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第333期 / 2020年09月号

「重力」的乐思、跌宕与高潮

弹琴时借力使力地运用地心引力尚属一件较能理解的事;在音乐创作上要和重力作用相连结则属抽象的概念,它实际就是作品结构里将音乐情绪吸纳到极致的高潮。拉赫玛尼诺夫曾表示,在音乐诠释上,一首曲子必然有一个...

第333期 / 2020年09月号

如此黑暗,如此亲密

部落不再是想像中的「理想」部落,就像乡镇的改变,太多层叠建设抹消了人们原来的生活轨迹,加上认识上的需要,如今有更便捷的部落旅游、工作坊、部落剧场、山野体验,让识与不识的双方短时间接合。但谈及认识,...

第333期 / 2020年09月号

超越沉浸式剧场的表面

在史丹利.库柏力克的电影《发条橘子》有一个场景,一群人将主角的头浸入装满水的水盆中,把他的头压在水面下。当主角反抗他们并从水中抬起头时,他大口地喘著气。也正是在那大口吸气、摆脱黑暗的瞬间,他更清楚...

第333期 / 2020年09月号

在这颗行星所有的酒馆

以相同的价钱而言:单点的麻辣锅或剧场?下雨天的UBER或剧场?实体CD或剧场?益生菌或复方精油或剧场?以剧场而言:现代舞或现代戏剧?小提琴独奏或梨园戏?漫才或脱口秀?明星艺人担纲或欧美当代大团大师...

第333期 / 2020年09月号

重读《百年孤寂》

我发觉,马奎斯强调的那个兼具魔幻的现实,是为了实现一种广大的平等,是国族历史和个人轶事、神话与谣言、战争与无争、英雄与妓女、小我与集体同等重要,没有哪一个是为了衬托另一个,发动卅二次革命和死於树下...

第332期 / 2020年08月号

「时间」的诗情、狂想和叹息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难过的时候总让人感觉度日如年」,这是两句再平常不过的心情叙述,但仔细推敲,时间是否也受到某种「情绪引力」的牵扯,而在人们的意识中产生微妙变化?而类似的感受在听音乐时...

第332期 / 2020年08月号

《剧场》里的剧场

主角缄默,观众要从现成物去辨识,一九六五年创刊的《剧场》杂志字体还活跳跳著,十本锁存於展框里,不知谁说话:「徵求你做我们的演员。只要你觉得你可以。只要你不敢开口向我们要钱要饭要车票。你可能演的角色...

第332期 / 2020年08月号

「现在,事情全变了样……」

蒙提.派森的名句「现在,事情全变了样」几乎总是标志著事情迈向更黑暗或更疯狂的转折。或许现在正是时候让我们改写这句标语,并赋予另一个更正向积极的用法:公民参与、同情心的拓展及对同胞们的由衷关怀。现在...

第332期 / 2020年08月号

一段愉快的看戏时光

看演出时,不确定是因为什么缘故,常常会在演出进行的当下不同的时候将视线飘向观众席,看看其他的观众在这个同时是什么样态,想不起来是多久以前就开始的习惯,或者说是不知道出於为何(职业?个性?自我认同?...

第332期 / 2020年08月号

过程的批评

阶段性呈现的QA是什么样的一个现场?形式尚在实验,内容还未说完,观众无法评论,创作者也不能不予置评。特别是我们看的那场呈现,实验了各种手法去谈台湾历史,观众几乎和演员一样忙,一边阅览戏里搬演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