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勇經典崑曲新版系列 再次掀起崑曲美學炫風

白先勇指出,崑曲是非常了不起的文化瑰寶、最大的文化成就之一、所有的表演藝術中美學程度達到最高的一門藝術。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崑曲義工」白先勇攜手蘇州崑劇院製作青春版《牡丹亭》,為華人崑曲界帶來新一波復興風潮;在台積電文教基金會與國家兩廳院的支持下,今年二月再度將《白羅衫》、《潘金蓮》及《玉簪記》帶到台灣。

2019TIFA台灣國際藝術節

2/22  19:30  《白羅衫》

2/23  19:30  《潘金蓮》

2/24  14:30  《玉簪記》

台北  國家戲劇院

 

台積電經典傳承饗宴

2/27  19:30  《玉簪記》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3/2  19:30  《白羅衫》

台南 國立成功大學成功廳

3/6  19:30  《潘金蓮》

新竹縣政府文化局演藝廳

INFO  02-33939888

「崑曲義工」白先勇攜手蘇州崑劇院製作青春版《牡丹亭》,為華人崑曲界帶來新一波復興風潮;在台灣發跡,走過全世界,十多年後的今日,隨著新版崑曲作品,在台積電文教基金會與國家兩廳院的支持下,再度將蘊含深厚藝術與文學底蘊的三齣經典《白羅衫》、《潘金蓮》及《玉簪記》帶到台灣。

享有「百戲之祖」的崑曲,是以美的形式表現東方人最深的感情,透過身段及唱腔呈現,讓一舉一動甚至服裝、舞台,都追求「美」的極致表現。作家白先勇即是被這種「美」所感動,九歲那年,初見梅蘭芳演出《遊園驚夢》,崑曲的纏綿婉轉、一唱三嘆,在他心裡埋了籽。直到數十年後再看崑曲,復興崑曲之情便在他心中冒芽、破土、發枝。白先勇表示,青春版《牡丹亭》啟發了崑曲復興運動。自二ΟΟ四年首演後,數十萬青年進場觀賞崑曲,劇目上更有新編《玉簪記》、《白羅衫》、《潘金蓮》(原名《義俠記》)繼而演之,崑曲推廣成效在這十多年來有目共睹。他強調:「創新,必須尊重古典。」崑曲有六百年歷史,已發展出非常嚴謹的程式化表演,每邁出一步都要小心謹慎,必須守住抽象寫意、以簡馭繁的美學傳統,彰顯崑曲「雅部」藝術的精緻。

延續《牡丹亭》的情真情深,《玉簪記》講述書生潘必正與道姑陳妙常於寺廟中的禁忌之戀。除了兩位主演俞玖林與沈豐英的精湛演出,舞台採極簡、寫意風格:董陽孜的書法及奚淞的繪畫藝術創造出一個舞台上的水墨世界,加上美術總監王童的服裝設計讓節目視覺更加淡雅精緻,以生動的線條藝術塑造一片詩情畫意,為崑曲創造了戲曲表演藝術前所未見的新境界。

《潘金蓮》是以潘金蓮為主角,敘述在封建社會中敢愛敢恨的剛烈女子備受壓抑的愛恨情仇。新版崑曲中用現代眼光,從人性的角度看待這個多采多姿的爭議人物,引起觀眾的畏懼與憐憫。白先勇提出,《潘金蓮》原名為《義俠記》,戲劇重點是武松,但新編版本《潘金蓮》則由女性觀點看待此一具爭議性的人物。三位主演分別由呂佳飾演潘金蓮,屈斌斌演出武松,柳春林更分飾兩角,詮釋外貌與性格迥異的武大郎與西門慶,重新刻寫市井小民,演繹複雜的情感。服裝造型設計曾詠霓更對劇中人物下足功夫,設計非常精美。

崑曲不是只有才子佳人,《白羅衫》的故事不談男女愛情,描寫的是親情,是關乎人性的父子情義與罪惡救贖之間的掙扎。《白羅衫》看似是因果相報的「輕偵探」故事:上京赴試的書生徐繼祖(俞玖林飾)受老嫗與長子長媳之託,帶著信物「白羅衫」尋找失散多年的蘇雲夫婦。但編劇張淑香對原著進行大幅翻轉,強化與建構出一個偵探小說式的線索外,更在親情理法之間,徐繼祖與徐能(唐榮飾)父子之間的關係,引發的不僅是人世的悲歡離合,更有如莎士比亞劇般的內心詰問與悲劇意蘊。白先勇以「命運的作弄與人性的掙扎」描述《白羅衫》故事的困境。

對於演員,白先勇說:「巾生轉型為官生,演唱的方式是不同的。」對於巾生戲見長的主演俞玖林,在《白羅衫》中的小官生行當更是其藝術生涯裡的新突破。張淑香則補充,《白羅衫》是對人性的拷問,在忠孝兩難困境之中,人該如何抉擇,以活出大於自己的生命。

【欲知更多詳情,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18年11月號企畫特輯「百變崑曲PLUS」〈讓崑曲青春正炙推手笑看滿園花開「我要做的不只是一齣戲」白先勇打造傳承工程〉;免費下載《PAR表演藝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