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评论

PAR / 第321期 / 2019年09月号

如何告诉你,我所经历的?

六十岁以上的人属成年晚期,其任务是反省,回顾生命,个体检视过去,与接受生命的意义。正面结果是自我整合,对一生感到满意,若统整不成功个体则陷入绝望,因为人生已经走到尽头,很多事情无法重新来过。在华人的社会,把最私密的经验拿出来咀嚼原本不易,藉由艺术的参与,做出坦诚的回顾,让我觉得表演者是勇敢的。

PAR / 第321期 / 2019年09月号

以性为镜,映人生

以性为起点,却不止於性,而是透过各种爱恨情仇、各种日常和奇遇、各种结合与离别,衍生出诸多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交织出复杂的人际网络,将作品主题从性与身体延伸到了自我与他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归结出这六人的类似状态,进而点出了生而为人的共性:穷其一生都在寻求与人的连结,也逃离不了与人的连结。

PAR / 第321期 / 2019年09月号

一出恰似开放的想像

一路铺陈的滴血认亲、遗物并陈等证据,让想像被亲密空间浸淫、因观众经验滋长。剧场与家庭、真实与假造的界线逐渐模糊,创作者在两者之间忽左忽右、突进突出的跳动,让虚构故事与现实事件彼此共生也消解。此时的「我们」与其是相信,更是在扰动里不再讲究细节,安稳且妥贴地进入安排的故事、触发预设的情感。

PAR / 第321期 / 2019年09月号

未辩证的身体 何能回应历史?

我更想追问的,不单是仍待训练与养成的演员/舞者,而是导演几乎理所当然地接受看似继承自欧陆舞蹈剧场的种种现代舞身体表现与语汇。在表演之中看不到这个新成立的剧团与其当代演员对於如何展演、该以何种身体形象呈现,提出必要的辩证与思索。如果身体是物质的,它必然也同时是历史的。站在此刻的台湾,意图回顾五十年戒严经验或重省至今已然八十年的时空维度,提炼取法之道竟是如此简便借用的身体内涵?

PAR / 第321期 / 2019年09月号

主观的史,与焦虑的诗

《白噪音》对时间所进行的简单折叠,形成了一把双面刃,既可能激起关注,也可能抹去脉络。与其把问题归咎於作品,不如把这股折叠背后的动力,诠释为台湾面对佚失中的历史、与新进挑战夹击,所挤压出的共同焦虑。

PAR / 第320期 / 2019年08月号

夜市身体 饶舌台湾

她/他们口中或者都喃喃自语,但观众毋须回答或专注,「各自表述」是台湾社会目前的「共识」,《台湾制造》极嘲讽地打脸了自我提问。一、二段演示「我思故我在」,每个人都可以主宰自己的身体,与其说《台湾制造》为观众拼贴了一幅混种的文化身体,毋宁说,我们终究难以找到一个社会身体,可以承载文化、社会、政治、历史的台湾人大写的身体。

PAR / 第320期 / 2019年08月号

回归宇宙原貌的探险

森林转变成了一片无垠广袤的境地,与一开始的城市相较,形成了自然与文明、无限与有限的对比。这样的境外世界看似神秘而诡谲,无边无际,但又同时带有未来感,呼应著小红帽心之所向的外太空世界,似乎也意味著此般希望,看似无可捉摸却又充满著无限可能,深具寓意。

PAR / 第320期 / 2019年08月号

悲伤在锣钹喧腾里轻轻摇晃

欢闹之余,看似无意识、受苦、扭曲著的肉体,反映了人终其一生的泅泳、艰苦,在人生的最后一场欢闹、荒谬中,走向无可避免的告别。但,那些在初次演出时精采的杂技表现删去了许多,具有画面感的技艺表现被代换成纠缠而无意识的肢体表现与互动,带有诡谲气氛的表现与灯光设计,也因在阳光强烈的棚下演出而少了几分民俗技艺具有的神秘感。

PAR / 第320期 / 2019年08月号

过去的现在.未来的未来

相对单纯、随机,甚至是缺少因果关系、逻辑贯穿及妥善结局的叙事,与仍有成长空间的演员,《永》很难被认为是部成熟的作品。但,有意编排情节、配置做工的「培育—演出」一体到位,则让「少年歌子培育展演计画」的「培育」必须被一同思考。也就是,重点不是完成作品,而是意图将歌仔戏的传承、积累与变革带往什么方向?

PAR / 第319期 / 2019年07月号

归返与离家的练习

?优座始终著力於一种「动态」的方式去「尝试」逼近某种样貌,从《那顿饭》来看,便是一种「归返与离家的练习」——而此处的「家」是戏曲,作为一种原初,也回应情节。但,诚如《那顿饭》将家慢慢解构与重组后,觉察到家的多元,也就是从原生血缘到组织家庭的不同可能;由此出发,是否该去想像或建构其欲前往的方向或出口,以及所要表现的美学呢?年夜饭之后,是该迎接新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