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2018表演艺术回顾/现象观察.趋势探索

现象1: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开幕,如何经略全新表艺版图? 国表艺全员到齐 竞合互助中驱动剧场未来

卫武营国家表演艺术文化中心开幕,南台湾有了第一座国家级表演场馆,将成为驱动南台湾表演艺术发展的重镇。 ((C) Iwan Baan 卫武营国家表演艺术文化中心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十月中卫武营国家表演艺术文化中心风光开幕,也标志著国家表演艺术中心最后一块拼图的完成。北中南的三个国家级场馆背负著推动台湾表演艺术发展的重任,已有卅一年历史的国家两厅院带头转型,寻找台湾表演艺术的标志、提升品质,透过活动来与社会产生关连,台中国家歌剧院则藉由各种低门槛活动增加与歌剧院的互动,而卫武营则先以南台湾观众为目标,订出「开幕起一年室内入场观众应达廿五万人次」的高标准,以示经营决心!

今年十月,卫武营国家表演艺术文化中心的盛大开幕,代表了南部国家级的表演场馆诞生,也意味著北中南三大场馆的全员到齐。在跨入台湾表演艺术的新纪元之际,众人在前卫又气派的建筑物下欢声喝采。但期待的掌声下,也听见了疑惑的声浪一波波掀开。事实上,从台中国家歌剧院的成立起,业内潜在人才大流动不说,艺术爱好者的版图变也开始拓宽。但从场馆的角度来看,硬体的新增难免稀释原有观众群;而换到观众的观点,在艺文支出加上车资成本提高的考量下,面对心仪的节目,去?不去?那是一个问题。

再加上卫武营的入列,问题就更大了!在艺文人口相对较少的高雄,真的需要如此国际级的场馆吗?然而为什么不能反过来问:南台湾的观众,难道不需要一个完善的剧场吗?如此一来一往,去不去的问题,倒陷入了鸡与蛋的先后争议。

於是我们首先想了解的是,观众在哪里?!

艺文发展最蓬勃之地在人口密度最高的大台北,是可想而知的。据国表艺中心统计,国家两厅院去年室内观众约六十七万人次,在北北基人口的占比是十分之一。台中虽然艺文人口相对较少,但拥有台湾中心最优势的地理位置,统计去年台中国家歌剧院观众入场人次超过廿一万,比对台中市三百零七万人口,成绩是相当亮眼的。更令人惊喜的是,高达三百多万人次的到馆参观人数,为原本不被看好的歌剧院,写下了历史奇迹。

目标锁定南部观众 全力以赴

国家两厅院拥有卅一年的深耕与累积,歌剧院自二○一六年开馆以来开办免费的音乐会,结合讲座、主题式导览加上建筑观光的附带角色,得以吸引人潮到访。但是前两者的公式能否代入高雄的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则有待观察。过去三年筹备处的「树洞计画」、「工作坊」、「国际论坛」、「学习推广」等,主要仍在为尚未出现的场馆打响名声,并且以「众人的卫武营」亲近民众。然而,卫武营所面临的最大关卡,也正在「众人」二字。想要像国家两厅院或台中国家歌剧院那样造成艺术爱好者的人流,在地域上颇有难处。受制於旅途所费时间、车资甚至住宿花费,北高来回往往降低了观众抢票意愿。因此文化部将卫武营营运初期的主要观众,定调在台中以南的地区。

但如此决定并不表示卫武营就能享受特别待遇,反之,国家表演艺术中心董事长朱宗庆与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艺术总监简文彬两人几番讨论与计算后,向董事会报告订出「开幕起一年室内入场观众应达廿五万人次」的高标准,若未达目标,则让简总监请辞,朱宗庆也同时辞去董事长一职,宣示共同承担与破釜沉舟的决心。朱宗庆主张,表演艺术参与人数需要长期培养,但绝不可能等到观众数量饱足,政府才兴建场馆。但卫武营的成长也不是一步到位,必须用耕耘、陪伴和经营策略来达成。

卫武营国家表演艺术文化中心以「众人的卫武营」自许,如何吸引南台湾观众亲近场馆进而入场体验,是未来经营重点。 (李佳晔 摄)

三馆串连  带起表演艺术新气象

事实上,卫武营的开幕,不但间接带动台北与台中新气象,两位新任总监也在就任之后重新为场馆的定位做深入思考。两厅院艺术总监刘怡汝提出「剧场经营三阶段」的理论,认为卅多岁的两厅院应该经历了「求生」与「维持」的过程,来到「必然性」的第三阶段。因此带头转型,寻找台湾表演艺术的标志、提升品质,配合周边活动让表演艺术与社会产生密切的关连,使欣赏深入生活中。台中国家歌剧院艺术总监邱瑗则希望继续吸取人气,藉由各种低门槛的活动增加与歌剧院的互动,活用建筑物,用装置与艺术创造另类声音展演,并且将人群从一楼的「观光」带上二楼的「剧场」,爱上表演艺术。

对於节目,两厅院重新将行之有年的品牌如「夏日爵士派对」、「舞蹈秋天」、「国际剧场艺术节」、「新点子」系列等等,皆重新思考整理。歌剧院与卫武营则有志一同地在音乐元素中著墨,前者研拟「音乐剧创作平台计画」,后者则推出「当代音乐平台」。而对於人才的培育及与表演艺术团队的伙伴关系,三个场馆皆胸有成竹、并且蓄势待发。

竞合之余  更要剧场驱动

当然,北中南各自冲撞,也将衍生不良影响。一场表演在台北演过,台中、高雄要不要演?分摊费用的好处,却也可能正是僧多粥少的坏处,要如何吸引观众,将计画发挥到最大值,就必须要靠智慧解决。因此文化部在二○一四年提出「既竞争又合作」的概念,让三馆总监持续讨论跨场馆共制、巡回的节目,提出对团对、观众的效益,利用国表艺中心座位平台,从资源整合、连结能量,扩大效益与影响等等面向,才是维持平衡最佳的状态。

「专业场馆愈多,与民众之间的距离应该更近,对於艺术工作者的助益也应该更多。」在朱宗庆所谓「剧场驱动」的理念下:有剧场,才有战场;有资源,才带动艺术家;有创作,才带来观众;有观众,才有机会提高艺术素养、才能让文化作为国家的后盾。再回首「蚊子馆」的疑虑?相信那决心与承诺已有答案:「不会,也不可能!」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12期 / 2018年12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12期 / 2018年1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