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一) Focus | 金色的音乐交响.NSO日本巡演纪实/演出现场

台湾的骄傲 从卓越变成伟大 NSO「来自台湾XX2019日本巡演」现场直击

NSO日本巡演的大阪演出现场。 (王永年 摄 国家交响乐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暌违七年,国家交响乐团(NSO)於四月底再度踏上日本国土,展开七天三城的「来自台湾——2019日本巡演」,以东京为首站,接著到金泽参与「风与绿的乐都音乐祭」,压轴场则在大阪音乐厅。七天内演出六套曲目与七场音乐会,对乐团来说是非常严苛的考验,但也验证了乐团的实力,备受乐评与乐迷肯定,知名乐评家罗伯特.马克尔更指出,从此次日巡的音乐表现来看,充分证明了吕绍嘉在掌舵的九年当中,将NSO「从卓越变成伟大。」

四月底,NSO以「来自台湾——2019日本巡演」之名从台湾启程,在紧凑的行程内,以东京文化会馆(Tokyo Bunka Kaikan)为首,接著参与金泽「风与绿的乐都音乐祭」,再接著到大阪音乐厅(Osaka Symphony Hall)作为巡演压轴。加上三地的旅程时间,乐团在极短的时间排练、调整声响,七天内演出六套曲目与七场音乐会,实为体力与能力的严苛试炼。尤其在金泽一年一度的音乐祭邀演,乐团不但一天内登场两次,更与小提琴名家基顿.克莱曼、鲍罗定弦乐四重奏(Borodin Quartet)、哥德堡歌剧管弦乐团等作为强打,突显高度与获得国际瞩目之余,压力可谓相当大。然而乐团以专业的水准与动人的音符,成功地在历史的一刻中留下纪录。

这「历史的一刻」具有双重意义,因为乐团除了暌违七年再度赴日演出之外,在四月卅日首场演出,恰巧是日本「平成」年号的最后一天。在迎接「令和」的到来,以跨时代的音乐会为焦点,在这倒数时刻,无论是台上或台下都感染了一份愉悦的心情。

台日乐曲  相互呼应

在东京与大阪的曲目安排上,音乐总监吕绍嘉安排了分别代表台、日双方的重量级作品——作曲家芥川也寸志的《为交响曲所写的音乐》、江文也的《台湾舞曲》,也演出了西贝流士的第二号交响曲及小提琴协奏曲经典曲目:孟德尔颂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东京场的座上嘉宾除了来自美国、丹麦、以色列、印尼、立陶宛、多明尼加共和国、厄瓜多、马绍尔群岛……等廿一国使馆代表之外,芥川也寸志的遗孀芥川真澄与江文也的次女江庸子也亲自出席聆听。

音乐会由《为交响曲所写的音乐》作为开场。作曲家虽身为日本文学巨擘芥川龙之介之子,也曾以父亲的作品为题创作,但他的作品仍深受浦罗柯菲夫与萧斯塔可维奇等作曲家影响,充满俄罗斯悠远情长的旋律。芥川真澄透露,这首乐曲是先夫最常被演出的曲子,她甚至在前一天的音乐会上也同样听到这首乐曲。然而这次是她第一次听到日本以外的交响乐团演奏,不同诠释也让她有不同感受。事实上芥川也寸志除了严肃音乐创作之外,也为大量影视作品配乐。回忆过往,芥川真澄说:「先生相当忙碌,总是一个人在书房中工作。有灵感时,就完全埋进作曲世界当中。」

在大阪场本场前往的专业人士颇多,在场的专业乐团经营者,还有仙台爱乐管弦乐团常务理事事业部长矶贝纯一,他透露芥川也寸志曾担任过仙台爱乐音乐总监,因此《为交响曲所写的音乐》对他们来说相当熟悉,他表示:「通常这首乐曲在日本被演奏得规律又有力,但今天的诠释像是一幅漂亮的画作,有相当缤纷的色彩。」

为了呼应芥川的作品,下半场第一首乐曲则是选择作曲家江文也的《台湾舞曲》。生於大稻埕、於日本受教育的他,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在一九三六年以此曲拿下柏林奥运「文艺竞赛特别奖」。特别的是,作曲家在创作这首乐曲时,更以日文在乐谱上写下一段诗,诗中描绘看到庄严的楼阁、华丽的殿堂,也看到被深山密林环绕的祖庙和古代的演艺场,但这些都已消失……最后感叹於退潮后的梦幻泡影之中。吕绍嘉说:「这首乐曲让我想到远古的台湾,主题更有一种神秘、原始的仪式感。」曾到访台湾三次的江庸子表示,小时候就曾听过这首乐曲,至今她仍妥善保存父亲全套的黑胶唱片。之前虽有小规模音乐会演出父亲的曲子,然而据她所知,这是首度在如此盛大的会馆中演出。第一次听见《台湾舞曲》的现场,完全不同的声响感受,让她内心异常激动。

两首乐曲的作曲家各代表台湾与日本,但学习音乐及成长背景皆影响著他们的创作语汇,如此的节目设计可以从音乐史的角度研究,也能各自从作品中感受到浓厚的韵味。

大阪音乐厅外观。 (李秋玫 摄)

个人独奏精采  整体乐团动人

此次随著乐团巡回的独奏家,是去年获得美国印地安纳波里斯国际小提琴大赛首奖的小提琴家林品任。谈到与NSO的合作,他笑著说:「我第一个国际比赛是在纽西兰麦可希尔国际小提琴大赛(Michael Hill International Violin Competition)获得银牌,那年暑假接到NSO的邀请,演奏了这首曲子。二○一六年又获得邀请与陈秋盛指挥演出,也是演出孟德尔颂小提琴协奏曲。今年巡回演出,很巧的也是同一首。日本对我来说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地方,因为二○一三年日本仙台国际音乐大赛是我得到的第一个金牌,也是这个金牌开启了我的独奏生涯。」

巡演担纲演出的孟德尔颂小提琴协奏曲,不但是小提琴协奏曲中最常被演奏的曲目之一,也是此行最能与深谙乐曲的观众们之沟通桥梁。在日本拥有高知名度的林品任,在音乐会中表现得可圈可点,不但对乐曲掌握度高,与乐团的对话也精采出色。曾客席NSO的指挥、任职过拉荷亚夏季音乐节(La Jolla SummerFest)音乐总监的大山平一郎(Heiichiro Ohyama),在会后对他表示赞赏,认为此首乐曲听过多次现场演奏,但今天的印象格外深刻。提及林品任,仙台爱乐的矶贝部长雀跃地说:「仙台爱乐是仙台国际音乐大赛的驻地乐团,赢得大赛的林品任经常回去演奏,与其他获奖者一样,就像乐团的家人。」

压轴的西贝流士第二号交响曲,展现了乐团强烈的企图心与凝聚力。「很多人将这首曲子当作他的田园交响曲,」吕绍嘉说:「确实一开始有,但这不只於此,而是一种革命与振奋的精神。那种爱国、爱土地的心,我想跟江文也是互通的。」在读谱整理过乐曲走向之后,吕绍嘉将乐曲的声响与力度在范围中进行细腻的调整,使乐曲更有层次,推展出一波一波的情绪,在最后两分钟将浓烈、辉煌的情操表现得淋漓尽致。在东京场,大山平一郎称赞乐曲中很多诠释、感情的表现都很丰富,演奏家与乐曲的渗透力很强,很久没有听到这样的演奏了,觉得幸福。他满足於音乐会的宴飨,也感性地思考著节目安排的深层意义——西贝流士在乐曲上的确显现著奋斗的过程,而孟德尔颂的协奏曲听来即便不是如此,但回首作曲家的经历,就能理解到乐曲并非是全然欣喜的。

巡演结束后,指挥与小提琴家在宣传品上签名,张贴在大阪音乐厅后台,小提琴家林品任与这份签名宣传品合影。 (李艳玲 摄)

从卓越到伟大  早已跻身世界版图

尤以在大阪音乐厅极佳音响效果的状况下,乐团尽情施展身手,而观众也给予适时的反馈,在指挥的引导下,音乐显示出极大的弹性张力,时而将浓烈的情感以层次堆叠澎湃交织,时而微弱到几乎无法察觉却又实际存在的力度,令人屏息。最重要的是指挥给予的自由空间,让团员的独奏乐段能尽情挥洒,情绪渲染整个音乐厅,也让台下观众在旋律进行中点头称是。

矶贝纯一对NSO的表现,也给予极佳的评价,他比喻:「每个乐团有自己的特色,但NSO给我的感觉不像气泡水那样刺激,而是像Evian的纯净水质,在任何事物上自然流过。乐团的声音相当好,特别是精致的弦乐,要求非常细腻的弱音与力度,我相信指挥对於这方面有特别的训练。对於管乐,则非常能够与其他声部融合,他们相互倾听,整体听起来就像室内乐那样一致。我认为这是个十分出色的乐团。」旅日多年的医师三船文彰是业余大提琴手,也是日本音乐界重量级人物。在音乐会后他有感而发说:「台湾人爱用『台湾之光』来证明自己,但很多时候早就在世界版图里了。并非是台湾最好,而是已经属於国际等级。林品任富有台湾人的特质,他的演奏并非仅止於炫技,而是有弹性、充满对音乐崇敬的态度。在现在这商业化的时代,这种柔软、善良的特质是非常值得珍惜的。」

巡演虽然辛苦,但藉著演出者相互观摩与交流,更让乐团的高水准口碑不胫而走。而哥德堡歌剧院管弦乐团音乐总监舍费尔与瑞士圣加仑剧院和交响乐团首席客座指挥巴尔克在金泽与NSO第一次的合作,都有著极其愉悦的享受。最令人振奋的,是巡回一结束回到台湾,立即看到日本乐迷在网上分享讨论,甚至将乐团与几个世界一流的乐团比拟,让团员们相互传阅评语、议论纷纷。随后日本乐评家池田卓夫(Takuo Ikeda)以「我的平成最后一个音乐会是台湾爱乐(编按:NSO出访名)」发表评论,表示:「这是个相当优秀的乐团,管乐器的独奏非常精准,弦乐器也具备独特的光泽色润。」《北美古典之声》、《美国录音指南》著名乐评家罗伯特.马克尔( Robert Markow)也以〈台湾乐团在日本巡回演出中彰显其魅力Taiwan Orchestra Parades Its Mettle In Tour Of Japan〉一文指出:「确实,吕绍嘉在音乐线条中注入每个音符都是有他的目的的,每个乐句、片段到整段插曲,都在大的蓝图中占有一席之地。他从未失去动力,他也掌握展开的戏剧性结构的诀窍,以致当大高潮到来时,那感觉是压倒性的。」长久观察下来,他也认为从此次日巡的音乐表现来看,充分证明了吕绍嘉在掌舵的九年当中,将这支乐团「从卓越变成伟大。」

回顾本次日巡,吕绍嘉骄傲地说「乐团有绝对的成长……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是一个挑战也是一种展示。」一次巡演的成功并非一蹴可及,而是长年累积的厚实基底而成。在面对多套曲目的安排,能够团队合作,在短期内适应各地音场、发挥最大潜能;也能藉著台日交流到国际发声,一趟日巡的掌声,要献给所有在前线辛勤冲锋的乐团,NSO,是台湾的骄傲。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18期 / 2019年06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18期 / 2019年06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