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评论

PAR / 第325期 / 2020年01月号

一堂关於世界与人生的戏剧课

布鲁克的《为什么?》或许带领著观众叩问了:「为什么人生会如此?」「为什么世界会这样?」「为什么人会抵抗?」「为什么要表演?」「为什么要有这出戏?」「为什么要在剧场里演这出戏?」然而以更宏观的视角来看,所有问题都收束在同一问题:「为什么要有剧场?」在这里,我们既看到了剧场中的现实感,也看到了现实中的剧场感;布鲁克透过建构这问题的过程中,已揭示了问题的答案。

PAR / 第325期 / 2020年01月号

内外空间的权力反转

哲学家哈洛威说:「赛柏格(Cyborg)是一种拆卸与重新组装、后现代集体与个人的自我。」说明本剧自默片的复古画面和时空出发开展,在机械生命的极致想像后,抵达当代「赛柏格」之比喻,更进一步,则两性存有相互理解的温柔空间,且提出返回人类与自然最初的空间关系之可能。

PAR / 第325期 / 2020年01月号

光阴后花园里的一场散步

观众在自得的叙事脚步间藉戏曲共同回望,没有冒险,没有花稍的铺排技巧,只有与自已进行长达一小时的细细长谈,最后抵达难以和解与企及的身分根源。这也是本戏适合后续加演的优势,它看似占尽先天优势,触及种族、戏曲、城市发展、女性等议题,却选择内向而专注地在精神面蜿蜒流转,变得精致、动人且发人深省。

PAR / 第325期 / 2020年01月号

镜、境与尽

清宫戏三部曲个别尝试不同的创作语汇,去面对这些我们熟悉却也生疏的历史素材;但《梦》的编写方法更像在「回避」《康熙与鳌拜》的结构,而刻意塞进《红楼梦》,或许是镜射,或许是硬搭,便能乘著国光剧团「文学剧场」的创作脉络,稳稳向前。这到底是创作方法的尽头?或是编创理念的未竟?

PAR / 第325期 / 2020年01月号

最深的琴音 吐露人生与音乐底蕴

三声部的乐章,第一声部歌唱的线条,不断地断裂与大声直击,二三声部控制在非常小的音量,声部的鲜明只是一种理由,但更主要的是第二声部的伴奏音型才是英雄真正内在的声音。接在风暴般之后的《月光》第一乐章,它的「沉」与「静」堪称之最,此时才明了前曲的直接与快,都是为《月光》而来,钢琴家将两曲当一组作品在铺陈。

PAR / 第324期 / 2019年12月号

英雄再起

由於殷巴尔在国际乐坛的高知名度,随著他接下北市交首席指挥新闻的发布,让北市交在国际乐坛被报导,增添乐团不少知名度。藉著马勒的三首交响曲,殷巴尔激发出乐团原有的深厚底蕴,让老一辈爱乐者找回了久违的北市交,让年轻一代惊讶地发现,台北还有另一个交响乐团北市交,它竟然可以将马勒演得那么好。殷巴尔携手北市交,「英雄再起」应是可期待的。

PAR / 第324期 / 2019年12月号

情感叙事的力量与无力

整场下来,在台上所见的只有人物的情感和状态,并未见人物有因应什么事件而产生关键性的改变,或者有了什么决定,然而这些时刻通常皆是看见人物特性及其成长的所在。的确,此戏从诸多日常日子的组合中,彰显了人情细细的甜美,但当一出戏少了世界观,少了人物信念及价值,甚至缺乏辩证,於是几乎可说是情感先行,在这样的叙事基础下,不仅情感容易失重,连带地也使得内容纯然充满咏叹。

PAR / 第324期 / 2019年12月号

现实问题在有与没有之间

这名始终站在「炎性」事发地点旁,以宛如播报员口吻说明事由的人,也为剧本带来前后一致的冷调性。然而这份「冷」,最后却成为贯穿整出作品的主轴。三位主角乘载的议题与痛苦从原先膨涨、饱和、塞满的处境,被转化成宛如幽灵穿梭於不同场景,若有似无的形象。

PAR / 第324期 / 2019年12月号

故事的可能与不可能

我们往往会寄望这类型的媒合创作,在一个作品里就能摸索出这个地方的样貌与过往——只是,期待这种复原或创造,往往是在剧场所创造的故事里最可能也最不可能的。也就是说,纵然《半岛》做足田调、转译情感、保留传统,既无法也不可代表这个地方的完整。 其实,这个「不完整」才是我们离开故事后,愿意继续驻留的地方。

PAR /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嬉笑怒骂中的家庭悲剧

《盛宴》不仅关乎剧作家个人生命,也是对家庭伦理的深沉思索。向来言简意赅的剧作家,不可能会写出如《长夜漫漫路迢迢》那样叨叨絮絮的长篇作品,嬉笑怒骂的创作意识,也让他避免陷入悲情自怜的陷阱,但《盛宴》的文本仍有如《长夜漫漫路迢迢》的深沉悲剧感:父母子女爱恨交织、纠结难理的关系,在人性、伦常、自由的欲望、情感的羁绊之间拉扯,无可化解的沉重和痛苦,幕落之后,仍如幽魂般流连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