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空間聯手無獨有偶 史派德奇遇記之《飛飛飛》要觀眾好看

舞蹈空間舞團與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合作《飛飛飛》,打造一個充滿奇想、生動又平易近人的生命故事。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舞蹈空間舞團今年秋天邀請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合作,結合不設限的操偶概念與舞者肢體,推出史派德奇遇記之《飛飛飛》,打造一個充滿奇想、生動又平易近人的生命故事。

史派德奇遇記之《飛飛飛》

10/12-13  19:30  10/13-14  14:30

10/19-20  19:30  10/20-21  14:30

10/26-27  19:30  10/27-28  14:30

台北  水源劇場

INFO  02-27168888 # 115-118

舞蹈空間舞團今年秋天邀請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合作,結合不設限的操偶概念與舞者肢體,推出史派德奇遇記之《飛飛飛》,打造一個充滿奇想、生動又平易近人的生命故事。

「無獨有偶」導演鄭嘉音十五年前曾與旅美編舞家楊銘隆合作《史派德奇遇記之八腳伶娜》,描述一位名字珠兒的史派德(spider,蜘蛛),常因天馬行空的想法在學校被「霸淩」,沒想到在黑森林的一段奇遇,從與各種動物的互動中學會跳舞絕竅,成為人人稱羡的「八腳伶娜」。兩位創作者再度聚首,多年的隔空並沒有造成任何距離感,反而立即找到合作重點:延續珠兒的冒險故事,這次主題訂為《飛飛飛》。當年花了一個月密集討論才出來的型式,這次只花了兩小時會議就訂案,導演及編舞一唱一和,故事骨架與血肉就在你投我接的互動中迅速完成。

劇本角色要如何分配呢?主角珠兒帶點傻氣,她的同學阿派要有點霸氣、可美是嬌嬌女、阿光是陽光男孩……看起來分配角色好像不難,但舞者們如何表現出這些帶著個性的蜘蛛呢?排練指導陳凱怡不想讓舞者輕鬆地等著被「餵食」,決定先出個「深論題」,讓大家及早進入備戰狀態。

陳凱怡首先請舞者們研究蛛蛛習性,再尋找哪個類型的蜘蛛習性比較符合自己劇中的角色。這一研究可不得了,蜘蛛種類眾多;於是,愛抱抱的花蟹蛛成為飾演媽媽的參考,珠兒要師法可愛的孔雀蛛,戴著眼鏡的鬼面蜘蛛最適合用來詮釋爺爺了……舞者們各自找到「心儀」的對象,也不忘在分享中「爭奇鬥豔」,給彼此上了一堂生物課,主動為角色塑造鮮明特質。

接著,舞者將蜘蛛的習性與角色具體化,每人先發展出蜘蛛的「招牌動作」,再以此延伸出帶有喜怒哀樂表情的「變奏動作」。兩週的紮實準備,不僅逗得導演大樂,舞者用功的「起鬨」也為開排訂下了重要基礎。

鄭嘉音在開排前,帶來了一大箱的戲偶「家私」,想先惦惦舞者掌握偶的能力,沒想到舞者們樂於嘗試,也有著一般戲劇演員少有的肢體默契,三位舞者才拿起六十公分左右高的執頭偶試試身手,就因應老師指令,做出了游泳動作。一人操作頭、一人控手、另一人管腳地從「狗爬式」很快的調整成呼吸有致的「自由式」,再一翻身就變出了「仰式」。

舞者們的靈活表現,激起「無獨有偶」創意群的壯志,決定以一個四人團隊,為《飛飛飛》打造專屬偶道具,每週都像變魔術般,陸續發展出近百個道具讓舞者們把玩,有的物件很大,移動起來虎虎生風,有的要運用手指的巧勁操作,有的則是得邊跳邊操作機關,舞者們「見招拆招」,讓創意不斷堆疊出來。

楊銘隆五月自美返台後,看到戲劇架構己大致底定,充滿童趣的偶道具也一一現身,決定「乘勝追撃」,展現舞蹈的創作。其中最大的重點在於珠兒想要向各式各樣的鳥類討教飛行技術,那各種鳥類飛行的舞蹈如何才能「出奇致勝」呢?想不到楊銘隆竟從世界舞蹈著手,讓大公雞以紐西蘭戰舞表現氣勢、黃山雀以宮庭舞呈現靈巧,大老鷹帶著印地安舞蹈的節奏,藍鵲舞出佛朗明哥的帥氣……每種鳥類都因為這些色彩分明的舞蹈型態而有了明顯特性,讓人大開眼界。

配樂部分,這次演出與金鐘、金曲常勝軍柯智豪合作,服裝由郭孟凡與鍾沐真兩人共同操刀,舞台設計則是林仕倫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