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勃棣X Baboo《神農氏》 最ㄎ一ㄤ的藥命告白

《神農氏》邀請觀眾一同感受現代人上癮的現象,讓藥成為一種隱喻,挖掘人生最深沉的痛苦。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2018國際劇場藝術節首檔國內自製、於國家戲劇院演出的《神農氏》,由馮勃棣編劇,Baboo執導,莫子儀、黃健瑋、林辰唏領銜主演,帶領觀眾進入迷幻美麗新世界,窺見生命幽微秘密。

2018國際劇場藝術節

馮勃棣X Baboo《神農氏》

10/12-13  19:30  10/14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INFO  02-33939888

2018國際劇場藝術節首檔國內自製、於國家戲劇院演出的《神農氏》,由馮勃棣編劇,Baboo執導,莫子儀、黃健瑋、林辰唏領銜主演,帶領觀眾進入迷幻美麗新世界,窺見生命幽微秘密。

「我在藥物裡面,發現了許多人生與生命的意義。」馮勃棣在一次公開講座上這樣談起這個劇本。「藥物,不管是合法的或是非法的,都是人在很無能,或是很絕望的狀態下,尋找解答或是救贖最快速的方法。」曾因病有過服藥經驗的他,對藥物有著切身感受,對其療效與副作用、成癮性都有獨特洞察,故事和概念一直在腦中醞釀發想。

「我覺得這是一齣藥味很重的劇本,從很多人使用藥物的過程來創作,而會產生的副作用,也只是你與藥之間才知道,兩方成為了很親密的關係。」馮勃棣表示,一個長期服用藥物的人,他的精神狀態,他與藥的共生,成癮,最後可能是互相傷害,「我把藥擬人化,就像一對情侶般的關係來探討與玩味。」

劇名取為《神農氏》的原因,是馮勃棣認為神農是一個嚐百草的傳奇人物,也是中國史上嗑藥的先驅,因為他試了這麼多奇怪的藥草,一定有中毒又解毒的時候,這段經驗絕對與凡人體驗不同。而傳說中,神農氏最後試到第三百六十五種「火焰子」後,終究腸斷暴斃,中毒身亡。「他肯定吸食了不少大麻或蘑菇,成天處於一個癡笑放鬆與感官放大的狀態,因而與世無爭,看透世界更多細微的秘密。」馮勃棣這樣想像這一個傳說角色,並化作他故事中的主角,用他的遭遇來展開一段奇妙之旅。

導演Baboo談到這次與馮勃棣的合作,他回憶:「去年《小夜曲》演出後,馮勃棣到後台的出入口等我,見到我就說要為我寫一個劇本,主題與藥物有關。」Baboo面對這個為他所寫的劇本,顯得非常慎重,希望可以明確表達出劇本想傳達出的內容與感受。Baboo說:「《神農氏》是Birdy(馮勃棣暱稱)的『致幻記』,以藥為引,層層剝落,搗毀文明粉飾與虛假,試圖趨近理智無法企及、不可言說的真實之域。」因此虛實層次的建構,成為這一次最大的挑戰,除了以主角神農的視角觀看,寫實表演中也有非寫實的破口,以空間與時間感的變異與重組,反映出嗑藥者內在感受與官能體驗。

Baboo表示,「馮勃棣的劇本對我的挑戰很大,充滿難度,很多時候都依靠所有演員的創意發想。因此,在這一齣戲裡,大家都是創作者,並且提供對於這個劇本的詮釋,而我只是一個統整者。用藥癮來隱喻,可能是愛情,可能是信仰,當中的背叛或顛覆,有許多面向可以討論,希望可以藉由這一齣戲呈現出來。」

演出現場特別設置一位現場DJ,特邀以候孝賢導演《千禧曼波》得到金馬獎最佳電影音樂的創作人黃凱宇(fish.the)助陣,以DJ製造的聲響,結合緊密的語言與表演,讓重節拍的渲染和震盪,營造迷幻的腦內音場。

《神農氏》主要由三個角色撐起全劇,戲份吃重的兩位男角,如同人的一體兩面,像鏡子般地反射出彼此的形狀,Baboo選擇了莫子儀與黃健瑋主演,這兩位相識十九年,私底下交情很好,演技又旗鼓相當,演出吃重的男角:醫生神農與病人肯恩,而女主角找了首度演出舞台劇的林辰唏擔任神農的妻子莎拉。

莫子儀說:「神農一直在病人肯恩身上,尋找他有病的證據,不管是精神或行為上,他非常依賴這樣的關係,甚至內心惶恐到焦慮,如果這個肯恩沒病,似乎會崩解他認為的正常世界,變成他自己有問題。」這個劇本很深沉地講述我們這個世界,大家認為習以為常的生活,但總有突發狀況發生,或是有奇妙意外,但也許那個意外才真的是現實世界。黃健瑋則對於詮釋角色有非常多的想法,對於排練,他認為:「我們會找到一個事情為什麼會發生,然後思索這個狀態,才能找到我們要做什麼,了解角色的動機與狀態。」因此排練時,大家總能激盪出常多的火花,讓角色與狀態鮮明,充滿許多讓人思索的地方。

首度演出舞台劇的林辰唏不諱言這一次對她是很大的挑戰:「這與鏡頭表演不同,因為鏡頭有剪接來幫你,但舞台劇就像是一個耐力賽,必須要專注且持續這個狀態,投射對象也不只有對手,甚至還要把情緒與感受投射到觀眾身上。」莫子儀這樣形容與劇中神農與他妻子的關係:「神農與莎拉的關係,也是一種成癮的依賴,且不透過感受,卻需透過外在,比方言語的承認,好似這樣才能證明彼此之間的關係。」因此三人在劇中關係的變化,權力的消長,就成為本劇最耐人尋味、最具張力的時刻。

這齣戲就像是一個鎖匙,打開現代人為何依賴止痛,且不斷借由外力尋求療癒自己,釋放自己的無力與無能,讓自身的匱乏得以解決,但這樣的狀況最後可能是幫助,也可能是推向成癮的深淵。

【欲知更多詳情,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18年9月號「編輯精選」〈嚐百草猛嗑藥 迷幻背後的生命「平衡」 馮勃棣與Baboo的《神農氏》〉;免費下載《PAR表演藝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