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第321期 / 2019年09月号

好滋味的晚餐

芭蕾重要的派别——俄国的Vaganova、 义大利的Cecchetti、丹麦的Bournonville、巴兰钦的芭蕾,哪一种是method(方法),哪一种只是style(风...

第321期 / 2019年09月号

转型行政法人,要「转」成什么「型」?

几天前接到某文化局的电话,同仁衔长官指示问我「公部门文化机构转型行政法人」的事,我话匣子一开就不能自已,让对方想挂电话而不能;为什么一提起「转型行政法人」我就会激动,别无其他,「利弊得失」与「正义...

第321期 / 2019年09月号

戏剧,是叙事,还是观照?

安娜的巧思,是把舞台搭起三层楼高,地下的中庭,虽有户外的装设如喷水器、公共垃圾桶,但也有大衣柜、室内餐桌椅和重要的一项,地面是室外用的石砖,墙却是花纹壁纸。而在这个说不出是室内还是室外的空间之上,...

第321期 / 2019年09月号

谁要对演出的D day负责?

表演中,发生的相互反应里,舞监是启动的触发者。要成为启动的触发者,舞监的预期感、直觉感、也需要通过重复过程积累来学习演员的、设计情境的能量细节。Cue是提示点,之后是发生的事情。所以设计师们(特别...

第320期 / 2019年08月号

说相声?

在职场上,如果是主管、同组同事、别部门同事丢个包袱,我就把它当成是「接包袱」、把重点说清楚、讲明白,也许不同专业之间就比较不会有「你怎么会问这种问题」的情绪出现了。但是实际上,这样不带「批判」的回...

第320期 / 2019年08月号

当艺术遇上人工智慧

「艺术vs. A.I.」的争辩重点并不在於二者择一,可确定的是A.I.将会吃掉许多音乐工作,提高这行的入门门槛。既然「AlphaGo会影响未来一千年下围棋的方式」,我很赞成让A.I.分析我的作曲,...

第320期 / 2019年08月号

戏剧,是大客厅,还是地下室?

金钱,真的是解决所有问题的处方?当然不是。全片最后一个镜头所以强大,便是因为它不止戳破了大家都想用来安慰自己的肥皂泡,并且连寓言的外衣也终於脱了下来——还是,寓言在《寄生上...

第320期 / 2019年08月号

剧场中的价值观

剧场技术工作人员与编创设计表演者,两者不同,价值也建立在不同的基础。但存在同一个体制里,因此当在将各自价值转化成实质利益时,就必须建立各自独立的衡量标准。剧场工作人员清楚合理地依工时、能力、年资来...

第319期 / 2019年07月号

场馆的温度

我有幸在一个被支持的环境下起步工作,我也努力实践这种「看喜不管忧」的行事作风,缺点人人可挑,但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能够看到正面的点,才是可以持续走下去的动力。 感谢父亲多年来教会我最重要的工作...

第319期 / 2019年07月号

为工作而活,还是为生活而工作?

曾几何时我们不再认为精神应战胜肉体,「天生我才必有用」、「完成自我生命目标」是老掉牙的高调,办公室也不再是个独特神圣的场域,就算环境不理想、对於工作内容没什么兴趣,但也必须将心思放在工作上,全力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