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评论 Review | 戏剧

「未来」的悖论

第一天的「演后座谈」中,导演试图找出如何呈现「未来」的方法,提出了梦、共时性、量子力学、集体潜意识等几种假设。 (李欣哲 摄 2020台北艺术节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形式上的碰撞固然有趣,但为了让时间可展演而过度简化主题的意图,使呈现出来的片段大同小异,手法上多以过去的记述或声音来表示过去,透过不同媒材来与象徵未来的现场事件交织,以致作品并未真正往悖论的本质走去,减弱了进行更深层辩证的可能,亦无促成更进一步的发现。到头来,时间成了假议题。

洪千涵洪唯尧《祖母悖论》

9/4~5 台北 中山堂光复厅

「祖母悖论」的概念大致上是这样的:假使回到过去,到了父亲出生前的某刻,把自己的祖母杀死,那么自己就不会出生。若是自己没出生,那祖母是否还会被杀死?由洪千涵、洪唯尧姐弟所执导的《祖母悖论》,以此关於时间旅行的悖论为起点,投射出自身期待能改变已故亲人过去及现在情感问题的欲望,延伸至对於回到过去、飞到未来、连结时间的想像,进而提出更核心的叩问:「时间是否真的存在?」整出展演充满时间意识,像是一场欲以艺术来解决物理问题的科学论证。

实证时间的游戏

展演分为两天。第一天,以演后座谈开场,演员一字排开准备接受问题,暗示著演出从未来开始;舞台深处高挂的标语「欢迎时间旅行者」(Welcome Time Travellers),也隐隐点出接下来将是一趟时间旅程。接著,展演跳入一连串推论的过程,导演试图找出如何呈现「未来」的方法,提出了梦、共时性、量子力学、集体潜意识等几种假设,并请来物理学家、谘商师等专家学者亲临现场,解释这些专有名词中的时间意涵。在这场域中,观众们如真地进入一场说明大会,成了一场虚实相叠的「讲座展演」(lecture performance)。最后,一位催眠师现身,引领观众们若有似无地进入半眠半醒的状态,想像并分享各自所预见的隔天演出画面,回应踊跃,琳琅满目。

不论动态或静态,不论真的或假的,这些画面都将可能成为隔天演出的素材。展演发展至此,内容似乎已跟原本个人对於改变现况的欲望无关,化为一道纯粹实证时间的游戏。不过,时间也并非原本的样貌。所谓的未来,已非处於全然的未知状态,而是透过缩小变因,将未来装载在一个已知的、有限的框架中,使之能够被捉摸、被感受,并且被展演。这段剪裁好的、加工过后的未来,变得相较可预期,顺理成章地将第二天转化成一场「倒因为果」的演出。

隔天,演出有五段,由一位观众抽出顺序。首先登场的是短剧《Now鬼楼》,剧情环绕於一栋鬼屋,里面住著鬼家族,一位通灵的主人要把房子卖掉,一对夫妻前来造访。当剧情渐渐开展,可见前一天观众所分享的部分内容时而穿插其中,天外飞来一笔,毫无脉络可循,荒谬至极。六位演员无不使出浑身解数,搬出十八般武艺,活灵活现,妙趣横生。指令丢接相互碰撞之下,形成一场生猛有力且在场性强的表演。但,令我好奇的是,这样排了快一天的戏码,与当下给指令且立即排练而出的即兴剧,差异在哪?一小时与廿多小时,除了时间多寡之外,差异又在哪?

时间成了假议题

除了「预示」演出内容外,后续片段更进一步企图实验时间的种种样貌。为了呈现出平行宇宙,剧场里播放著来自不同声道、不同背景的声音,彷佛不同时空於当下同步交错;为了具象共时性的概念,现场投影出前一天观众的影像,两两对映之下宛若镜像,随后又将现场观众罩在一个巨大的塑胶套里;为了证实过去、现在、未来可并存,现场演员跳著过去流行的舞蹈,并执行过去的指令。甚至提出「如果不演」的假设,由制作人走出说:「作品到这里结束了。」

在这号称「未来」的版图中,这些片段起初试图分项解开时间的谜,但演变下来,却是陈列多於推衍。因此,与其说展演证明了时间,倒不如说时间造就了展演。形式上的碰撞固然有趣,但为了让时间可展演而过度简化主题的意图,使呈现出来的片段大同小异,手法上多以过去的记述或声音来表示过去,透过不同媒材来与象徵未来的现场事件交织,以致作品并未真正往悖论的本质走去,减弱了进行更深层辩证的可能,亦无促成更进一步的发现。到头来,时间成了假议题。这场发生於未来、关於未来的悖论,这个先射箭、再画靶的戏局,有了观众参与,共同创造了意义,但如此意义,是否也如演出中所暗示的时间样貌,只是一种未曾到来、止於想像的空无?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10/12 至 10/31。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4期 / 2020年10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