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上卡內基 北市國讓世界看台灣

北市國「臺灣音畫─TCO 2018美國巡迴音樂會」用音樂征服當地樂迷。 (臺北市立國樂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臺北市立國樂團在團長鄭立彬的指揮下,樂團第一次登上紐約卡內基音樂廳拓展國樂,這不僅是樂團的首度紀錄,也代表來自台灣的職業樂團首度在這國際指標性的場館演出,意義非凡。

臺灣音畫─吳蠻與臺北市立國樂團

11/6  20:00

紐約  卡內基音樂廳

11/7  20:00

巴爾的摩  琵琶第音樂院弗里德貝格廳

INFO  02-23832170

「絲路」之詞,雖然緣於十九世紀的德國地理學者,但這條路卻自上古開始形成。數百年來,各國商人、傳教士、使者在遍及歐亞大陸、北非、東非的廣大版圖從事商業貿易之餘,也達到了文化交流,絡繹不絕的旅人在道路上留下足跡,也連結了這條道路上的文明。到了廿一世紀的今天,向外拓寛的道路雖無須再經過雙足踩踏,絲綢之路再也不只有一條,但是雄心與夢想自古至今卻沒改變過。

明年即將歡慶四十歲的臺北市立國樂團,成立以來跑遍世界各地。今年,在團長鄭立彬的指揮下,樂團第一次登上紐約卡內基音樂廳拓展國樂,這不僅是樂團的首度紀錄,也代表來自台灣的職業樂團首度在這國際指標性的場館演出,意義非凡。此行樂團規畫的音樂會以「台灣音畫」為題,希望讓西方世界聽見來自台灣的聲音。

劇場元素打頭陣 吳蠻琵琶吸人氣

上半場第一首樂曲是台灣作曲家陳樹熙的《眾神出巡》,在觀眾掌聲後,伴隨樂團打擊樂器的鐘鼓鳴聲,鄭立彬率領著嗩吶首席林子由及嗩吶組樂手從觀眾席後方緩緩走向舞台,「出巡」的劇場元素加上響亮的嗩吶聲響,又再度引起觀眾的驚喜與喝采。熱鬧非凡的曲風勾勒出街頭廟會的場景,整首幾乎是嗩吶協奏的創作,成功「道」出了樂團的開場白。接下來兩首樂曲,是由琵琶演奏家吳蠻擔任協奏的《高原魂》及與樂團首席王銘裕搭配的雙協奏曲《瑤姬》。前者由大陸作曲家曲文軍依據陝北音樂素材創作,後者則是台灣年輕輩作曲家鄭光智依據中國古代傳說神女瑤姬的故事,藉由秀山民歌《黃楊扁擔》的旋律及大量多變的節奏,表達內心的嚮往與憧憬。吳蠻與北市國甚有淵源,一九九二年受北市國邀請,她成為第一位在台灣進行演奏的大陸琵琶演奏家。在樂團二Ο一七/一八年樂團時,她也受邀成為北市國首位駐團藝術家。旅居美國的她,是大提琴家馬友友「絲路計畫」的創始成員之一,曾獲七次美國葛萊美唱片「最佳演奏」、「最佳跨界」和「最佳世界音樂專輯」獎項提名,去年更榮獲「最佳世界專輯」並入圍台灣金曲「最佳傳統音樂專輯獎」。挾帶她的高人氣及卡內基廳的美妙音色,琵琶的傳統與現代之美加上胡琴的線條相互唱和,讓觀眾聽得如癡如醉。

下半場《臺灣音畫》改編自大陸作曲家鮑元愷歷時十二年時間創作的《臺灣音畫》,全曲包含「玉山日出」、「安平懷古」、「宜蘭童謠」、「恆春鄉愁」等。樂曲中可以明確聽見台灣民謠〈丟丟銅〉、〈天黑黑〉、〈思想起〉、〈農村曲〉等旋律,更將懷舊的月琴搬上舞台,營造特殊情懷。鄭立彬說:「如此八個樂章的大型交響組曲就像帶領觀眾遊了一趟台灣八個著名景點。」原為西洋交響樂曲改編成國樂,更能詮釋台灣特殊的風土民情,鄭立彬放下指揮棒,在台上直接用雙手細細帶領,讓樂曲編織出一幕幕優美畫面,呈獻觀眾眼前。

國樂新音響 打造台北之聲

從鄭立彬就任團長之後,他便以指揮的背景大力塑造樂團的「台北之聲」。瞭解國樂團低音域的缺乏、高音域張力不夠及彈撥聲響的偏弱,他首度調整國樂團有史以來的排列模式,將二胡調到指揮右方、高胡調至左方;中胡在右前方,大提琴則是左前方……如此類似俄國交響樂團式的座位,解決了音響上的諸多問題,也創造與眾不同的國樂聲響。他說:「我期待就像費城管弦樂團與指揮尤金.奥曼迪(Eugene Ormandy)共同建立的聲音。」事實上,北市國如此的聲響,與大陸、香港、澳門及新加坡早已窘然相異,辨識度極高。而他也肯定在指揮時樂團給予的回饋,在許多樂曲進行中,他們自然帶有韻味的滑音、加花等詮釋,不但超乎期待,更讓他感到無比驚豔。

在卡內基音樂廳結束後,樂團繼續前往位於巴爾的摩的琵琶地音樂學院,第二套曲目少了吳蠻,《瑤姬》換上琵琶首席鄭聞欣,並且加上笛聲部首席賴苡鈞主奏的《庫依的愛情》,不但吸引觀眾目光,也令學院師生對國樂感到好奇,在中場休息時間頻頻走到台前近身觀察國樂器。音樂會結束後,安可曲又是另一個亮點,為了慶賀美國作曲家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百歲,北市國更首度改編作曲家的歌劇《憨第德》Candide序曲以響觀眾。當熟悉的旋律以國樂音色在耳邊響起,不少人開始交頭接耳討論,或者隨著旋律搖擺身體。散場,觀眾踏著輕快的節奏、哼著音符離去時,相信這場精心策畫的美國巡演之行,已經征服了此地刁鑽挑剔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