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原創音樂劇《光的來信》 海外首站在台中

《光的來信》故事情節動人,音樂節奏牽引情緒,交織堆疊出一部動人真摯作品。 (臺中國家歌劇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韓國當紅、觀眾票選最喜愛的原創音樂劇作品《光的來信》,在台、韓兩地粉絲引頸期盼下,將於八月十七日至十九日在臺中國家歌劇院登場,做為跨海公演第一站。

韓國原創音樂劇《光的來信》

8/17-18  19:30  8/18-19  14: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INFO  04-22511777

韓國當紅、觀眾票選最喜愛的原創音樂劇作品《光的來信》,在台、韓兩地粉絲引頸期盼下,將於八月十七日至十九日在臺中國家歌劇院登場,做為跨海公演第一站。

《光的來信》描述一九三Ο年日治朝鮮期間,文人失去國家與自由,卻有滿腔熱血的豐沛生命力;故事透過書信文字的力量,傳遞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糾葛。臺中國家歌劇院藝術總監邱瑗提到:「故事以日治朝鮮期間,韓國文人擁有豐厚的創作生命力作為主題,現在台灣有許多文藝青年,相信這樣的作品可以激起年輕人創作的想法。」

穿越時空 感受書信往來之間熾熱情感

被譽為「亞洲百老匯」之稱的首爾,除了歐美「授權」音樂劇蓬勃發展外,「原創」音樂劇也在近十多年的耕耘下日益茁壯,音樂劇產業多元的樣貌,已讓韓國成為亞洲第一大音樂劇市場,成為音樂劇重鎮。二Ο一五年,韓國文化內容振興院舉辦「Glocal Musical Live原創劇本大賽」,《光的來信》從一百多件投稿作品中雀屏中選榮獲首獎;同年度的韓國首演旋即獲得韓國觀眾年度票選原創音樂劇第一名,隔年更獲得觀眾票選最期待再次演出的原創音樂劇第一名,可見觀眾對於《光的來信》的喜愛及期待。而香港電影導演王家衛在讀完《光的來信》劇本後深受吸引,進而跨海投資參與製作。

《光的來信》以韓國歷史文壇九人會中的小說家李箱、金裕貞等文人的生死之交為靈感,背景設定在一九三Ο年代韓國受日本帝國主義統治時期的藝術氛圍,從粉絲與偶像間書信來往的一字一句出發,深刻描繪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往來與糾葛。編劇韓在恩認為:「那個年代文人間的感情及對純文學的堅持令我感動;文學藝術無法拯救苦難時代,卻可以撫慰人心。」在《光的來信》中可以感受到,受壓迫的人民用生命追求文學的熱情與赤忱。作曲家朴賢淑特別強調,《光的來信》無論是歌詞或台詞都十分優美,文學性極高,為了創作出與之相襯的旋律,她花費了許多心力,即便在待產中都帶著電腦及電子琴努力工作,這個作品對她而言別具意義。

劇中,夢想成為作家的男孩世勛,鼓起勇氣用筆名「光」寫信給他所崇拜的天才小說家金海鎮,字裡行間盡是傾訴對偶像景仰的心情。然而,因為「光」的署名太過中性,在書信一來一往之間,海鎮逐漸投入感情,美麗的誤會也就此展開。導演金泰亨表示:「世勛在寫這封信時,純粹抱持著想要表達對海鎮所寫文字的崇拜,並非以期待偶像回信的心情書寫,而在意外收到海鎮的回信時,開啟了這個故事。」

四組堅強卡司 多元詮釋角色生命

《光的來信》華麗卡司陣容包括近年以韓劇《機智牢房生活》「小迷糊」劉漢陽一角走紅的李奎炯,與極富舞台魅力且聲線溫暖動人的音樂劇資深演員金鐘九,輪番飾演天才小說家金海鎮;劇中情感壓抑而堅持著夢想的鄭世勛則由文太裕出演,詮釋出不願向企業家父親屈服、拒絕繼承家業的倔強個性。文太裕表是:「《光的來信》有點像是世勛的成長故事,內心從十八歲的少年,在經歷一連串事件後逐漸成熟,成為一位大人。而這齣戲的後半段,情緒十分強烈,不論是排練或演出都讓我哭了許多次。」蘇貞化富有野心、充滿爆發力的演技與Kim Hieora從青春可愛到極具吸引力的嫵媚女子,兩位女演員在戲中利用不同個性的表現方式,細膩展現「其實是幻影但又真實存在」的「光」。蘇貞化說,即使因為語言因素,觀眾在理解上會稍微不便,但這部作品充滿豐富的情感,相信能打動大家。

《光的來信》除這五位超人氣實力派主角外,全劇演員皆為一時之選,是在韓國音樂劇圈擁有眾多忠實粉絲的資深音樂劇演員,堅強的演出陣容也讓韓國粉絲組團來台,只為追隨偶像的每一場演出。

【欲知更多詳情,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18年6月號特別企畫「K-MUSICAL IS RISING!韓潮音樂劇浪 重裝登台」;免費下載《PAR表演藝術》APP】

訂閱《PAR表演藝術》雜誌,贈送韓國音樂劇《搖滾芭比》或《光的來信》演出票券乙張。

http://t.cn/R150s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