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第319期 / 2019年07月号

场馆的温度

我有幸在一个被支持的环境下起步工作,我也努力实践这种「看喜不管忧」的行事作风,缺点人人可挑,但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能够看到正面的点,才是可以持续走下去的动力。 感谢父亲多年来教会我最重要的工作...

第319期 / 2019年07月号

为工作而活,还是为生活而工作?

曾几何时我们不再认为精神应战胜肉体,「天生我才必有用」、「完成自我生命目标」是老掉牙的高调,办公室也不再是个独特神圣的场域,就算环境不理想、对於工作内容没什么兴趣,但也必须将心思放在工作上,全力以...

第319期 / 2019年07月号

戏剧,是晒太阳,还是喝喜酒?

《酒神之城》最后半小时的〈施丹心声〉,於我与《罗马悲剧》的跋则是相反:由文字到意象,不是要观者由反思刚才看过的所有东西,从而反思自己,却是,把七个多小时的内容,推向情怀的高峰:当太阳升起,不论谁是...

第319期 / 2019年07月号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

制作过程中,前期过程所规划的蓝图,就是中期发展的基石,因此很重要的是,起动者必须要有正确观念,对於自身的缺乏要有认识,谦逊且要能做一名会正确提问、判断,做出正确决定的人。 ...

第318期 / 2019年06月号

主题与变奏

杨春江幽幽地说,「如果我拥有自己的剧场,我当然可以比较主观!但当我没有时,我不想让它变成『杨春江舞蹈节』,而是希望有更多的力量可以加入!」原来小亚细亚所代表的剧场间的合作交流,并不是那么容易「复制...

第318期 / 2019年06月号

为什么你想念「艺术管理」?

面对一己才能特长强弱选择最适合的工作,透过一生持续不懈的辛勤投入,将之发挥到极致,其原动力在於受到该行业的感召,艺术管理者往往是艺术家或爱好者转换轨道,也并非仅是艺术机构的职员,完成艺术创造使命也...

第318期 / 2019年06月号

戏剧,是水晶灯,还是手电筒?

一直以来,华人崇尚西方音乐剧,一是所向披靡的技术:水晶灯天花板掉下来,直升机飞上天。二是天下无敌的情怀:温情、爱情、亲情。万变不离其宗的方程式,随著年代由近至远,大家也渐渐对包装见怪不怪。西方音乐...

第318期 / 2019年06月号

剧场工作人员教战提醒

经验的累积是一种学习,不是人与生俱来的。剧场职场中的工作价值,不能够仅建立於稳定性。它是需要能够从经验中,且在面对未知的挑战时,举一反三、身体力行地尽力吸收知识与常识,并加以融会贯通。以此类推,每...

第317期 / 2019年05月号

肝胆相照的功夫

荷兰策展人罗勃在受访时说:「大凡表演团队分为二种,一种是以呈现单一艺术家的作品为主,艺术家就代表团队;另一种是与不同艺术家合作的团队,那我就会介绍团队幕后的核心人物,他怎么做、做过什么。」原来一直...

第317期 / 2019年05月号

我们需要一间国家级表演艺术图书馆

在这公共图书馆体系缺乏庞大艺术图书收藏品的台湾,我们真的很需要一间大型公共表演艺术图书馆,不专属於任何艺术大学师生,也不是寄居於国家两厅院底下,而是一座开放给全民借阅使用的图书馆,否则在台湾音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