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评论

PAR / 第319期 / 2019年07月号

归返与离家的练习

?优座始终著力於一种「动态」的方式去「尝试」逼近某种样貌,从《那顿饭》来看,便是一种「归返与离家的练习」——而此处的「家」是戏曲,作为一种原初,也回应情节。但,诚如《那顿饭》将家慢慢解构与重组后,觉察到家的多元,也就是从原生血缘到组织家庭的不同可能;由此出发,是否该去想像或建构其欲前往的方向或出口,以及所要表现的美学呢?年夜饭之后,是该迎接新年了。

PAR / 第319期 / 2019年07月号

未来在何方?身体为何物?

整体而言,《未》剧在身体的表现仍稍嫌拼贴,许多的符号、情绪表现都可以看到是直接因袭自传统戏曲。这理所当然是一种经营策略,让观众看见戏曲的细腻、雕琢,甚至和当代剧场的身体运用相互辉映,对照出更多的思考。只是,当《未》剧被定位为一部当代戏剧的同时,演员究竟要丢掉多少东西才能够长出新的模样?

PAR / 第319期 / 2019年07月号

2020的抉择

藉由掌握发语权,诉说一段过去的历史,有著政治意识的观众,很难不揣想本制作背后的政治意图。然而保家卫国与国土认同的题旨,在被殖民的命运下显得可笑——保哪个家?保哪个国?剧终时,创业团队了解到明知打不赢还要打,是因为不打才是真正的输;重点不在结局,而是选择。

PAR / 第319期 / 2019年07月号

以「家」为起点,走出新局

全戏未以过於戏剧化的贯穿事件来处理主角莉莉的问题,反而将之暗藏於许多日常片段里,这些日常与平淡成了全剧底色,让诙谐、梦幻与回忆的色彩偶然出现的时候,更显得斑斓而可贵。整场下来,细腻而不耽溺,温情而不滥情,并且充满著类似现场集体创作的能量,使物件剧场的叙事形式兼具感动、张力和深度,就许多层面来看,都可说是近年来难得的佳作。

PAR / 第319期 / 2019年07月号

普雷的五千道灰阶:多重宇宙中的音乐感知

年逾耳顺的普雷特涅夫整场均以偏灰暗的色系诠释这四首风格各异的作品,恍若以暮年观点重新批判原本在青春洋溢中带点谐谑不羁的莫札特,并将本已深不可测的晚期贝多芬推向无穷黑洞!整场演奏所营造的色调虽显灰暗,但那是一种属於需要静下心来耐性品味的多层次苦感,及不经意间突发的淡淡回甘。

PAR / 第318期 / 2019年06月号

童话、现代在黑暗空间的联系

由灯光呈现场景,如树影变化,或呈现床、门的意象,此简约让黑暗的「形状」被强调,「空」则减弱了戏剧的假设性,调度上,也并不避讳说故事的人与角色其实处在同一时空。本剧「少即是多」的舞台风格,善用黑暗於视觉与心理上的呼应,并让叙述的力量饱满,演员有如被动地让叙述推进。这风格后则延续至《仙杜拉》、《小木偶》改编时,黑暗的运用更使得凝聚力量强烈,童话中的细缝被舞台上的物质性放大延伸,达成其剧场美学的独特气质。

PAR / 第318期 / 2019年06月号

剧场里的魔幻日常与瑰丽地方

《海江涌》确实在剧场里打开台江与台江文化中心这两个空间的对应关系,也让这个真实的地方,在人文历史的经验传衍与知识陈列、剧场编创的魔幻再现与虚实代言间,成为一则又一则「故事」,被在场者述说也被倾听。甚至,也让台江不只是一个空间、一个地方,因剧场的媒介与传达,替存在於此的所有人(不只是台江人)找寻土地与自我的意义。

PAR / 第318期 / 2019年06月号

活在过去的历史幽魂

戏偶的多元呈现,确实将整段历史呈现的相当精采,但连续下来,表演性过强,甚至某种程度上,作品内里似乎隐隐显露出了不得不让每个片刻都得充满趣味的焦虑。好在这样的趣味呈现,是表现在戏偶身上,精巧地带出人物生活的种种片段。然而,如此间接而幽微的手法,有时却接著演员直接而满溢的情感投射,使得偶的冷静与人的激昂并置一起,形成对比,略显捍格。

PAR / 第318期 / 2019年06月号

不只是说一个动人的故事

《白色说书人》说了一个动人的亲子故事,但对於作品主题的表现/论述:白色恐怖下的人性真实,却因为它所采用的表演形式,而少了更进一步的辩证思考,真人表演与戏偶操演的结合,应该是相互阐明的,我看到的却是他们的彼此消弭,终究无法共同建立起更有辩证价值的论述。

PAR / 第317期 / 2019年05月号

音乐演奏的时间凝结与量子纠缠

两场的曲目虽均集中在一八三○至五○年代初欧洲浪漫乐派黄金期的部分作品,然因演奏者的表现手法(能量)及演出场域的音响(空间)不同,使我从观众欣赏的角度对於经典讯息的接收与体会产生微妙变化!整体而言,齐玛曼当天风驰电掣的演奏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白建宇那彷佛老僧入定的速度,有时又让我专注聆听到产生一种忘了呼吸的窒息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