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贝多芬250周年诞辰 巨人如太阳 照出未来的光

「那些年轻世代,他们珍视某种幻象,以为新的形式将永远取代旧传统。然而他们却忘了,即使时代如转轮不断运行,『过往』的阴影也已是他们脚下如影随形的踪迹。」法国文豪罗曼.罗兰(Romain Rolland)在剖析贝多芬作品的著作《从「英雄」到「热情」》里,将巨人比喻为太阳,认为他的光会持续穿越暗夜来到后世,照亮未来的方向。 适逢贝多芬诞生两百五十周年,本专题将从他所身在的表演艺术环境开始,逐步走进跟随他展开的创作风景,最后停留凝视当代艺术家们的下一步思索……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芭蕾与戏剧 成就巨人身躯 百年前的跨界进击

乐圣如何超凡入圣,除了天分与努力,也一定有其他的环境刺激,激荡生命感受,方能成就绝世经典。当年的贝多芬也与其他表演艺术交流相遇,写过芭蕾剧乐《普罗米修斯之造物》,也为歌德的戏剧《艾格蒙》写过配乐,还以歌剧《蕾欧诺拉或结发之爱》的剧本,酝酿创造出其唯一歌剧作品《费黛里奥》……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当乐圣遇上莎士比亚 穿越时空的共鸣

十八世纪末至十九世纪初在德语地区兴起的浪漫主义文学思潮及莎士比亚热,身在这样的热潮中,贝多芬也被莎剧描述的丰富世界与人性情感所吸引,除了自身拥有多版本的莎剧全集德文译本,还数次想送莎翁全集给心仪对象,可见他也是铁粉之一。而他也常以莎剧场景或角色编织入乐,《科里奥兰》、《罗密欧与茱丽叶》、《哈姆雷特》、《马克白》、《暴风雨》等,都能在其经典中觅得踪迹……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贝多芬启发的舞蹈创作 光与暗影下的贝多芬 为音乐作品而舞的身体

在这一个贝多芬出生两百五十周年的「月相」里,有什么仍在「暗影」里?我认为,或许就是「身体」,一个阿多诺在察觉到主体的退隐时仍未能留意的「身体」……现代舞蹈家为贝多芬的音乐所编的舞蹈,体现出的就是仍在暗影里的「身体」。对我而言,这一些舞蹈家所编的舞蹈就是以「人的身体」直接去「演奏」贝多芬的音乐。露辛达.柴尔兹、姬尔美可及玛姬.玛汉三位舞蹈家分别为贝多芬的《大赋格》所编的舞蹈,体现出的就是她们在同一个「音乐作品」里所感受到不同的身体。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贝多芬启发的影剧创作 传奇人生重重谜团 舞台银幕探索巨人灵魂

激昂澎湃的浪漫乐章、曲折跌宕的传奇人生,其对艺术、对信仰、对爱情的谜团,都让贝多芬成为后人热爱探索的人物,后世的戏剧、电影创作者也以他为主题或主角,或重现其人生、或邀他穿越时空促膝对话,如电影《永远的爱人》、《快乐颂》与剧本《贝多芬第十》等等,藉以「还原」、「再现」这个音乐巨人的伟大灵魂,探讨「爱」这个主题。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贝多芬如何与现代表演艺术对话? 跟著他,你就会找到自己的诠释 钢琴家江恬仪 编舞家苏威嘉

直播镜头前,指尖细腻变化著触键速度,钢琴家江恬仪以灵活、务实的思考,用匈牙利作曲家巴尔托克的《小宇宙》练习,提点出舒伯特即兴曲的三连音况味;带领舞者深入台北市中心,在北门前撑起身躯与拱形相应。编舞家苏威嘉则是重新将「形状带到户外,让更多人可以接触,进而得到理解舞的勇气」。 两位长年从事舞台工作的艺术家心态开放,总乐於尝试拓展自己的演出边界,不过直到这次对谈前皆未有合作机会。如今贝多芬主题先行,他们通过谈论过往的贝多芬经验,以及对贝多芬在当代表艺生态中的观察,带来如奏鸣曲式一般的两个主题陈述,最后在「发展部」中融合出富饶、充满想像力的变貌。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多芬如何与现代表演艺术对话? 这位音乐巨人,让我看到了…… 三位音乐家的「贝多芬启示」

对所有的古典音乐学习者来说,贝多芬庞然的身影无比巨大,但除了大家熟知的九大交响曲等经典创作、他以一生澎湃热情灌注的艺术生涯,后辈作曲家又从他身上领悟到什么?本刊邀请三位台湾作曲家——董昭民、邱浩源与陈立立,为文分享他们从这位音乐巨人身上看到的跨时代精神……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贝多芬如何与现代表演艺术对话? 重组演奏曲序 建构一个完整的体验 白建宇的贝多芬钢琴奏鸣曲全集展演

贝多芬两百五十周年诞辰,钢琴家白建宇选择用一个最经典的方式来纪念——完整演奏贝多芬的卅二首钢琴奏鸣曲。然这八场音乐会中曲序的安排十分特别,既不以作品号码来排列、也不完全依照先后顺序来排列。本刊特邀钢琴家杨千莹专访大师,专访中白建宇说明缘由:「这些曲子已存在两百多年时间,身为演奏家,我们理当赋予它一种新的面貌。我想呈现的不只是一首首的奏鸣曲,而是与观众一起,在这系列演出进行同时,创造出一整个完整的音乐作品。」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有植物的时光

「古老的传说说道,画眉鸟、树木、苔藓和人类,所有的生物曾经共享一个语言。但那个语言早已被遗忘,所以我们得透过观看、观察彼此的生活方式,才能够了解彼此。」 ——罗宾?沃尔?基默尔(Robin Wall Kimmerer) 《三千分之一的森林:微观苔藓,找回我们曾与自然共享的语言》 植物有没有感觉?会不会产生感情?是否存有记忆? 植物的、自然的「语言」正试图告诉我们什么? 这些在我们生活周遭无所不在的生命们,正活著怎样的时间? 活在有植物的时光,让我们试著了解彼此。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根於土地的「时间感」 植物的岁时纪事

花开花落时节又一程,在历史的演变过程中,不同的时代、地点,对於相同、或者同类的花都有不同的名称与认知,人们对花的认识及文化的定位有著不同的变化,当我们试著从艺术角度出发,解读植物的四时之美、文化意涵,自然运行的周而复始、生生不息,迥异於人类对於「时间感」的认知,或也能成为我们观看自我与世界的另一取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