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欧指挥家庄东杰 携贝多芬三首钢琴协奏曲在台演出

旅欧指挥家庄东杰 (张震洲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旅欧指挥家庄东杰阔别一年八个月后回到台湾与乐迷见面,携手钢琴家魏乐富、诸大明、汪奕闻及国立台湾交响乐团,为贝多芬生日周年献上其壮年时期三首曲目――第三、四、五号钢琴协奏曲。

力晶2021艺文飨宴  倾心贝多芬:第三、四、五号钢琴协奏曲

2021/1/7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https://bit.ly/2J7chCU

同时担任国外乐团音乐总监与音乐厅艺术总监的台湾指挥第一人――庄东杰,阔别一年八个月后回到台湾与乐迷见面,携手钢琴家魏乐富、诸大明、汪奕闻及国立台湾交响乐团,为贝多芬生日周年献上其壮年时期三首曲目――第三、四、五号钢琴协奏曲。

庄东杰出身於音乐世家,他的父母亲庄思远与张美玲、舅舅张正杰及外公张昆地都是台湾音乐界相当有影响力的演奏家与教育家。庄东杰从小学习法国号及钢琴,十一岁即首次公开演出音乐会。在音乐家庭中成长,他就像呼吸、阳光、水,每天一起床就会在那里、不需要去争取的东西。他因而一度迷失自我,无法真正体会到音乐对人生的重要性,转而探索其他领域,远赴美国普渡大学主修统计学。

普渡大学是一所没有音乐学系、理工气息非常浓厚的大学,庄东杰在这段离开音乐圈、接触了截然不同生活圈的时光,反而找回了自我,确定音乐在他人生中的定位,认知到:「没错!我从出生时,注定是一个音乐家,爸妈给了我很重要的DNA,而音乐完整了我。」

统计学出身的背景,对庄东杰日后的指挥之路有显著影响,他比喻:「当指挥拿到乐谱,就像作曲家给了你一个建筑蓝图,而指挥必须先将它拆解,才能够重新拼装。在团练之前,指挥家做的解构功课如果够完整、够具逻辑性,就能用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和团员沟通你对曲目的看法,乐团也会更快抓住重点,之后演奏起来会轻松许多。」

大四时,庄东杰再度确立投身音乐的志向,先后进入费城寇蒂斯音乐学院、德国威玛李斯特音乐学院攻读指挥,师承美国指挥马克.吉布森(Mark Gibson)、瑞士指挥古斯塔夫.麦尔(Gustav Meier)、德国指挥名师奥图-维尔纳.缪勒(Otto-Werner Mueller)及威玛名师尼古拉斯.帕斯奎(Nicolás Pasquet)。随后,他在欧陆深耕多年,一路摘下马勒指挥大赛银奖、萧提国际指挥大赛银奖(首奖从缺)与哥本哈根马尔科国际青年指挥大赛桂冠,曾客席BBC交响乐团、奥斯陆爱乐、德勒斯登爱乐等知名乐团。多年的经验累积在今年开花结果,庄东杰今夏不仅获任命於二?二一年新乐季起担任德国波鸿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与乐团驻地安妮莉丝.布罗斯特音乐厅艺术总监,十二月时更被本刊选为二?二?年度代表人物「PAR people of the year」。他的双手具有魔力,精准掌握乐句的轮廓与结构,幻化为丰沛的色彩变化,再再惊艳国际乐坛。

此次音乐会曲目,第三至五号钢琴协奏曲奠定了贝多芬后期创作的宽广视野。第三号一改维也纳式的精致简约,C小调《命运》般的主题展现庄重的性格基调,彰显钢琴主体的力度。第四号延续创新精神,结构特殊、和声温暖,带著飞扬的气息。第五号《皇帝》格局壮阔,降E大调的灿亮与《英雄》交响曲相互辉映。在十九世纪初拿破仑攻进欧洲、战争动荡与耳疾加重的时刻,贝多芬在纷扰中完成第五号钢琴协奏曲,成为自己生命里的帝王,以辉煌振奋的大调和弦、宽厚宏博的织体格局,树立了一代协奏曲的标竿,超越了前人所不及的崇高境界,宣示了对音乐与生命的热爱。

在庄东杰看来,贝多芬的钢琴协奏曲在第三号达到成熟,与之后谱写的第四号、第五号,每首都有著极高的独创性,好像来自三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在这一场音乐会中接连演出,彷佛见证了贝多芬创作这三首曲子的十年光景中,如何不断重新定义钢琴协奏曲――将其从证明作曲家钢琴能力的工具,变成一个更高尚的纯音乐表现;他更把乐团从伴奏的角色,提升到与钢琴独奏对抗的角色。

庄东杰直言:「贝多芬非常喜欢挑战传统,他不做类似的东西,这几乎是一种精神的癖好――他希望每首曲子都有独特的的亮点,让人觉得『怎么可能这样写?我没听过有人这样写。』所以,你看他的第三、四、五号钢琴协奏曲,每一首的第一秒钟都要让你跌破眼镜,这非常明显是经过精心设计的,绝不屈服钢琴协奏曲既有的范畴和老套的叙事方式,就是要让你第一秒钟就傻眼。」