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评论

PAR /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真实的召唤与极限

这场秀,一面打破了所有的实境,宣告这终究是一场梦境,一面揭示了——似乎也颂扬著——这一路上所经历一切事件的展演本质。对我而言,这样的展演本质在过程中因各种形式混杂、各景之间少有连续之下,早已无所遁形。展演愈是试图仿真,愈是让我有意识地好奇它能仿得有多真,愈是窥探且感受到其假扮,进而使得观者在这看似残酷的戏局里,得以乐在其中。

PAR / 第314期 / 2019年02月号

如梦一般的民主

暮色渐转,投影里浮现不断变形且流动的几何图形,像是天体运行的轨道,也像是万物回归已然最原初的状态,渐转成大黑一片,与此同时,圣光照耀在婴孩身上,形成了有限个体与无限边际之间的对比,再一次地将这部作品的格局从对语言权力的剖析、对殖民霸权的控诉、对文化建构的讽刺,提升到了对个体存在本质的思考。或许,美国民主所试图打造出来的乌托邦,即是他人的地狱;也或许,这民主的理想、世界的样貌,不过是那婴孩所做的一场梦罢了。

PAR / 第314期 / 2019年02月号

重制回忆与贩卖怀旧

《丽晶卡拉OK的最后一夜》仍卡在一个尴尬的位置——虽可藉其取材感受到创作者不言自明的情感,但在细节书写与整体呈现方面仍缺乏更有效的创发与表现。我想,其进一步的困难在於,如何在商品化的过程里,维持并持续挖掘内在的核心价值与情感深度,而非停滞於外在形式与框架,便能让「怀旧」不只是纯粹的行销策略。

PAR / 第314期 / 2019年02月号

谁是四郎?谁的记忆?

《四郎》在当代戏曲的发展脉络中,虽不是实验性极强的作品,但它亦是戏曲发展史中试图为戏曲找寻当代意义与观众共鸣脉络的重要作品,《四郎》中导演对凌珂的安排与设定,同时也是对戏曲演员自我修炼的警醒:戏曲演员是否只要学好技术(程式)、唱腔就能成「角」?成气候?

PAR / 第314期 / 2019年02月号

千禧派对过后的孤寂

在有著夜店文化的欧美社会,平日周末在酒吧里轻啜一饮,随著音乐摇摆,就像台湾人去卡拉OK高歌一曲一样地轻松自在,这样的文化参照放在台湾剧场演出中,《Melting Neon》的结尾彷佛也提示了几个哲学问题:千禧世代对片面与碎片化媒体的追求,是否会根据不同文化脉络,有著不一样的体验?以一个西方文化中习以为常的夜店生活作为展示,放置在台湾的脉络之中,可以体现怎么样不同的意义?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资本主义时代的荒凉竞逐

戈尔德斯在一九八五年法国对资本主义心理疆域展开的探勘,在二○一八年的台湾未见偏差与过时。不断汰换器物以求续存的经济结构,离奇将自己抛进了心理时空相对停滞,且使全球地理迈向均质化的空间。另一方面,沉浸式剧场不等於非传统观演关系。当心理上双方并未形成互动,作品内部又缺乏可依循的脉络性解释时,在这场对资本主义而言位於非中心空间所展开的幽微抗衡里,观众更进一步被推往作品的外缘。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在语言中展开的战争

我们必须在时间的进程中,透过耳机解消我们与语言(而非表演者)之间的距离。换句话说:语言不只属於表演者,也属於观众。观众与表演者一道,同样在语言之海中体验友谊或个体的生成及撤回,所以并非表演者的角色决定了语法结构与语言的因果性(归因)位置,而是相反地,作为观众的我们以视觉化的空间与距离,填充、包围、让出或重新覆盖了这两个表演者的位置。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历史剧的时空格局与史观新意

在这看似线形时间开展的过程中,同时可见一种规律的循环状态,而这样的循环时间,即是自然时间的样貌,反映在日夜、四季,也反映在历史的循环。因此,《战争之王》中的历史,呈现出了一种看似前进、实则反覆的时间双重性。如此时间无止尽的反覆状态,形成常态,涵括古今。面对这一大片难以捉摸的空无,王的形成及人的存在,显得格外渺小而微不足道。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地的裂口,爱的勇气

此地狱自地底翻起的意象在剧情推进间不断堆叠,使得剧中情人之间大量诗化的柔情话语更加浓郁,於是坚定不移的爱形成反抗的力量,隐隐约约在「瘟疫」的魔掌中逐渐显露且贯穿全剧,成为逆转与解救的主因,当迪亚哥直面「死亡」说出我不恐惧,并牺牲维多利亚以换取整个城市的自由时,「死亡」随即退却,能力削弱,众人得以走向希望……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西楼梦醒之后

一场错梦,确实让《西楼记》活了过来——无论该解读为戏弄观众,或挽救全剧。王嘉明藉情节调转的变奏,让传统与现代美学更显反差;同时,也回应过往执导昆剧的「梦的脉络」。我著实惊喜於这样的结局安排。不过,《西楼记》的新意,却更是王嘉明的「限制」——无法新写曲文的重组,终究离不开原著的制约与诠释的囿限。另外,整体节奏与调度不够顺畅,折子的接合也卡死於情节交代而非表演发挥,都考验对昆剧的理解与进一步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