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空間X無獨有偶《飛飛飛》 「視障」專場開啟無限想像

《飛飛飛》彷如一場國際舞作大觀園。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舞蹈空間舞團新製作《飛飛飛》在文化部「文化平權」的發展重點鼓勵下,邀請啟明學校全體師生觀賞,將好聽的音樂、精采故事與動作的想像,一一講述給這群特殊的「視障」觀眾們欣賞。

舞蹈空間×無獨有偶《史派德奇遇記之飛飛飛》

10/12-13  19:30 10/13-14  14:30

10/19-20  19:30 10/20-21  14:30

10/26-27  19:30 10/27-28  14:30

台北  水源劇場

INFO  02-27168888 # 115-118

舞蹈空間舞團新製作《飛飛飛》在文化部「文化平權」的發展重點鼓勵下,由國立新竹生活美學館支持,邀請啟明學校全體師生觀賞,並透過中華民國口述影像協會協助,將好聽的音樂、精采故事與動作的想像,一一講述給這群特殊的「視障」觀眾們,看看這隻充滿好奇心的史派德(Spider蜘蛛)珠兒,如何從想學飛的歷程中發現自己的長處與能力。

文化部主任秘書陳登欽表示:「『文化平權』不是口號或政策,而是想像力開發的啟步。」賽斯身心靈診所楊聖弘心理師說:「身為視障者,無論透過什麼樣輔助,都還是很難想像明眼人看到的世界,但只要能打開人的想像,投入再多的時間都值得!」

《飛飛飛》邀請旅美編舞家楊銘隆與「無獨有偶」導演鄭嘉音共同創作,兩人天馬行空的想像力與創造力,激起燦爛火花。在他們眼裡的世界,道具不只是道具,動物不只是動物,各種可能的排列組合,各式元素的拼貼揉雜,如宇宙大爆炸般噴發,令人嘆為觀止。

如同許多親子劇,《飛飛飛》也是一齣有故事架構的舞作。六十分鐘的故事充滿複雜的起承轉合,然而,舞者卻沒有任何一句台詞,純粹以肢體的方式詮釋;不禁讓人好奇,這樣的呈現難道不擔心觀眾看不懂劇情嗎?兩位作者一致展露自信地認為,不以語言表達,其實可以保持更大想像的彈性。

楊銘隆認為,「對舞者而言,肢體就是他們最好的工具,《飛飛飛》除了運用音樂、燈光、道具襯托出整體氛圍,舞者精力的多寡更是演出細節的一大關鍵。當舞者表現一隻『蜘蛛』時,首先要掌握他的個性,再漸次安排這個性底下的Energy(能量)、動作的頻率,再配合時間、空間,就可以表現出不同的情緒與情境。不必刻意模仿蜘蛛,就可以透過這樣的意象,展現出他們的個性與想傳達出的訊息。」

「無獨有偶」劇偶設計團隊為《飛飛飛》設計了七十多個道具,而且每一件道具可都沒這麼簡單,舞者雙手操弄的扇子、旗子或竹簍,都不只是單一的物件,而是如同鄭嘉音所說,「許多的道具變化,其實是被舞者們用身體玩出來的。」

例如,代表貓頭鷹的竹簍,轉著轉著,搖身一變可以成了三輪車。珠兒在偌大的森林裡與各種夜間動物周旋,兩面大旗子從天而降,於空中左右揮舞,龐大的黑影製造出神秘緊張的氣氛;陡然間,舞者一個倒立,兩面旗子佇立在旁,突然間轉換成了巨大的蝙蝠。那樣的畫面與鏡頭,令人驚愕的瞬間,將想像力的層次擴展,一步步向上堆疊,如萬花筒般讓人看得目眩神迷。鄭嘉音自己非常喜歡將尋常的東西玩出令人驚嘆的表現,她認為,或許這樣也可以讓孩子們回家就能把枕頭和棉被拿去延伸,發展出不一樣的想像。

由於此次演出的主題是「飛」,故事裡包含各式各樣的鳥類,不論是大鳥小鳥,會飛的鳥、長腳的鳥等琳瑯滿目的元素,這可令楊銘隆在編舞上費盡巧思。為了讓每一隻鳥都能透過舞蹈展現性格,他從世界各國的舞作尋覓靈感,如黃山雀,小隻優雅、走起路來一跳一跳的可愛姿態,與法國宮廷舞小巧的特性相互輝映;而不會飛的公雞,則選擇了紐西蘭戰舞,大量低重心、拍胸脯的動作,恰似公雞沉重笨拙的形象;色彩鮮豔的藍鵲,則以華麗的佛朗明哥舞代表,嗆辣的快節奏,全然展現了藍鵲霸氣的性格,簡直可說是一場國際舞作的大觀園。

儘管這是一部標榜「親子」的戲劇舞作,但兩人製作時,卻不刻意降低年齡,「事實上,我和嘉音都認為小孩子的想像力比大人還好,我們不把親子劇想像成非常幼稚化的那種,而是大人小孩都喜歡的那種。畢竟如果大人不喜歡,小朋友為什麼要喜歡呢?」楊銘隆說。

鄭嘉音則笑說,自己的個性本來就很像小孩子,從小愛看劇的她,喜歡把自己當成一個觀眾,能說服自己好看,才能說服別人。她希望《飛飛飛》可以帶給觀眾一種愉快的體驗,「我們儘管不會飛,但可以讓創意飛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