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精选 PAR Choice | 戏曲

发梦、创造与实践 让戏曲不只是戏曲 2019戏曲梦工场

《夺嫡》排练现场。 (林韶安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来到第二届的「戏曲梦工场」以「衔接当代创意、探索未来趋势」为目标,以「四加二」的方式展现策展企图,除了台湾戏曲学院台湾京昆剧团的《夺嫡》及李季纹与正在动映有限公司的《丑王子》,另有徵集节目许亚芬歌子戏剧坊《夫人夜未眠》和兴传奇青年剧场《少年三岔口》,并邀请EX-亚洲剧团与台北海鸥剧场分别以《假戏真作2.0》与《女子安丽》,呈现植基於传统戏曲美学的创发实验。

2019戏曲梦工场

EX-亚洲剧团《假戏真作2.0》

11/23  19:30   11/24  14:30

台北海鸥剧场《女子安丽》

11/30~12/1  14:30

台湾戏曲学院台湾京昆剧团《夺嫡》

12/7  19:30 12/8  14:30

台北 台湾戏曲中心3102多功能厅

 

许亚芬歌子戏剧坊《夫人夜未眠》

12/7~8 14:30

李季纹x正在动映有限公司《丑王子》

12/14~15  14:30

当代传奇剧场/兴传奇青年剧场《少年三岔口》

12/21~22  14:30

台北 台湾戏曲中心3201多功能厅

INFO  02-88669702

戏曲,有时会被「传统」限制了想像——不只有词汇本身的刻板印象,再加上相对严谨规范的形式、功法与美学。但,「传统」毕竟是一个「相对」於「现代/在」、「创新」的语汇,并无「绝对」定义;同样地,戏曲长时间吸纳不同时空的养分,早突破我们对单一艺术型态的制约。像是在战后台湾,戏曲开始引入现代剧场技术,举凡舞台、音乐、灯光、服装、投影等设计,也牵涉编剧意识的抬头、导演制度的介入与表演方法的质变;於是,戏曲的风格美学也逐渐转变。

於是,在国立传统艺术中心以「开枝散叶」为计画名称的系列规划里,不只有对传统艺术的「保存」,如看家戏传承与制作、重塑外台演出的民间剧场型态等,亦有「创新」,去展现戏曲不同样貌、开发更多观众来源与面向,「戏曲梦工场」便是其中一例。

在策展人张启丰的规划下,「戏曲梦工场」以「衔接当代创意、探索未来趋势」为目标,进行创新实验,开放我们对於戏曲想像的边界。其以「小」进行发生/声,不只於「小剧场」实验创发,延续台湾戏曲小剧场的脉动,演出长度也以六十分钟为原则,著重整体性呈现,而非完整的剧情与故事。同时,也设置「戏剧顾问」,使团队在创意构思、剧本编创、剧场演出等阶段皆能稳定发展,进而有效掌握演出之艺术品管。

寂冷皇权与凶险家庭  《夺嫡》十年方现身

其中,由台湾戏曲学院台湾京昆剧团演出的《夺嫡》,取材自隋代历史。编剧吴明伦与创作团队试图收尾这段历史的方法是,让原为次子的杨广在谋取继承权时,独自走上位於高处的皇位,孤寂、凄冷於焉体现。这样便符合编剧策略:将风起云涌、高潮迭起的政治权谋与历史事件,以「冷调」的方式处理、将「无情」化作中心;同时,也让一场攸关皇权延续的政治谋略,层架於家庭的凶险关系。

《夺嫡》其实是吴明伦十年前的创作。她谦虚地说,那几年写下的戏曲剧本多半还在学习,如何在戏曲的规范下找寻题材,开启编剧的第一步。而在那几年非受委托、自主写作的经验累积里完成的《夺嫡》(收录於剧本集《鬼唱:戏曲剧本六种》),并不打算颠覆历史、强硬置入现代观点,而是回归到人物及其心境的「素描」。

十年后,《夺嫡》终於在舞台上呈现,则企图简化舞台结构,以空台打造一场类擂台对决。最后,在创作理念与呈现的交换间,也有部分修订与发挥,包含更均衡地分配其他角色的描写、唱词删减、加入物件的运用来具象化心理状态、武打的场面增加、现代观点与用语(例如:控制欲、情感勒索等)适时的加入等。

《丑王子》排练现场。 (林韶安 摄)

裁切、黏合与对照 《丑王子》连结莎剧与戏曲

相较於《夺嫡》的十年一现,近期创作不辍的李季纹则带来她以莎剧《理查三世》与传统戏《金龟记》结合的《丑王子》(同月登场的还有揉合王骥德杂剧《男王后》与莎剧《第十二夜》的《男后夜行》,被视为姊妹作),藉此於表演形式与剧本结构里,找寻中西文化的对应。

李季纹认为,莎剧与传统戏曲在结构与表现方式上是有共通的。於是,面对演出时间的限制,除裁剪在莎剧中数一数二长的《理查三世》,以剧中寡妇安夫人接受求婚等桥段为主;再将《金龟记》作为开启阅读与重新诠释《理查三世》的方法,撷取母子吵架等剧情,穿插、黏合形成对照。

两出戏的男角一为恶角、一为丑角,但都天生条件不良,而备受冷落、虐待——理查畸形陋相、张义不得关爱。同时,也因应演出场域、演员编制等限制,借取「参军戏」两人演出形式,拉出安夫人与张母两个角色,透过已有多次合作经验的演员江亭莹、刘冠良,於表演切换间诠释镜射状态。李季纹认为,这次演出和过去演员擅於表现的方式不同,意图将预设给排除。

首次读剧时,两位演员将原先剧本设定好的角色互换,喜感与丑味充盈,导致排练场笑声不断。於是,身兼编导的李季纹仍在斟酌最后呈现的众多可能。不过,当她讲著主角脸谱的龙纹、投影的有机性、音乐设计摆脱传统曲牌的意图,可见《丑王子》已有明确的方向。

「四加二」的策展规划  创作优先的实践过程

迈入第二届的「戏曲梦工场」以「四加二」的方式展现策展企图。除前述的《夺嫡》与《丑王子》,另有两档徵集节目:许亚芬歌子戏剧坊《夫人夜未眠》、兴传奇青年剧场《少年三岔口》,分别开启女性议题与跨文化改编;同时,在策展思维下,邀请EX-亚洲剧团与台北海鸥剧场分别以《假戏真作2.0》与《女子安丽》,呈现植基於传统戏曲美学的创发实验。

因此,戏曲梦工场的六部作品虽从「小」(剧场形制、演出时间)出发,却能在实践过程里尊重创作者发挥创造力的位置,让梦不只是梦,而戏曲也将不会只是戏曲。

戏曲梦工场的前世今生

对於「台湾戏曲小剧场」的创发最远可追溯到二○○四年,包含京剧小剧场《王有道休妻》、昆剧小剧场《柳.梦.梅》与豫剧实验剧《试妻!弑妻!》;而「戏曲梦工场」策展理念的前身则来自国光剧团於二○一三年策画的「小剧场.大梦想」,共有三届,与三缺一剧团、EX-亚洲剧团、?优座等剧团合作,并在二○一七年的第四届改由国立传统艺术中心办理。此时,由国立传统艺术中心策画的「创意竞演」也於二○一六年至二○一八年间举办。共办理两届的「创意竞演」分为大表演厅组、小表演厅组,并於第二届时设立策展人(策展人为张启丰);其中,第一届优胜作品《孟婆.汤》(真快乐掌中剧团)不仅入围台新艺术奖,更屡获国际邀演。

「戏曲梦工场」自二○一八年开始,既承接台湾戏曲小剧场的发展脉络,也奠基、融合「小剧场.大梦想」与「创意竞演」的理念与作法,尝试突破传统框架,创作具戏曲元素的实验性小剧场作品,也回应台湾戏曲中心的营运定位。(吴岳霖)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3期 / 2019年1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