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分分秒秒的步步为营

如果是旧制作演出,时间大致不会有差别,完全可以预计,也可以准确地说出上半场时间、中场休息、以及下半场的时间长度。但对於新制作可就真不容易了,例如原本预计两个半小时的演出,可能到了最后变成三小时。这...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音乐之外的多样化学习

「精疲力竭」是现今音乐学生的普遍现象,「准备充分」的为数不少,然而许多怀著梦想但「准备并不充分」的孩子,在进入音乐教育体系学习后,更是「精疲力竭」;现今在上百个音乐学生中,可能只有少数几个会有全职...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戏剧,是阅读,还是浏览?

很多问题所以无解,正因它被看见的角度,总是大同小异。如果没有人愿意从不同角度去看它,这问题将永远是那个问题。人的情感就是例子,父母子女,夫妻情人,死结总是打在期望的这一点上,但如果情感可以升华,关...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为观众创作的艺术

我原本的专业是幕后制作,制作过程中,会就观众观看的角度去思考、去检查、去确认。但观众哪里来就是「另一个部门」的事了。当本身作为一个观众,驱使去看演出的是现场演出所能带来的可能的感动(其他义务性的不...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分寸啊,分寸!

岛崎彻的排练,每个细节都要求得一丝不苟,但他同时也让舞者自我表现,如果动作的味道对了,会尊重舞者所赋予的感受。所以「遵循细节」与「加入自我诠释」二者之间到底有没有冲突?其中的分寸该如何掌握?我们需...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人老了,音乐也远了?

或许是因心觉此生又能再听多少次花了大半生命创作的曲子,我变得很珍惜每一次听音乐的时光,总是想好好地把一切听得彻彻底底、明明白白,掌声不是重点,而是那在时间流动中乐音所展现的条理、秩序、和谐与情境,...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戏剧,是镜框,还是镜子?

人们在镜像中寻找的,建构的,营造其可信性的「真实」,可以只是一厢情愿的「观看」,而这种一厢情愿通过另一种「照镜」——舞台设计——把「镜子」用作开拓自...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人

身为领导者、强者,要有与成员共负的认知,共同负责,共同分享。所以好的制作人不在於多能干、多有知识,而是要能够调动起制作成员,藉由引导、诱导,让成员自动自发去解决问题、困难,也一步步累积每个成员的承...

第321期 / 2019年09月号

好滋味的晚餐

芭蕾重要的派别——俄国的Vaganova、 义大利的Cecchetti、丹麦的Bournonville、巴兰钦的芭蕾,哪一种是method(方法),哪一种只是style(风...

第321期 / 2019年09月号

转型行政法人,要「转」成什么「型」?

几天前接到某文化局的电话,同仁衔长官指示问我「公部门文化机构转型行政法人」的事,我话匣子一开就不能自已,让对方想挂电话而不能;为什么一提起「转型行政法人」我就会激动,别无其他,「利弊得失」与「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