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卅四年 光環舞集宣告熄燈落幕

光環舞集在進駐的新北投七一園區,由團長楊宛蓉宣告熄燈謝幕,歷代光環舞者齊聚一堂懷念劉紹爐。 (臺北市文化局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一九八四年創立的光環舞集,歷經卅四年,於六月廿五日在進駐的新北投七一園區,由團長楊宛蓉宣告熄燈謝幕。

光環舞集謝幕

6/25

新北投七一園區

一九八四年創立的光環舞集,歷經卅四年,於六月廿五日在進駐的新北投七一園區,由團長楊宛蓉宣告熄燈謝幕。

光環舞集由已故國家文藝獎得主、編舞家劉紹爐及其妻子楊宛蓉共同創立,先後發表「嬰兒油上的現代舞」及「觀音聽舞」等系列舞作,《奧林匹克》(1994)是其創作表現的集大成。記者會上播放了由台北市文化局委託《華視新聞雜誌》製作的光環舞集紀錄片,紀錄了劉紹爐過去的身影,不少與會者聽到片中故人的這句話都笑了:「油和水混在一起,油水很多,光環就靠油水起家。」

是玩笑話也是真實,光環舞集靠著「油水」打響了名號。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院院長也是光環舞集藝術顧問的鍾明德分享劉紹爐「找到」嬰兒油的那一刻,依然歷歷在目:「那是一九九二年夏天,他在NYU第七街的排練場跟女舞者排練,汗濕了,地板滑了,就那一個推力,讓他發現。」他形容老朋友的創作發現是神賜,「一九九○年代初期,我們還不知道未來在哪兒,一切很蓬勃,藝術創作中最重要的是熱情,劉紹爐有客家人打死不退的硬頸,他從美國的極簡主義美學跟台灣文化傳承,讓他找到機會,回到身體的原點,很多舞團都在做這件事,而嬰兒油上的現代舞是老天有眼的給予,他找到了媒介,讓氣身心三合一。而且他堅持,且愈來愈純粹。」

二Ο一四年劉紹爐因腦瘤離世,楊宛蓉苦撐舞團,努力推出嬰兒油新舞作,也曾邀請旅美編舞家余承婕合作編舞,但最終仍因楊宛蓉的身體因素考量決定休團,她表示:「我五味雜陳,但感覺溫暖與感動。光環曾經過耀眼的日子,這是社會給的養分,讓我們不感到孤單。紹爐將他的生命全部奉獻舞蹈,回憶當初,我們都不知道未來發展,每日跟舞者工作表演,才逐漸明白這是他畢生的道,無怨無悔。他離開前還清醒時,曾對我說,『嬰兒油是你來我往,舞團就順其自然。』」

記者會上,十一名歷代舞者齊聚一堂懷念劉紹爐。舞者中有團齡最長者已逾卅年的初代成員,除了舞蹈科班畢業,也有計程車司機、心理諮商師等,許多舞者都不約而同地表示:「這是一個療癒系的舞團,有愛的啟發,在嬰兒油中學到很多心性,兩位老師給我們很大的支撐。」

有感懷,更多是故事未完的傳承。記者會上,除了光環舞集熄燈外,也宣告了藝響空間新北投七一園區的新世代團隊進駐,分別是「翃舞製作」、「複象公場」、「可揚與他的快樂夥伴」。台北市文化局副局長陳譽馨説:「光環是首批進駐團隊,這是傳承的時刻,未來將有更多的劇團進駐。透過新舊傳承,希望園區的藝術能量可以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