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太岁头上要动土

有时是针对音乐、有时是剧中人物,有时表现方式,在众多可能的改变中,他至多只会择两个关键点来讨论。太岁头上虽可「动土」,但不能动大土!什么是关键?什么是可行的关键?是提出一个方向?还是有一定要改变的...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当艺术遇上经济 化身博士的两难

追求「不可胜数的多与新」之下,有可能只是「无可承受的少与轻」吗?就像拙政园的景色,只能欣赏却无法购买,这不只是如桑德尔所说的「钱买不到的东西」,而是「不能用钱去购买的东西」。搞不好这种看待文化与艺...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戏剧,是放大镜,还是显微镜?

欧斯特麦耶的《义大利之夜》在我看来很有意思的,是四个女性角色所反映出的一个共通点:男性和他们想像中的自己,与女性在跟他们相处之后所认识的他,可以不是同一人。而「理想」和「现实」的落差,不止存在於两...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建立纪律 创造未来

持之以恒,恐怕是纪律中我们最需要努力的一项。让自己有坚持的动机,持续探讨的不是答案,而是因时因地因人变动可以产生的各种可能解决方案。将好奇心、好胜心、竞争力转化成积极态度,延续地、不推诿地,有需要...

第314期 / 2019年02月号

弦外之音

每年的城市文化会议都是由各城市依主题报告近况与发展,大家除了要提供最新的资料外,也难免会各有心机地运用在地特色来「宣扬国威」,短兵相交的较劲有时不知不觉会让彼此的关系有些紧张,但南方大师总能以一个...

第314期 / 2019年02月号

从韩国看台湾 音乐剧的爱与叹息

K-POP其实又有多少韩国成分?只是唱歌跳舞的刚好都以韩国人或东方面孔为主,歌曲是从全球徵选来的,以强力训练、训练、制作与行销,为韩国涂抹上时尚魅力。在去年公布的百大品牌中,韩国有三个品牌挤入,台...

第314期 / 2019年02月号

戏剧,是情怀榨汁机,还是情感收割器?

情怀背后,是自己不需改变。唱一千首失恋歌,心也不是为了改变,只是要被安慰被认同。但情感背后,是下定改变的决心,并且身体力行,相信总有一首歌不是换了歌名不换精神,换了唱词但不换心态。而唯有它才明白我...

第314期 / 2019年02月号

找到热情投入的事 充分做好就是成功

我可能没有远大的志愿,但我知道我不要什么。不是因为单单的不喜欢而不要,而是因为它不能让我专注在自我的成长,成为一个更好的人!跟自己相处好的人,价值观不被物欲而牵引,也就会做对的事,做对的选择。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重生的喜悦

面对这一连串的辩论,我其实还想插话:「我们每一场活动都会事后用照片做人数确认?参与人数较少的活动可能可以计算出来,几百人参加的能算出来吗?」我们的「研究」方式要如何可以精准又省力?但这个项目有必要...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艺术价值,传於后世?

「艺术」的最高目标是引领我们从滚滚红尘抬起视线,仰望繁硕的亿万星空,俯察人世悲欢离合,惊鸿一瞥宇宙有无之妙;陈义过高?那就先多花点心思好好演出、复活、讲究一下我们身边久故、新古作曲家们的曲子,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