定價值框架,「當人們同化於普世價值觀後,停滯自我懷疑、同時也將停滯追求更多可變與可能的自己。」

此外,本劇邀請台語重金屬樂團「火燒島」編寫主題曲〈追風135〉,透過熱血樂團低吼黑腔、死亡吶喊,詮釋青少年莫名的情緒火團,同時傳達青少年毫無畏懼的熱血心性。主唱呂鴻志表示:「這是一齣青少年帶著迷惘而來,衝破迷惘而去的劇作。」他企盼觀眾在觀看何小霓冒險打怪、衝撞成長時,也能找回自己的少年心、少女心。

【欲知更多詳情,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18年4月號「即將上場」〈無獨有偶《雪峰村上的惡人廟》 在「妖」與「形式」中 探問被壓抑的心魔〉;免費下載《PAR表演藝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