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号人物 People

我与我的相处之道XX陈建骐 在没有音乐的时候放空自我

陈建骐 (李佳晔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戴起耳机,选播喜欢的音乐,进入一个属於自己的时空——这大概是许多人在独处的时候,最常做的事。但对陈建骐来说,音乐是他的工作,更是全部的生活,基本上,他没有一时半刻离开音乐。打从还在念大学时,陈建骐就和音乐分不开了,他承认,其实以前从未想过会做音乐,但或许有点幸运,各种案子一个接著一个来,就这么一步步地把他推向音乐这条路。如今,陈建骐的员工有廿多人,每天庞大的工作量也让他始终心无旁鹜。

陈建骐说他有极为感性、也有极为理性的那面。说起音乐,他好似有种转译自如的程式码,文学上的悲欢离合,生活上的喜怒哀乐,都可以转化为音乐;但另方面,每个作品也等同他的收入,甚至签下的每个歌手,他都得估量大概有多少产值。会计系毕业的陈建骐,很清楚自己是以音乐营生,似乎已很难从音乐中单纯地享受。「以前会在睡前听音乐,现在已经没办法了……」陈建骐说来淡然,一旦乐音响起,他就会被莫名开启工作模式,听著旋律、和声、编曲等,若要像个普通人那样「听」音乐,恐怕只有在运动的时候。陈建骐喜欢在夜里十一点过后,趁此时人车稀少,空气好,绕著大安森林公园,或是中正纪念堂跑步,耳机传来的,是平时几乎不怎么听的流行舞曲,就连Lady Gaga都会在播放清单中。说来似乎是可以纯然放空的行程,但陈建骐依然不放过任何灵光乍现的时刻,从舞曲中依然可以找到惊喜,激发创作。

陈建骐 (李佳晔 摄)

脸书粉专按赞有16K,Instagram追踪则有14K,陈陈建骐应该是音乐幕后创作中,少数有如此高的网路声量者,甚至还有「网美骐骐」的美称。虽然过去曾先后和陈珊妮、陈绮贞共组团体,发行专辑,陈建骐始终觉得自己是幕后的音乐设计。但今年,人力飞行剧团将陈建骐推向国家音乐厅,举办了「一人之海」音乐会。陈建骐说:「会怕!当然会怕」说起举办个人音乐会,又是在国家音乐厅,陈建骐有许多担虑。但不见他眉头皱,只见他眼睛眯著说:「我擅长画面感的音乐,而这是我廿年来的创作整理。」

陈建骐 (李佳晔 摄)

与自己相处的Tips

1.   和猫大大相依偎

陈建骐有只波斯猫「大大」,这是他从大学至今养的第三只猫。大大非常喜欢赖在陈建骐身边,只要他在沙发上坐著,大大一定会躺在他肚子或脚上,甚至依偎肩膀,就这样主人和猫两厢头靠著头睡觉。即使工作量再庞大,陈建骐一定会陪著大大睡一下。他说:「这是我最放空的时候。」

2.   跑步、运动

陈建骐一直保有运动习惯,每周固定跑步,维持身体健康,就连上下班,也以YouBike代步。陈建骐说:「我很强,我还会放双手骑车。」说著说著,他的眼睛又眯成了一条线,好像还是那个穿著卡其制服的高中少年。

3.   浇花

陈建骐家顶楼是他的大花园,用一排鸡蛋花把边缘围起来,好像有点神秘似的。很难想像一双弹琴谱曲的双手,也是擅於种植物的「绿手指」,他专种「树类」,有枫树、樱花树、茶树,甚至还有百子莲、龙舌兰等,浇花、修剪植栽,就是他最宁静的时候。

(本文转载自OPENTIX两厅院文化生活)

陈建骐 (李佳晔 摄)

《PAR表演艺术》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6期 / 2020年1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