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俊耀《親密》 嵌鑿東南亞歷史暗影

人與人關係如破裂,產生變化,親密關係瞬間破局,反而成為一個局外人。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窮劇場編導高俊耀以英國劇作家哈洛.品特不同時期作品作出發,從中得到一些啟示與靈感,重新編寫成一個新文本《親密》,透過角色關係的流動,發現許多耐人尋味的思索與詮釋。

2017新點子劇展 高俊耀《親密》

5/19-20  19:30   5/20-21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33939888

窮劇場編導高俊耀以英國劇作家哈洛.品特(Harold Pinter)不同時期作品作出發,從中得到一些啟示與靈感,重新編寫成一個新文本《親密》,透過角色關係的流動,發現許多耐人尋味的思索與詮釋。

《親密》劇中描寫一對當代台灣夫婦,與一位客居家中的叔叔,因為一位妻子的朋友來訪,讓這個看似幸福的家庭,產生了改變與刺激。高俊耀說:「從故事線來說,這次創作以一個家庭為主,在一個密閉空間中,各個角色來自不同的地方,成長在不同的背景下,隱含不同的國族引發的外來危機。」

二○○五年奪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哈洛.品特,是二戰後英語世界的扛鼎劇作家,在劇場界占有崇高地位,其作品《背叛》Betrayal、《今之昔》Old Times、《情人》The Lover等劇本,常被台灣劇場界搬演,深具影響力。哈洛.品特作品常將角色放置在一個封閉的情境中,透過外來者進入,打亂均衡局勢,最初角色關係將暗生波瀾,產生變化。

高俊耀是馬來西亞華僑,在台灣居住了十三年,對於這類議題總有特別的思考與感觸,他說:「人在異地,因為移居的情況,開始思考故鄉或是在台灣的一些事情,因為不同文化的衝擊而產生許多自我認同的問題。」

他看到台灣近年來有許多外來移民或新住民,在複雜的文化背景下,某種自我身分的認定,就會隱藏在生活裡。因此,高俊耀希望作品中可以探討這方面的議題,並思考人在當中要怎麼判斷,以及如何建立自我的想像,找到自己與社會可以對話的空間。

高俊耀闡述自己的想法:「人與人的關係是流動的,不因為目前你們的關係,比方夫妻關係等而永久不變,會因為事情或是人的變化下,產生不同改變,這樣的模式對應到品特一貫的抒寫特性,而回到我們在現實生活裡,面對不同關係的交錯中,我們會怎麼面對。」

他表示,中文劇名叫《親密》,但英文劇名卻是outsider,這樣的兩極與矛盾,都是意有所指這種人與人關係之間流動,也正好表現了內、外、親、疏的看法,一旦關係破裂,產生變化,親密的關係瞬間破局,反而成為一個局外人。

「在我的創作裡,都有一種屬於音樂性的節奏,創作的時候,不同於故事的轉折思考,而是從這齣戲的節奏概念去想,它的流動,它的呼吸是怎樣的,比較像聽音樂的感覺。」

高俊耀說,他想的並不是單純的故事結構,而是從整體表現思考,尤其是演員的動作、呼吸與聲音表現,「很多東西或設定並不會明顯的呈現,但都潛藏在角色中,並影響人物間關係的流動。這樣的曖昧性更趨近品特的創作特性,也讓角色關係中權力的消長,發現許多耐人尋味的思索與詮釋。」

【欲知更多詳情,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17年5月號焦點專題「全能真相改造王 劇場『後真相』」〈高俊耀的《親密》 偷渡品特 留下曖昧、藏匿真相〉;免費下載《PAR表演藝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