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与回响 Echo

原住民跳舞给谁看? 从布拉瑞扬的舞蹈说起

《路呐》中,歌声烘托起像顶著头灯的矿工,在黑暗的坑道渐次爬行,抹黑的身体又似蠕动在地层下的生物。 ((C)拉风影像工作室 布拉瑞扬舞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布拉瑞扬在动作元素上从毛利人身上的挪借,不是一个「本质论」的问题,恰恰要呈现的是他宁愿跳脱原住民身体与「自然」划成等号的桎梏,而以异己认同的策略把文化身分理解为塑造与重新塑造,也是语境的延异与再延异,不仅颠覆集体记忆所形成的国民国家论,更要再造自身走进记忆地图的路径,重新找到以身体为中心的座标,画出一幅自己的平面世界,并立身於其上。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11期 / 2018年11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11期 / 2018年1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