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蘋果」都無法擋 讓你忍不住的ASMR

(黎家齊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蘋果電腦在二〇一九年發布了四則「沒有情節」的廣告,以海邊的耳語、削木之聲、步行於山間的腳踏與雨落帳篷的彈跳聲,主打新手機錄音功能的高品質,不過還有另一亮點難以忽視——它們所利用的「ASMR現象」再度引發熱議。

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網站  https://www.opentix.life

蘋果電腦在二〇一九年發布了四則「沒有情節」的廣告,以海邊的耳語、削木之聲、步行於山間的腳踏與雨落帳篷的彈跳聲,主打新手機錄音功能的高品質,不過還有另一亮點難以忽視——它們所利用的「ASMR現象」再度引發熱議。

ASMR為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的縮寫,直譯為「自發性知覺經絡反應」,更口語化的說法為「顱內高潮」,指的是由視、聽、觸、嗅等知覺的感應,引發一種從背脊到頭皮發麻的快感。聽起來或許有些神秘,但回想許多人在拆封包裹時,因為持續戳破氣泡包裝紙而感到療癒,大概多少能說明:ASMR即使尚未完全被科學界認可,卻是許多人共有的經驗。

根據蘭登書屋(Penguin Random House)出版的《ASMR》專書指出,一九八〇年代美國畫家羅斯(B. Ross)在他主持的電視節目「繪畫之樂」中,用筆在畫布上持續塗刷與輕聲分享心得,是造就「顱內高潮」效應被大眾強烈意識的濫觴。網路崛起後,像羅斯這樣擁有柔緩聲響的影片更蜂擁出現,造就ASMR風潮。

二〇二〇年,斯德哥爾摩設計中心為ASMR現象舉辦了一次盛大展覽,觀者可以躺在特殊的皺摺沙發上聆聽寵物洗澡的聲音(當然官方網站目前更歡迎大家線上聆聽),策展團隊渴望每個人都能從中體會到一種相對於急促生活的緩慢節奏,而這種「慢」與「放鬆」,正是ASMR藝術家們渴望給予世界的關懷。

「大自然」的呢喃絮語

樹葉顫動的摩擦聲、溪水潺潺流動的自然聲響,都是ASMR影片中的大宗;自然界藏匿著的隱形規律與持續不斷地「發聲」,自然而然讓人有一種穩定、得以倚靠的感受。在古典音樂領域,自十八世紀末因浪漫思潮所引發的自然嚮往,促使許多作曲家都曾以模擬自然之聲的筆法展開作品。

芬蘭作曲家西貝流士(J. Sibelius)的作品可說是最能夠讓人直覺聯想起森林的作品,其第二號交響曲開頭就像一陣陣大風吹過芬蘭廣袤的林地,不久木管群的斷奏音群如鳥鳴散落在天空,配合著六八拍流動的韻律,讓一切都顯得生生不息。

而河流的速度恐怕又更為作曲家喜愛。貝多芬第六號交響曲《田園》第二樂章、捷克作曲家史麥塔納(B. Smetana)的〈莫爾道河〉都是以水的律動貫穿全曲。英國作曲家戴流士(F. Delius)的〈河上的夏夜〉或許是更具ASMR情調的作品,該作的水波紋路更短(樂句更短)、和聲更為神秘,彷彿月亮、星光在河中的倒影持續波動,讓人雙眼迷離。

跳脫地表的樹林與河水,外太空自然也有它的聲響。英國作曲家霍爾斯特(G. Holst)雖然是以星象的概念寫作他著名的《行星組曲》,但最後一首〈冥王星〉,絃樂齊奏出泛音作為背景,並設置了一組女聲合唱於後台哼鳴,樂曲最後在逐漸升高的走向中,形成最為朦朧、閃著微光的聲響,就像宇宙在呢喃,述說人類的夢境。

打開ASMR影片,另一類多數是某個人對著鏡頭低語,其聲微弱到幾乎聽不見,但說什麼內容完全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每一個人都說出了一種綿綿不絕、像手指輕觸著肌膚般的效果,緩緩滲入人心。

耳語,深入人心

法國作曲家德布西初出茅廬的聲樂曲〈美麗的向晚〉,便有類似前述的況味。一開始鋼琴奏出悠然的伴奏,女高音接續以喃喃自語般的旋律唱道:「溪水在夕陽中逐漸變得粉紅。」整體音樂在徐緩的半音變化鋪陳中形塑「微微晃蕩」感,眼前的世界都暈染成了一幅象徵主義畫家惠斯勒(J.A. Whistler)的創作。

日出、日落臨界轉換時刻,似乎總讓人感觸特別強烈。德國作曲家理查.史特勞斯的〈清晨〉以同代詩人馬凱(J. H. Mackay)為本,刻畫戀人想像著明日的一切,他們將相聚、相擁,一起走向蔚藍的大海。音樂以輕柔的琶音帶出晨曦吹拂的微風,綿延的旋律線像無限的希望在前方展開,歌者隨後在鋼琴樂句中途以一種不確定的口吻加入,充滿了融合希望與絕望的奇特心情。

不過如果要更嚴格找尋「低聲細語」的音樂作品,浦契尼《蝴碟夫人》Madama Butterfly中的〈哼聲合唱〉是真正的ASMR。在第二幕第一景最後,蝴蝶夫人坐在家中遠眺海港,等待愛人平克頓歸來,無奈望眼欲穿,始終不見人影,背後襯托的就是女聲合唱只用哼聲、無有歌詞的曲調,整體帶著些許鼻音的音響,是落寞黑夜中閃爍的微弱星光。

重複勞作亦如歌

切菜聲、擦拭皮革聲其實並非噪音,在ASMR現象中,它們的重複性能觸動聽者「忍不住」張開所有感官,體驗各種細緻變化。

愛沙尼亞作曲家帕爾特(A. Part)在〈鏡中鏡Spiegel im Spiegel〉裡,讓鋼琴自始至終演奏著簡單的分解三和弦,中提琴以無甚起伏的旋律穿插其間,整體寧靜的氛圍彷彿讓世界有了另一種計時方式。這種效果來自帕爾特獨到的「鐘聲風格」(Tintinnabuli)」,他以級進(以相鄰的音前進)的線條表達人的身體,以跳動的線條表達靈性,兩者持續融合,構成永恆的二元關係。

不同於前面的慢動作重複,快動作重複儘管喧囂,卻也在熱鬧中有著奇特的療癒感。阿根廷作曲家金納斯特拉(A. Ginastera)在一九三七年完成的三首《阿根廷舞曲》就以高度重複、節奏激動的特色演繹出ASMR般的風格。

第一首〈老牧羊人之舞〉左手在黑鍵,右手在白鍵,兩相交替,以雙重調性演繹出奔放的個性。第二首〈美少女之舞〉則在頑固低音伴奏中,由右手演繹出風情萬種的旋律。第三首〈牛仔之舞〉則在重複的音型中,有重擊的爆音和弦,充滿狂野與激情,充分展現出只有「重複」才能積累出的力道。

推薦選曲

西貝流士:第二號交響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XU8EXL7a_4

戴流士:河上的夏夜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yxAlWqYIOo

霍爾斯特:海王星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QQGi4gN6gI

 

德布西:美麗的向晚 維持Fleming版即可

理查.史特勞斯:清晨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vsz1wNuZe0

普契尼:哼聲合唱 維持卡拉揚版即可

 

帕爾特:鏡中鏡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J6Mzvh3XCc

金納斯特拉:阿根廷舞曲

第一首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kxMPLAhLQM

第二首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AUCYv5tzTw

第三首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unXZJtfgJQ

(本文轉載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