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的雕塑 側記帕派約安努身體工作坊

「練習的重點不是美感,而是溝通。不要急著開始跳舞。」帕派約安努強調,一開始,給予的人不用變化太多花樣,得去覺察對方的感受性與身體狀態 (李芸霈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迪米特里.帕派約安努的舞作常給人動態繪畫的印象,每個構圖畫面都是鑄造動作的刻痕,凝結時空的觀看。如果說空間是他的畫布,舞者的身體便是他作畫的材料。

2017舞蹈秋天─迪米特里.帕派約安努《偉大馴服者》

11/16-19

台北  國家戲劇院

迪米特里.帕派約安努(Dimitris Papaioannou)的舞作常給人動態繪畫的印象,每個構圖畫面都是鑄造動作的刻痕,凝結時空的觀看。如果說空間是他的畫布,舞者的身體便是他作畫的材料。如何還原人體如同油彩、雕塑的物質原料一般,保持中性、開放、可被形塑的狀態,便是他與舞者工作的起點。

工作坊開始,帕派約安努便說,雖然曾接受日本舞踏的訓練,但他從未真正學過導演或編舞。「我沒有特別的身體系統,但透過名為『The Pushing Discussion』的練習,能讓業餘人士放鬆,對自己的身體動作更自在,也能讓專業表演者,跳脫既有的身體框架。」

練習由兩個人一組,一人接收,一人給予。接收的人閉上眼睛,雙腳平行站立,和骨盆一樣寬,呈現身體的中性位置。給予的人通過掌心,以非常溫柔,幾乎沒有碰觸的方式,推動對方的身體局部,使之產生動態。

「練習的重點不是美感,而是溝通。不要急著開始跳舞。」帕派約安努強調,一開始,給予的人不用變化太多花樣,得去覺察對方的感受性與身體狀態。

接收的人想像自己的身體是「煙的雕塑」(smoke of sculpture),當觸碰像一陣風吹過來,身體的局部移動,繼而帶動其他的身體部位,再回到中性位置。

相較於接收的人,給予的人是比較困難的,給予的力量,不是引導或操縱,而是傳遞、啟動,提供方向的建議,要溫柔、精準,同時也要很有想像力。
 

帕派約安努提醒,給予的人要保護接收的人,因為接受的人閉著眼睛,完全敞開他的感官,感受外來的力量,如果身體的覺知夠敏銳,甚至不用經過接觸,就能感受到能量。

等到逐漸熟悉練習的模式後,給予的人可以改變能量傳遞的質感和速度,接收的人得盡量切割、發現不同身體部位的可能。

「身體在空間中移動,而不是繞著自己」、「移動是為了創造空間」、「因為是風、是煙,所以是流動的,不會停留在任何一個地方」、「靜止是最美的狀態」帕派約安努在過程中,不斷提示學員的重點,反過來讓人思考他在舞作中,對於身體美學的追求。

就像他在《偉大馴服者》所說:「人生若是一趟旅程,這是一趟雕塑自己的旅程,透過時間不斷雕塑自己。」若身體是煙的雕塑,那麼時間如煙,銘刻於動作的軌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