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上场 Preview | 音乐

朱宗庆打击乐团春季音乐会「美好关系」 从演奏到作曲 取材生活创意出击

「美好关系」将演出六位兼具击乐演奏家身分的作曲家作品,再加上一首朱团团员的全新创作。 (击乐文教基金会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每年春天,朱团总是以萌发新意的创想制作音乐会。由於近年来,具备作曲家身分的打击乐家愈来愈多。他们除了深入掌握各种打击乐器的演奏技法,也充分利用打击乐「从生活中取材」的发展特性来进行创作,因此乐团即以「美好关系」为题,精选六位兼具击乐演奏家身分的作曲家作品,再加上一首朱宗庆打击乐团团员的全新创作,在三月中旬展开演出。

2020朱宗庆打击乐团「美好关系」

3/14  19:30 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

3/15  14:30 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3/21  19:30   3/22  14: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28919900

艺术工作者的身分并非那么划分清晰的!作曲家在真正谱曲之前,需要对演奏有一定程度的熟悉度;相对的,演奏家经过多年的训练,对於自己的乐器性能必定有高度掌握,不管是提笔创作或根据乐谱二度创作,都是想像的抒发。在击乐的领域尤其明显,因为它的乐器种类、音色、工具等等都还在探索中,可变数也大,想要在大家有志一同为一场演出讨论之时,无论是扮演什么角色,「美好关系」就在此刻产生。

「相较於其他乐器,不同演奏者演出落差很大、诠释也有很大区别。」朱宗庆打击乐团团员卢焕韦归纳:「一般来说,击乐创作者可分为两类,一种写得很仔细,连声音、鼓棒的要求都考虑得很清楚;另一种则是块状、空间记谱或图像式等的创作,留给演奏者很多自由的空间。」也因为这样,打击乐演奏与作曲家之间的交流,自然比其他乐器多。从另外的角度看,「交流」又有多种关系,由於打击乐是十九、廿世纪才从乐团独立出来,因此很多作曲家都还活著,有机会当面沟通协调。有时演奏者也能提供作曲家关於乐器、技巧等意见,而作曲家也得以藉此获得更多资讯,刺激更多创意。再者,在团队之间,演奏者的互动不像管弦乐团那样声部独立,而是需要更高度的默契。

相互刺激  推陈出新

每年春天,朱团总是以萌发新意的创想制作音乐会。由於近年来,具备作曲家身分的打击乐家(perussionist-composer)愈来愈多。他们除了深入掌握各种打击乐器的演奏技法,也充分利用打击乐「从生活中取材」的发展特性来进行创作,因此乐团即以「美好关系」为题,精选六位兼具击乐演奏家身分的作曲家作品,再加上一首朱宗庆打击乐团团员的全新创作,在三月中旬展开演出。

尼伯夏.契可维契(Nebojša Jovan Zivkovic)的〈飓风珊迪Sandy, the Hurricane〉是根据他二○一二年赴国际打击乐艺术协会年会(PASIA)演出时,亲身经历飓风珊迪侵袭美国东岸的经历所创作。乐曲包含活力十足的击鼓演奏,时而远方传来声响,时而描绘万物逃窜,再加上野地录音的大自然声响,展现飓风正真实、狂放的姿态。〈MAG7〉是麦可.伯瑞(Michael Burritt)为七位技艺精湛的学生所作;由於他们聪明且才华洋溢,麦可称他们为“The Magnificent Seven”,所以如此命名此曲,乐曲融会了多种的音乐类型,并且将各式各样的艺术影响力,整并於一个「类狂想曲」的形式之中。〈双协奏曲Double Concerto〉来自於艾曼纽.赛琼奈(Emmanuel Séjourné),他为颤音琴与弦乐器(1999)、木琴与弦乐器(1999)各写了一首协奏曲,迄今两首曲目在各地交响乐团演奏次数高达六百多次,其后他又结合颤音琴与木琴,写出这两种独奏乐器与乐队的协奏曲。目前已於众多国家演出,并且也有各种版本改编。

汤摩.亚里(Tomer Yariv)的作品〈印巴.图塔的旅程Ibn Battuta〉,描绘的是出生於摩洛哥的印巴.图塔,於一三二五年廿一岁时决定前往回教圣地麦加朝圣,每回朝圣之旅都经过不一样路线。游历之旅延续卅年,途经多个国家、踏遍回教统治者领土的故事。〈生活是(_____)Life is (_____)〉为杰森.特劳廷(Jason Treuting)所创,他将语言转化成音乐架构、节奏、和音/旋律,也喜爱透过实际指导让乐手创造,如同曲名的留白,此次朱团将填入创想,演奏属於他们的新版本。〈碰撞Collide〉是雅各.雷明顿(Jacob Remington)描述物质粒子相互碰撞,朝向无法预测的方向发射。音乐以无法预料的模式和高度变化的节奏展现,是一首大型编制的精采演出。

六加一  以击乐相互交融

同场音乐会也将发表一首朱宗庆打击乐团团员卢焕韦的全新创作。从高中开始,鉴於当时练习曲不多,便开始编写技巧练习给自己练的他,也培育出创作的热爱与潜力。近年来,他也益显锋芒为乐团创作了不少经典曲目。此次再度担负重任,他问自己「朱团的特色是什么?」卢焕韦认为,从朱老师维也纳学成回国后,就思考过这个问题。在台湾这样一个文化融合的地方,乐团除了西洋文化,对本地传统也相当重视。在学校,打击乐学生除了主修西方乐曲,还必修京剧锣鼓、北管及选修一项传统戏曲。「我想像不同文化的美好关系,但并非『中西合璧』那样简单拼贴,也不是A加B等於AB,而是A加B等於C。」因此,他创作了《融》这个作品。「为了这首曲子,我查过辞典,这个字有融解、融化、融和,还有金融、和乐融融等。所以我用各种节奏挑战原有对乐器的意象,让乐曲有流动、和谐的感觉。」八个人的大编制,希望为乐团累积更多能量。

六首曲目,曲式、编制与创作各有手法,风格涵盖浪漫的爵士摇滚、鲜明强烈的中东色彩、具诙谐质感的实验性音乐。加上朱团的作品演出作为总结,从创作、演奏到聆赏;从团队、作曲到观众,感受那紧紧相连的《美好关系》。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6期 / 2020年02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6期 / 2020年0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