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博丞北歐神話四部曲《INNERMOST》 墜入混沌宇宙的現代舞世界

《INNERMOST》 (周墨 攝 丞舞製作團隊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今年慶祝滿五周年慶誌的丞舞製作團隊,在原創作品《浮花》巡迴世界舞壇之際,於今年十二月回歸台灣舞台,以舞作《INNERMOST》展開一趟原始起源的奇幻尋覓之旅。

2019全新製作B.DANCE《INNERMOST

12/13  19:45  12/14  14:45

臺北市藝文推廣處城市舞台

INFO  www.bdance.com.tw

「宇宙在爆炸的那瞬間有聲音嗎?」一句簡單叩問,開啟了穿越宇宙星辰的藝術想像之旅。今年慶祝五周年慶的丞舞製作團隊,在原創作品《浮花》巡迴世界舞壇之際,於今年十二月回歸台灣舞台,以舞作《INNERMOST》展開一趟原始起源的奇幻尋覓之旅。

今年卅二歲的台灣編舞家蔡博丞,也是近年連奪國際金獎、備受注目的編舞奇才。他鍾愛從西方神話尋找題材,過去曾有描述北歐神話烏鴉的舞作《Hugin/Munin》,以及表現北歐神話霧之國度的作品《Niflheim》與描寫善惡共存的雙頭犬之作《Orthrus》;這回選定西方傳說中的混沌宇宙,作為編舞題材,蔡博丞闡述:「我一直對北歐神話、古代傳說故事,其中妖精幻化、女巫驟現、鬼怪破繭而出等這類題材非常感興趣,特別是北歐神話、希臘神話,更是讓我充滿無限想像。」他說:「有一次在書中看到混沌宇宙的意象,深深被吸引,查了很多資訊後,發現我對混沌宇宙這個概念本身產生很多思考空間及想像的提問,不禁讓我思考,是誰創造人?在宇宙一片混沌之前會是什麼光景?又是誰創造這個宇宙?這個宇宙真的只有我們嗎?還是跟很多科幻電影裡演的一樣,其實有很多個不同的星球在不同空間當中運轉?於是,我腦內的小宇宙開始旋轉,跳出非常多不同的畫面跟角色及影像。於是,《INNERMOST》作品的雙人舞作雛形就誕生了。」

《INNERMOST》的雙男舞作版本由舞團資深舞者張堅志、張聖和演繹,在二〇一七年已獲瑞士伯恩舞蹈金獎的肯定。「我是一個比較計畫型的人,在每一個作品的發展,我都覺得應該要有屬於它的醞釀期,讓時間為作品發酵,也讓舞者的身體吃進更純熟的肢體樣貌。因此,醞釀了三年,我才覺得現在是時候了。」《INNERMOST》發展成六十分鐘不中場的全版舞蹈作品,將由八位丞舞製作團隊舞者擔任演出,這個作品將使用京劇的鬍鬚及長棍,還有烏鴉等不同的物件,將東西文化結合,充滿無限的幻想及意象。

從魔幻神話故事出發,蔡博丞也演出邀請曾為台灣電影《紅衣小女孩》、《目擊者》與影集《麻醉風暴》擔任配樂的資深音樂製作人李銘杰及劇場資深燈光設計張廷仲共同量身打造奇幻世界。

李銘杰表示,「這次的創作,我想像著從宇宙爆炸前的那一份寂靜到噴發的那一瞬間產生的能量與波動會是什麼樣子。因此,在編曲的過程,我相當專注於氛圍的營造,其中合成器裡的正弦波是我想像中世界的起源,像是微觀世界的開始,進而像漣漪一樣,堆疊出許多泛音。隨著樂曲進行,我更選擇使用一些東方的傳統敲擊樂器來呼應文明之間的衝突、對立與矛盾。」

張廷仲認為,「在宇宙誕生瞬間,是感受先牽引著我們前進,那應是一股無法描述,無法定義的力量。對我來說,它是非常哲學的思考,有了描述,有了定義,便有了存在。因此,我定義本次的作品創作,是從穿越原始神話的那一刻開始,如在日常中看到朝日、看到夕陽、看到厚重的雲層,穿越一束陽光,看到老舊的建築,搖曳一束燭光。此時,各種聲音傳來,如雞啼、如鴉叫、如雨聲、如風聲,各種情緒,染出不同氛圍。」他說,這是舞者、音樂、燈光,三者相輔相成的魔幻時刻,「我相信,那是缺一不可的重要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