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重生的喜悦

面对这一连串的辩论,我其实还想插话:「我们每一场活动都会事后用照片做人数确认?参与人数较少的活动可能可以计算出来,几百人参加的能算出来吗?」我们的「研究」方式要如何可以精准又省力?但这个项目有必要...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艺术价值,传於后世?

「艺术」的最高目标是引领我们从滚滚红尘抬起视线,仰望繁硕的亿万星空,俯察人世悲欢离合,惊鸿一瞥宇宙有无之妙;陈义过高?那就先多花点心思好好演出、复活、讲究一下我们身边久故、新古作曲家们的曲子,唯有...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戏剧,是设计,还是情感?

观众欢迎「议题电影」,有可能是基於在这多事的时代,看过这些电影后,会令人觉得对某些问题的无力感,得到了力量。当多数人指望藉著认同就能解决问题,问题的复杂性其实还是没有被正视。是以认同的需求愈大,「...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制作沟通的重要环节XX会议执行

勇敢的领导,跨越阶级(师生、资历、年龄)的平等沟通是极其重要的第一步。以专业对专业、就事论事。将专案制度以及重点期程,做一个完整的说明与对团队的要求配合期许。针对不熟悉制度的参与者,给予时间理解与...

第312期 / 2018年12月号

从开低而走高?

除了不断想办法精进演出前后的「说」,今年我们还有个特别的机会,把舞作从头到尾以口述影像方式「说」给视障者听,准备素材的过程相当不易,但结果是意外的「甜美」。口述老师将看到的画面,透过耳机以好听又适...

第312期 / 2018年12月号

台北需要一个「音乐艺术之家」

台北市并不是没有表演音乐的地方,而是缺乏一个有别於国家音乐厅欧式浓郁浑厚、咖啡色彩,偏日式纯净的「新」音乐厅;台北更需要一个「音乐艺术之家」,咖啡厅典雅温馨的氛围让爱乐者可以聚首聊天、享受难得的悠...

第312期 / 2018年12月号

创作,是追求安全感,还是走出舒适圈?

《乱世佳人》的主角被诟病的原因,一是以爱之名,不理他人观感。二是以「明天又是另外一天」为座右铭,什么事都好,先做了再说,天掉下来当它是被子拿来盖。 自我中心一向被认为是一个人自私的祸源。不管今...

第312期 / 2018年12月号

表演制作的「感性」与「理性」

起始於对创作主旨的建立及敦促,到当创作主旨在过程中,产生偏颇时的提醒、建议,有时甚至是看守原主旨的必要动力。但当若创作主旨的变动之必要,影响制作最大利益时,原制作架构的调节与支配策略的检视与更新布...

第311期 / 2018年11月号

是天空,也不是天空

今年,我们更大的挑战则是在新竹美学馆的支持下,举办一场给「视障者」的专场演出。演出进行时,视障观众会带上单耳的耳机,一边聆听著口述影像老师的叙述,一边听到音乐、想像舞蹈。我们没有任何先备经验,原本...

第311期 / 2018年11月号

乌鸦的忧虑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终於要落成启用了,从二○○三年我还在高市交担任团长时,当时行政院游院长与文建会陈主委亲自来到高雄,在公园的榕树下宣布兴建计画,到现在已过了十五个年头,预算也从当初的六十六亿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